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44章 染儿怀双胎

    马车里,云染窝在燕祁的怀里,知道他是因为她身上的刀伤而痛苦难受,她本意是不想让他发现这样的事情的,谁知道倒底还是让他无意间发现了,事实上她在刀疤上涂了去疤的药膏,只是短时间没去掉。

    “染儿,回京,我们立刻回京。”

    燕祁忽地抬首,美奂绝伦的面容拢着一层血样的红,瞳眸嗜杀阴狠,凶残如狼,他努力才能控制自己不抓狂,但现在他只想立刻回京去杀掉那老妖婆,他要让她生不如死,让她背后的秦家因为她而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云染愣了一下,没想到燕祁竟然要立刻回京,可是眼下他们帮助小景正到了紧要的关头,若是现在就走,只怕小景会遭到萧北野的毒手,若说之前萧北野只想毁掉小景的名声,那么现在的他定然对小景动了杀机,云染想来想去觉得不放心,望着燕祁温声说道。

    “燕祁,还是帮小景度过最后的难关吧,若是我们走了,小景未必是萧北野的对手。”

    燕祁瞳眸幽暗深沉,挑高浓黑狭长的凤眉:“我现在心里像有一团火焰在跳,只想立刻赶回大宣去杀掉那个老妖婆,她竟然做得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云染伸出柔滑的小手替燕祁顺了顺胸腔的怒火,温柔轻语:“燕祁,现在我没事了,你别心里着急上火的,我们会回去的,那老妖婆跑不掉,秦家跑不掉,再等几天,我们帮了小景再走。”

    她是真的担心他们走了,小景会吃亏,他倒底只是十七岁的少年,还不够心狠手辣,残酷无情。

    燕祁深呼吸,内敛了胸腔之中的怒火,伸出手紧搂着云染:“染儿,只要一想到当时的画面,我?”

    他就不敢往下想,只觉得整颗心都被一只手狠狠的揪着,很痛很难受,甚至于恼恨自己,怎么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大宣的皇宫呢,她差一点,差一点便?燕祁不敢往下想。

    “我不是没事吗?你别想已经过去了的事情。”

    燕祁怎么能不想,控制不住的想,染儿被屠杀,带着刀伤逃出了梁城,赶到了潼关,看到他受伤了,不顾自己的伤势,还替他医治,他还混蛋的把她给扔在了葫芦谷的山坡上,他就是个混蛋。

    马车里,燕祁好半天一言不吭的抱着云染,马车安静了下来,太子府的马车一路从侧门而进,把他们送进了客院。

    燕祁抱着云染下马车,两个人进了客院后,他吩咐身后的逐日:“立刻去太子住的地方等着他,看到他回来,让他马上过来,朕有事要与他商量。”

    他已经控制不住身上的杀戳之气了,他只要一想到染儿所受的伤,就想立刻启程回京,杀掉那个胆该对染儿动手脚的老女人,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定要让她生不如死,唯有这样想,他心里才能平息一腔的怒火。

    云染还想说话,燕祁却俯身吻住她的嘴,不让她开口说任何话,待到云染满脸红艳的时候,他放开她,暗哑着嗓音,以头抵着怀中的云染:“染儿,既然你开口说了,我便留下帮萧怀槿一把,等到制服了萧北野,我们再回京,以后只要是你想的,你只管与我说,就算上天摘星星,下海捞月亮,我也甘之如饴。”

    唯觉此生倾付于她,尤觉不够,恨不得求得来生,再如此好好的待她。

    云染心里温暖,伸手搂着燕祁的脖子,她只觉得幸福,是的,觉得自己爱上这样一个男人是幸运的事情,她和他,走到今日,她从来不曾有半点后悔过,唯觉不够。

    此时此刻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两个人深情的眸光凝视着,此生定不相负。

    燕祁抱着云染,把她送进了客院的房间里,他陪着云染让她休息,待会儿他和萧怀槿要商议事情。

    云染本来也想掺与到其中,但是却被燕祁轻吻着哄劝她睡了,他不想让她再操一点的心。

    “染儿,乖,你睡,这事我来,保证会帮助萧怀槿抓住萧北野的。”

    云染终于安心的闭上眼睛睡觉,在他的身边,她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做一个幸福的小女人就成了,慢慢的闭上眼睛睡了。

    燕祁陪在她的身边,一步也没有离开,直到门外响起逐日的禀报声:“皇上,太子殿下回来了,正在客院的正厅里等你。”

    燕祁把云染的手放好,亲吻她的额头,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等到他出了房间,周身好似踱了一层天山之上的雪霜,冷冽彻骨,瞳眸凛冽万分,一路前往正厅走去。

    萧怀槿正端坐在正厅里想事情,先前他前往御吏大夫苏慕影所住的府邸,两个人商议了一下拉拢潭林两家的事情,苏慕影答应萧怀槿,立刻找几个朝中的大臣,前往潭林两家走一趟,定要帮助太子拉拢了潭林两家人。

    萧怀槿想到这个,心情极好,听到脚步声,掉头望过来,便看到燕祁周身风霜雨雪的寒气,从外面走了进来,萧怀槿挑高细长的眉峰:“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色这么难看。”

    本来想奚落这家伙几句的,不过看他仿似煞神似的,萧怀槿不打算在这时候撩拨他,以免遭到这家伙的报复。

    燕祁举步走到萧怀槿的对面坐下,深深的呼吸,然后挑眉望向萧怀槿:“我先前才知道,原来当日太皇太后命人屠杀染儿,她是受了重伤的,被刺了两剑,差点就死了,她差一点点就死了,你能想像得到她怀着孕,中了两剑,死里逃生的样子吗,朕只要一想到,朕的心里就痛不堪言,恨不得杀人才能平复心头的这腔怒火。”

    燕祁的话一落,萧怀槿的脸色也难看了,云染受重伤这件事,她谁也没有说,所以连萧怀槿也不知道其中的细节,此时一听到燕祁的话,不由得憎的一下站了起来,狠声说道:“那还等什么,你立刻启程回京,把那老妖婆抓住给抽筋扒皮了,不要让她死得太痛快,让她生不如死,后悔对小染儿所做出的事情。”

    燕祁抬眸望向萧怀槿:“朕也想这样做,不过她不同意,她不放心你,要朕留下来帮助你。”

    “我可以处理这件事,你带她回去吧,”萧怀槿沉声开口,燕祁却眸光深沉的摇头:“既然她开口了,朕就不想让她担心,若是我们就这样回去,你遇到什么事,日后她必然伤心难过,以后朕不想让她有一丝一毫难过的心里。”

    萧怀槿深深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风华无双的绝色姿容,强大无比的能力,深刻到骨子里的情份,他心中既替师傅高兴,又替自己难过,以后师傅再不是他的了,是这个男人的了,不过他又替师傅高兴,她竟得了这样一个男人深情厚意的爱,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大的幸事吧。

    萧怀槿哑声说道:“谢谢。”

    “我们来商量商量如何用最短的时间抓住萧北野。”

    燕祁简洁爽俐的说道,萧怀槿点头,坐了下来把先前去苏慕影府邸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燕祁点了一下头:“其实归根究底萧北野真正目的是登上西雪的皇位,若是皇上病重的消息传出去,你说萧北野最想做的是什么?”

    燕祁提点萧怀槿,因着他是染儿在意的人,他在吃味的同时,又不免对他与别人有些不一样。

    萧怀槿本就是个极聪明的人,他眼神亮了亮,飞快的开口:“他定然想杀掉本宫,若是杀掉本宫,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威逼我父皇立他为西雪的新皇了。”

    燕祁点了点头,补充道:“还差一点,你可以通过朝中大臣的嘴泄露出另外一道消息,你受伤后,你父皇病情更重了,不过无意立萧北野为新君,你父皇有意立另外一个人为君,这样萧北野必然带兵进宫,到时候人证物证俱在,想狡辩都没有办法。”

    燕祁眼神冷冷,阴霾遍布瞳底,萧北野,你虽然聪明,不过论起计谋来,你终究差了一点,而且一个人太过于执着于某样东西并不是好事,就像萧北野,太执着于皇位,所以最近一连串的手段有些急促了,若是他徐徐图之,并不是不可能,这就是萧北野和萧战的差别,萧战最后若不是意气用事,大宣说不定就是他的了。

    他们父子二人确实是有勇有谋的两个人,不过却输在一个地方了,人心谋算,他们并不精通这一点,这也是他们输的地方。

    萧怀槿听了燕祁的话,眉眼慢慢的深邃,一抹亮光耀然而起。

    “好,就这么办。”

    燕祁点头望向萧北野:“那太子殿下还等什么,你立刻进宫去和皇上商量如何做,等萧北野被抓了,朕要立刻离开西雪回大宣去。”

    “本宫立刻进宫。”

    萧怀槿也想燕祁好好的收拾那伤了师傅的老妖婆,所以起身,二话不说的进宫去了,连夜和自个的父皇商量这件事该如何做。

    第二日,早朝的时候,西雪皇没有上早朝,并有消息泄露出来,皇上病体更重了,一夜之间,竟然爬不起来了,一时间整个朝堂都风起云涌,暗潮澎湃,相较于太子党一派的人,恭亲王爷一党的人不由得着急起来,皇上病重,顺理成章继位的是太子殿下,尤其是之前还发生了恭亲王府的一幕,京中不少人私下议论恭亲王爷品行有问题。

    潭林两家也不见王爷,这种时候人心涣散,可不是什么好事。

    萧北野一派的人先后进了春雁楼,关起门来议起事。

    十几个大臣都围坐在春雁楼的议事厅里,他一言你一语的说着话,有些是怀疑皇上病情有诈的,有的是让萧北野早做决断的,有些则是让萧北野赶紧和潭林两家和好的,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萧北野望着满厅七嘴八舌的人,一举手所有人都停住了动静,望着萧北野。

    萧北野沉声说道:“这件事首先要查明皇上是不是真的病重了?”

    他以防西雪皇使什么诈,尤其在之前自己连连吃亏的情况下,萧怀槿分明是个阴险狡猾的家伙,先前自己刚吃了亏,这边西雪皇就病重了,分明是有古怪啊。

    萧北野说完指着其中一名大臣唤道:“汪大人,你去查这件事,记着,不可露出蛛丝马迹来。”

    “是,王爷。”

    汪大人起身走了出去查这件事。

    议事厅里,剩下的人又望向萧北野,萧北野扫视了众人一圈,最后把眸光落到丞相身上,这丞相原是他父王提拔上来的,后来转靠向了他,丞相摸着胡须沉稳的说道:“眼下王爷有两件事要做,一是把潭林两家拉回来,二是除掉太子,如果皇上真的病重了,这两个环节不出意外,那么王爷便可达成心愿。”

    “王爷,请尽快决断。”

    议事厅里个个起身,沉稳的开口,他们追随王爷,图的是什么,就是王爷登上大位之时,他们可以受重用,在场的这些人中不少人都是萧战提拔上来的,现在萧战死了,自然效力于萧北野,当然也有一些人转投到太子的麾下去了。

    萧北野用手轻敲桌面,脸色不太好看,先前他去潭林两家了,不过这两家人根本不见他。

    “因着两位侧妃之事,潭林两家对本王有些误会,这误会恐怕一些难解。”

    杀萧怀槿,他倒是不担心,关键是如何取消潭林两家的误会。

    在场的人一时默然,对于王爷先前所做的事情,心中明白,其实是为了打败太子殿下,败坏太子殿下的名声,只不过没想到太子殿下竟然如此精明,发现了其中的端睨,所以才会害得王爷失利了,不但如此,还使得潭林两家和王爷分了心。

    “丞相有什么方法可使潭林两家不与本王分心。”

    丞相点头:“潭林两家,以潭家为首,林家为辅,王爷登门后,可许诺等王爷成事后,封潭家女为皇后,林家女为皇后之下的皇贵妃,这样可拉拢潭林两家。”

    “皇后,皇贵妃。”

    萧北野愣了一下,在他心目中从来不认为这些女人适合做他的皇后,皇贵妃,这天下间能配得上他的,和他并驾而行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云染,不过现在这是他最好的方法。

    除了萧北野发愣外,在场的不少朝臣都发愣,他们都想过皇后会出自自家,没想现在为了拉拢潭林两家,王爷竟然要把皇后和皇贵妃许出去,真是让人不甘心啊,看来拥有兵权和没有兵权完全不一样啊。

    议事厅里,别人小声的说起话来,萧北野放开心里的不甘心,望向丞相:“好,这事就这么定了,本王会再次登门潭林两家的。”

    众人又商量了一会儿功夫,便各自散了,只有萧北野和丞相二人没有走,又仔细的推敲了一些细节,天中午了才欲走,不过他们还没有走,先前萧北野派出去的汪大人已经走了进来,飞快的把他打探的结果告诉了萧北野和丞相两个人。

    “这事是真的,早半夜的时候皇上闹腾了起来,宣了几个御医院的大夫,天近亮的时候才抗过去,不过几位御医都断定了,皇上左不过就是这几天了,他挨不过去了。”

    丞相望向萧北野:“王爷,你可以放手做事了。”

    萧北野瞳眸幽亮,想到不久之后自己便可以位莅临九五之尊,成为西雪的一代帝王,他整个人都变得风华潋滟起来,除了得到帝皇之位的欣喜,他还想让那个女人看看,他萧北野并不输于她所嫁的男人。

    因着西雪皇病重,太子进宫一连两日在宫中侍疾,不眠不休,孝心可感动天地,后来西雪皇醒过来看到儿子很憔悴,便下命令让儿子立刻回府去休息,不想太子在回府的途中,竟然遭到了大批的杀手刺杀,一连中了两剑,最后被手下强行抢救了回去,一路送回太子府急救,可是第二天早上,太子府却传出太子重伤不治而亡的事情。

    朝中文武百官惊骇,太子一党的人个个痛心大哭,整个西雪瞬间风起云涌,暗潮涌动,朝中的大臣一多半靠扰了恭亲王爷萧北野,眼下皇上病重,太子不治而亡,这第一个顺位继承人就是恭亲王萧北野,他是顺理成章的新皇继位人选。

    不过皇上在得到儿子死的消息时,昏死过去前,竟然嚎叫,定是恭亲王那厮杀了朕的儿子,朕要立萧宇为新帝。

    萧宇,西雪皇萧家旁枝家族的孩子,没想到皇上竟然要立萧宇为新皇。

    这倒是大出众人的意料,保皇派的人自然全力拥戴萧宇为大宣的新皇,但是恭亲王萧北野没想到到了这种时候,自己这位兄弟竟然不立自己这样出色的人为西雪的新皇,竟然要立萧宇这样一个旁枝末节出来的人为新皇,无论如何也不同意这件事,连日调兵派遣将困住了皇宫所有的通道。

    月冷星辉,诺大的皇宫一片死寂,宫中各处都安静无声,只除了行走在通道上的一众人,为首的男子星月一般的璀璨夺目,像天上最耀眼的一颗星辰,身后的众人众星捧月,群星环绕一般的高调,身侧的通道上站着不少的兵将,层层布防使得整个皇宫水泄不通,连一只蚂蚁都飞不进来。

    这些人一路直奔皇上所住的寝宫走来,人还没有走进,便听到宫殿门前进地出出的太监和宫女:“快,皇上不好了,御医说,只怕熬不过今夜了。”

    “是啊,新皇上呢,新皇上还没有进宫呢,有人派去接了。”

    大殿内,萧北野已经领着数名朝中的官员走进了大殿,殿内还有一些早到的官员,原来太子一派的人,看到恭亲王爷众星捧月地走进来,个个望过来,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萧北野领着一众人往寝宫走去,只见太子一派的人直接的拦住了萧北野的去路:“王爷,皇上有旨,等萧宇到了一起到寝宫宣见。”

    萧北野挑开长眉:“滚开。”

    他身后的两名大臣自去拽开那人,萧北野领着数人直往寝宫内走去,身后的保皇派人想跟着萧北野等人进去,都被人拦住了。

    这下所有人看得明白,这是赤祼祼的逼宫啊。

    萧北野你个狼子野心的家伙,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竟然要逼宫,几个被人拦着的大臣,眼睛赤红,呼吸急促。

    丞相大人领着几个人过来安抚他们:“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太子已死,皇上病重,你们说凭一个萧宇怎么可能顺利登上帝位,现在王爷才是登高一呼的人,所以你们别挣扎了,挣扎也没有用。”

    一时间满殿死寂。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44章 染儿怀双胎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44章 染儿怀双胎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