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42章 燕祁吃醋

    青山叠翠,绿木成荫。

    幽暗的灯光笼罩着精致名贵的小小院落,好似拢了一层烟纱一般的迷蒙,此时一男一女两人的眸光绞在了一起,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不前,燕祁深呼吸,压抑下心中那颗快跳出来的心脏,咚咚有力跳跃着,虽然一直知道她没事,可是还是担心不安害怕,直到这一刻见到她,他的一颗心才真正的落了地。

    燕祁身形一动旋风似的闪了过去,伸出手搂了那静静立于盈盈灯光之下的女子,这一刻他在心中发誓,以后再不会离开她半步,不管他去哪儿,都带着她,不管什么万里江山,不管什么黎民百姓,他想要的从来就那么多,愿自己万千辛苦,换她一世相伴。

    燕祁伸手紧搂着云染,云染窝在他的怀里,整个人包裹在他的气息里,好似被花的海洋包围了一般,她的身心一下子找到了安乐依靠,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下来,她知道待在他的身边,他会保护她,保护孩子。

    “燕祁。”

    云染轻唤,燕祁飞快的低首望向怀中的女子,俯身轻吻她的脸颊,眉毛,眼睛,鼻子,小嘴巴,他的吻像羽毛一般轻轻的拂过,却又让人感觉到他的心意有多重,燕祁大手捧着云染的脸,认真的说道:“染儿,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再也不要分开了,先前京中传出你感染天花的事情,我吓死了,谢谢你,谢谢你没有事。”

    感谢老天爷,感谢她还活着,燕祁再次的狠狠搂着云染入怀,恨不得把云染搂进自己的骨液里才罢休。

    云染听了他的话,心里很甜,这一阵子以来受的委屈统统都烟消云散了,她脸颊上拢上了温柔如水的笑意,抬眸望着头顶上方的面容,燕祁瘦了很多,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却深知,燕祁刚知道她感染了天花去世的事情,一定是极疯狂的。

    “我们会好好的,”云染轻语。

    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完全无视别人,暗夜之中一道纤长俊雅的身影迅速的冲了过来,一把拉开他们两个人,西雪太子萧怀槿一脸恨铁不钢的样子瞪着云染:“小染儿,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原谅他呢,这个混帐竟然不能保护好你,以后你还是留在我身边,我来保护你们娘俩。”

    萧怀槿说完张开双臂便想给云染一个大大的拥抱,天知道他看到燕祁紧搂着云染的时候,他有多羡慕,有多吃味,有多嫉妒吗,他也想要抱抱云染,从前他们在揽医谷的时候,他最喜欢缠着她了。

    不过萧怀槿的双臂落了一个空,因为燕祁更快的一步的伸手揽了云染的腰,把她给抱到另一边来了,萧怀槿挑高细长的眉,脸色一片阴霾:“你干什么?”

    “她是我女人,你要抱去找自己的女人抱去。”

    “我就要抱她,凭什么只能你一个人抱,”萧怀槿脸色再黑了一分,指着燕祁不甘心的说道,然后不等燕祁开口,他就望向云染,当面撬起了燕祁的墙角:“小染儿,若是你在他的身边没有安全感,你可以到我的怀里来,我会保护你的。”

    他长开双臂迎着夜风而站,长袍轻舞,少年的脸无比的认真,即便语气戏谑,不过却让别人看出他的认真来,如若有一天燕祁真的对云染不好,他不介意保护她,这是他对燕祁的警告。

    云染忍不住笑起来,仔细的打量萧怀槿,眼里满是赞赏的光芒:“小景,你现在越来越有太子的架势了,不错不错,不过你连师父都不叫了,是不是想让师傅把你逐出师门。”

    萧怀槿呵呵轻笑两声,飞快的望向身遭,沉声开口:“我们快走吧,这墨檀别院有不少的手下,若是被发现就麻烦了。”

    “好。”

    这一次燕祁和云染两个人没有反对,燕祁搂着云染,施展了轻功,当先一步离开了墨檀别院,萧怀槿施展了轻功跟上他们两个,一行几个人迅速的离开了墨檀别院。

    ……

    春雁楼是西雪最有名的青楼,这里的姑娘,哪怕是一个洒扫的丫头都长得眉清目秀,更别提楼里的四大美女了,所以春雁楼里在西雪的京都一直有着响当当的名号,每到晚上,楼里的客人就爆满,不但如此,有的还要提前预约。

    此时在二楼一间雅致奢华名贵的房间里,几个男人正端坐着吃酒说话,人手一个美女陪在身边,有的坐在男人的腿上,有的偎在男人的怀里,几个人正说着之前发生在太子府门前一出事。

    “没想到太子殿下出手如此之狠,竟然不惜自刺一刀,就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不是劫粮草的人。”

    “本来还以为真要闹出什么动静来呢,没想到他一出手便驱散了这些百姓,这说明什么,说明太子殿下是个很有谋算的人。”

    “是啊,原来我们只当他是个不理世事的少年,没想到却是一个狠角色,人对别人凶残,不算凶残,人对自己凶残,这人才是最可怕的。”

    几个人中,坐在最中间的男人俊美邪魅的勾了勾唇角轻笑:“这样不是很有意思吗?若他一无是处的,倒让人觉得没意思了。”

    萧北野端了酒杯轻品了一口,琉璃杯衬着红唇,说不出的诱惑,看得雅间里的几个女人吞咽唾液,若是能得这样的男人看中,她们就算是死也甘心了,可惜世子从来不要她们这些女人。

    有女心伤的垂头,掩去自己的失态。

    端坐在雅间里的几个人都是萧北野的得力心腹,其中有两个原是萧北野父亲萧战的手下大将,一是潭将军,二是林将军,萧北野为了拉拢这男人,不惜娶了他们两家的女儿为他的夫人。

    潭将军和林将军二人望向萧北野,沉稳的开口:“世子爷,接下来我们怎么做?本来以为可以借着这件事给太子殿下一个重创的,但是没想到却被他化解了。”

    萧北野嗤笑一声:“你们两个太把他当回事,从前他只不过是个傻子,即便好了,又能精明到哪里去,只不过有些心狠罢了,放心吧,本世子会想办法收拾他的。”

    桌前另外一名大人开口:“世子爷,皇上他?”

    这人话还没出口,萧北野一挥手让身侧的女人全都退下去,虽然春雁楼是他的地盘,这些女人也是他训练的手下,但有些事可不能让她们知道。

    等到几名女子鱼贯离开后,萧北野才望向那名说话的男子:“怎么说?”

    “臣先前已经和御医院替皇上诊治的御医打探过,皇上只怕很快就要不行了,世子爷可要抓紧,若是让太子登上了帝位,世子爷再想取这东西,意义又自不同了。”

    这人话一落,其他人纷纷的点头,最好在皇帝死的时候,世子爷就夺了皇位过来,这样才有意义,若是让太子登上帝位,他们再从新帝手里谋夺西雪的江山,只怕西雪的百姓就要骂世子爷是昏君了。

    萧北野的脸色凝重,瞳眸幽深似海,暗潮涌动:“这事本世子会好好的安排的。”

    雅间里,众人正欲说话,忽地门外有人开口:“世子爷。”

    萧北野挑眉:“发生什么事了?”

    “回世子爷,先前潭夫人和林夫人来了墨檀别院,非要见云夫人,属下等把潭夫人和林夫人请了回去,可是云夫人却不见了。”

    “不见了?”

    萧北野的脸色一下子黑了,身子嗖的一下站了起来,直接的甩开身后的几人走了出去,一把拽着门前的侍卫衣襟:“你说她不见了,你们一大堆的人是吃干饭的吗?”

    “回世子爷的话,负责保护云夫人的手下,全被人弄昏了过去,等我们发现的时候,云夫人已经不见了。”

    萧北野狠狠的甩开手下,在廊道上来回的踱步,十分的焦虑不安:“谁把她带走了。”

    他说完转身便走了,竟然直接的扔下身后的一干人,领着手下回墨檀别院去了。

    春雁楼里的几个朝中的大臣面面相觑,个个猜测起来:“世子身边不是只有潭夫人和林夫人吗,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个云夫人。”

    “而且世子似乎对她很紧张,难道是世子喜欢的女人。”

    “肯定是世子喜欢的人,要不然世子不会这么失态。”

    为了那个女人,直接的把他们一干人扔下就走了,不是世子喜欢的女人是谁。

    潭将军和林将军的脸色有些暗,两个人心情有些不大畅快,他们之所以追随世子就是因为看好世子的前途,未来他很可能是西雪的皇帝,他们把宝押在他的身上,若是他登上了大统,他们两家可就位高权重,世子为了表示和他们一条心,娶了他们两家的女儿,虽然只是夫人位置,但他们一直以为,世子妃的位置肯定要从他们两家出,这就看谁先生出儿子,谁先生出儿子谁就是世子妃,未来的皇后娘娘,可是现在什么状况,竟然冒出一个世子喜欢的女人,他们怎么不知道啊。

    潭将军和林将军两个人喝闷酒,雅间里少了萧北野,这些人兴趣缺缺,又喝了一会儿酒便各知散开回府了。

    ……

    东宫太子府,一片安逸,客院中,寂静无声,不少的手下躲在暗处,保护着房里的主子,不过个个都很聪明的离得皇上和皇后娘娘所住的地方远些,皇上和皇后娘娘见面了,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他们还是不要去做电灯泡了,省是惹皇上不快,一怒惩罚他们。

    精致名贵,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温柔细语的话响起来。

    “燕祁,你瘦了。”

    云染很是心疼的伸出手轻摸燕祁的脸,不过即便瘦了也不难看,他的五官更立体而深邃,但是她不要他这么瘦,看来自己不好过的时候,他也未必好过。

    燕祁此刻满心的欣喜,伸手握住云染的柔夷,俯身亲吻了一下掌中柔滑的小手,染儿没事,真是太好了。

    燕祁伸手抱云染入怀:“染儿,我们来做一个约定,以后不管我们去哪里,都不分开,再也不分开好吗?”

    先前他知道她感染天花去世,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三魂七魄全不在他的身上了,他就像形尸走肉的僵尸一般,他不敢想像若是染儿真的出什么事,他如何承受这样的事情,他不敢承受。

    “我们在一起,不分开。”

    “可是?”云染想说他们两个人总要留一个人主持大宣的朝中大局,不过燕祁却俯身亲住了她的嘴,让她说不出话来,他重重的开口:“别管万里江山,别管那些黎民百姓,我所求的只不过是你和儿子都好,只有你们好了,我才好,其余的都不重要,染儿。”

    云染听他充满深情的话,想像到他先前的害怕不安,终于应了。

    “好,我答应你,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永远在一起。”

    燕祁高兴的抱着云染,两个人静静的拥在一起,失而复得的喜悦,令他们觉得就这样静静的呆着,时光依然美好。

    燕祁搂着云染问,先前宫里发生的事情。

    “染儿,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个老妖婆,她对你做了什么?”

    一提到这个,云染的脸色不好看了,她想到了那场屠杀,若不是秦煜城故意刺伤了她,只怕她真的要一命归西了,她再也不会见到燕祁了,不过想到自己身中两剑差点没命,云染还是惊出一身的冷汗,不过她不打算把这个告诉燕祁,省得让他心疼。

    “也是我大意,一直以来她不是生病吗,那天晚上,有人过来禀报,说太皇太后病重,恐怕熬不过去了,你不在宫中,我想着自然要主持大局,所以便带了两个丫鬟进去,只是我没想到在哪里等着我的却是一场屠杀。”

    屠杀两个字落地,燕祁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手指紧握起来,愤怒的狠狠捶了一下床沿,嗜血的冷喝:“这一次回京,定不饶了这个老妖婆,我要连带我母亲的那一份一起的算回来。”

    本来她动了他的母亲,使得她很早就香消玉焚,又害得他父皇郁郁寡欢,早早的离世了,可是这老妖婆竟然不反省,又把爪子对准了他喜欢的人,尤其是染儿还怀着孕呢,她竟然下得去手屠杀染儿。

    “这一次秦家一个都别想活。”

    燕祁此刻就像地狱之中的恶煞一般,阴沉森冷的开口。

    云染只要一想到那个老妖婆想杀了她的事情,便心口有火冒起来,她生气不仅仅是因为老妖婆想杀了她,更多的是因为她怀孕呢,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若是杀了她就是一尸两命,那个老妖婆怎么就这么残忍呢。

    “我们什么时候回大宣?”

    云染问,燕祁挑高了狭长的眉,瞳眸幽暗冷冽,缓缓说道:“再待几天回去,萧北野竟然胆敢把主意动到你的头上,分明是找死,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他的,若是再放过他,以后他指不定又把主意动到我们头上,这人留不得,明知是祸患,何必留下隐患。”

    云染没有反对,小景是西雪的太子,萧北野是他最大的劲敌,如若能帮助他一些,她自然是高兴的。

    “好,那我们就留几天再走。”

    云染点头,燕祁的眼睛落到了云染的肚子上,五个多月的宝宝,肚子已经显出来了,想到染儿挺着一个大肚子四处乱奔,燕祁只觉得心里难受,俯身轻贴着云染的肚子,和里面的宝宝打招呼。

    “儿子,我是你父皇,父皇害得你和你母后吃苦了,以后再也不会了,你一定要乖乖的。”

    云染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推燕祁,燕祁抬首吻住她,眸光炽热得好像一团火焰,越来越浓烈,好似燎原之火。

    房间里一下子的热氤起来,缠绵温柔的细喘声响起来,持续在房间里,一直到半夜。

    早半夜的时候,太子府闹了起来,不少的侍卫大叫着有刺客,一时间整座太子府都惊动了起来,不过刺客没抓住,白折腾了半宿,天近亮的时候,这个消息便泄露了出去。

    昨夜太子府遭遇刺客,太子险险被刺客所伤。

    一时间西雪的京都说什么的都有,先前萧怀槿在府门前自刺一刀的事情,已经使得不少民众相信这位太子殿下,确实和万顺岗劫粮草的事情无关,甚至于有人偷偷的怀疑,那劫粮草的说不定是世子爷,世子爷先前可是一直和王爷相斗的啊,父子二人一直不和,听说本来王爷手里有六十万大军的,后来有人投靠到世子的门下了。

    外面说得沸沸扬扬,太子府却是一片和谐温馨,太子萧怀槿和燕祁云染三人正端坐在桌边吃饭,两个男人分坐在云染的左右两侧,燕祁对云染照顾得特别的细心,萧怀槿看得吃味不已,不时的抢着挟菜给云染,云染瞄他一眼:“你自个多吃些,你伤还没好呢。”

    没想到这小子心够狠的,为了让西雪的百姓相信他是清白无辜的,竟然不惜自己刺自己,而且看他愈来愈成熟了,假以时日又是一枚让女人心碎的妖孽,云染笑得贼兮兮的,萧怀槿对她挤眉弄眼的,看到云染后面的男人脸黑了,心情越发的好,更甚至于把脸凑近了一些。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42章 燕祁吃醋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42章 燕祁吃醋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