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41章 燕祁和云染相见

    西雪京都,热闹而繁华,街市上车辆川流不息,行人小贩三个一群五个一起的议论纷纷,说得最多的就是西雪恭亲王萧战率三十万大军前往大宣攻打大宣的事情,不但如此,三十万大军全军覆没,不但是兵将,连带自己也被大宣的新帝给杀掉了。

    西雪一下子多了多少孤儿寡母的家庭,不少家庭伤痛欲绝,家家户户的门前挂起了白色的灯笼,哀声切切,这些死了儿子,死了丈夫死了父亲的人家,无一例外的大骂恭亲王萧战,好好的去大宣找人家大宣的麻烦做什么,这下倒好,害得他们各家的男人都死了,这些人一边哭一边骂。

    就在这样的氛围中,京都忽地刮起一阵谣言,铺天盖地的袭卷在京城内外,萧亲王爷和三十万大军之所以全军覆灭,乃是因为有人拦截了粮草的原因,因为有人在万顺岗劫了粮草,致使大军没有粮食吃,所以才会使得恭亲王萧战和三十万大军被人尽数杀灭,这样的谣言一流传出来,各家死儿死丈夫的人家立刻抓狂了,个个暴动了起来。

    是谁?是谁劫了大军的粮草,这人很显然的是西雪的人,不可能是大宣的兵将,大宣当时只顾着拦截西雪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派得出来人到万顺岗劫粮草,何况西雪的关卡也进不来。

    不少人疯狂的打听,究竟是什么人在万顺岗劫了粮草,就在这时候候,一则流言再次的传了出来。

    在万顺岚劫了粮草的不是别人,乃是西雪太子萧怀槿,太子殿下乃是大宣皇后的徒弟,所以太子殿下为了帮助大宣的皇后殿下,才会在万顺岗劫了粮草。

    这道消息一流传出来,整个西雪的人都抓狂了,那些死去亲人的家人,个个成群结伴的一路直奔太子府而去。

    很快太子府被人围住了,百姓在门前大骂萧怀槿是通敌判国的贼子,枉为西雪的太子,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害得大宣的三十万兵将尽数灭亡。

    府门前,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不少人疯狂的拿着臭鞋臭袜子对着太子府的大门狂扔,饶是这样还不死心的狂暴怒吼,疯了似的怒骂着。

    “通敌判国的孽贼,你给我们死出来,我们要杀了你。”

    “你个丧心病狂,人面兽心的家伙,你怎么不去死。”

    “三十万大军啊,三十万条人命啊,你怎么下得了手啊。”

    府门前哭骂声,哀嚎声,有些人家死去父母的直接朝着太子府的大门狠撞,以头碰墙,整个场面一团混乱。

    太子府的书房里,太子萧怀槿脸色阴沉的望着书房里站着的人,金刀卫统领白泽。

    “怎么会这样?”

    “不出意外定是锦亲王世子萧北野搞出来的把戏。”

    萧怀槿冷哼一声:“他还真是迫不及待啊,他父亲一死,便这么急不可待的算计起本宫来了。”

    白泽叹口气望着萧怀槿:“殿下,当日属下就不同意这样做,现在事情泄露了出来,只怕很麻烦。”

    萧怀槿挥了挥手起身:“本宫一直以来都想收拾萧战,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现在白送上门这样的机会,本宫为什么不要,他回来了,你以为他第一个对付的人会是谁?再说他手下的那些人,只不过为虎作伥罢了,既然为虎作伥,不为本宫所用,何必留着。”

    萧怀槿冷冽的笑着,白泽想了想倒也是这个理,不过眼面前这事该如何处理。

    “殿下,外面的人一个个跟疯了似的,怎么处理啊?”

    “本宫出去,倒要看看他们要怎么收拾本宫。”

    萧怀槿冷哼一声,转身准备离开前往太子府门外,白泽赶紧的一伸手拦住了萧怀槿的去路:“不行,你不能现在出去,外面的人很冲动,若是你出去,他们肯定会出手对付你,若是你还手的话,只怕场面越发不可收拾。”

    白泽拦住萧怀槿,不让他出去。

    萧怀槿眸光幽暗,冷冷开口:“这事既然因本宫而起,自然由本宫解决,本宫自有办法解决。”

    白泽还想说什么,书房外面闪身走进来一人,恭敬的开口:“禀太子殿下,皇上命人接太子殿下立刻进宫。”

    萧怀槿想了想点头:“好,那本宫进宫一趟。”

    不出意外,西雪皇召他进宫一定是为了粮草被劫的事情,萧怀槿不打算瞒他,所以望了白泽一眼:“你留在太子府一趟,本宫进宫去一下。”

    “你小心些,别让人发现你。”

    “我知道。”

    萧怀槿点头,带着两名手下迅速的离开了太子府,一路进宫去了,西雪皇是在上书房召见他的,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整个人越发的虚弱不好了,听到上书房门外的动静,缓缓抬首望了过来,一看到萧怀槿这个儿子,西雪皇的脸色便露出笑意来,眸光擒着满意,这是他的儿子,他喜欢的儿子,看到他他就像看到了自个的女人,发自内心的高兴。

    “父皇,你派人召儿臣进宫所为何事?”

    “朕召你进宫是问你一件事,你不许欺瞒朕,西雪的粮草真的是被你劫了。”

    萧怀槿想都没想,沉稳的点头认了:“是,父皇,二路粮草是被儿臣给劫了,一直以来儿臣想除掉萧战父子二人,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儿臣岂会放过,儿臣私作主张,请父皇降罪。”

    萧怀槿跪下向西雪皇请罪,西雪皇摇头:“朕宣你进宫是问你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朕听说这件事已经谣传了出去,现在有不少的百姓聚集在太子府门外闹事,看来萧北野已经开始对你动手脚了,所以你要当心,大意不得。”

    西雪皇说完,咳嗽了起来,脸色越发的苍白,喘气声十分的虚弱,萧怀槿飞快的走到西雪皇的面前,伸手轻拍西雪皇的背,现在的他已经原谅了西雪皇,他是他的亲生父亲,苟延残喘的生活着,只为了在他的背后支撑着,他知道父皇的心愿,西雪皇哽咽着望向萧怀槿:“槿儿,父皇心疼你,若是父皇去了,在这世上你只有一个人了,只要一想到这个,父王就好心痛。”

    他想陪着儿子,可是西雪皇知道自己撑不了那么久了,他真的尽力了,最近他一直做梦梦到槿儿的母亲,她在等着他呢。

    萧怀槿心疼的开口:“父皇,你不会有事的,你会好的,你等着看我除掉萧战父子二人,现在萧战死了,还剩下一个萧北野,不足为惧了。”

    “嗯,”西雪皇点头,想到太子府门外的乱民,咳嗽着开口:“你府门外有乱民,父皇派兵将去镇压一一。”

    西雪皇的话没有说完,萧怀槿立刻阻止了他:“父皇,这件事让我来处理,这是萧北野对我的挑战,我不能依靠父皇,不能让西雪的民众相信这样的事情,所以只能我出面,我已经准备好了和他交手了。”

    “好,若是你需要父皇做什么,只管说,父皇都会帮你的。”

    “谢谢你,父皇。”萧怀槿心里很疼痛,不忍再看西雪皇,起身和西雪皇告安走出了上书房,他走到上书房门,眼睛微微的潮湿,想到父皇目前的状况,他的心很疼很疼,他知道父皇临死前的愿望,就是看到萧战父子二人全都灭亡,那么西雪就没人压迫他了,那时候父皇就会瞑目了。

    父皇,我会杀掉萧北野的。

    萧怀槿大踏步的往外走去,人还没有离开皇宫,白泽迅速的出现了,恭敬的报拳:“太子殿下,不好了,外面乱民暴动了,已经开始撞门了,只怕门很快就要被他们撞了开来。”

    “走,回府。”

    “殿下,还是让皇上派兵镇压住这些乱民吧,他们已经疯了。”

    “我不能一辈子躲在父皇的背后,以后什么事我都自己处理,”萧怀槿沉声说道,一路往宫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命令白泽赶紧的替他去做一件事,几个人很快施展了轻功回太子府。

    此时太子府的门被人从外面碰碰的砸着,朱红的大门左右摇晃着,眼看着便要土崩瓦解,支离破碎了,太子府内的侍卫个个脸色不好看,好几个侍卫冲到朱红木门前抵住了大门,不让外面的人挤进来,若是真的让他们挤进来,只怕整个太子府都会被毁掉了。

    太子府内,萧怀槿一路急急的走了过来,命令太子府内的侍卫:“把门打开。”

    侍卫一听到太子殿下的话,不由得脸色变了,急急巴巴的阻止:“殿,殿下,外面的人已经,已经疯了,你这样出去,只怕他们。他们会乱来的。”

    虽然殿下是太子的身份,可这些暴民哪里管你这些,他们不会听你说话的,现在所有人都疯了,已经有好几个人撞伤在太子府的门外了,若是他们看到太子殿下还不吃了殿下啊。

    萧怀槿的脸色陡的一沉,冷喝出声:“还不打开门。”

    侍卫不敢说话,别看殿下年纪不大,为人却十分的狠辣,他们不敢招惹他。

    太子府外面,黑压压的乱民,正拥挤着往太子府门前挤,当然这些乱民中,不排除一部分乘机捣乱的人,若不是这些人乘机捣乱,又有谁胆敢到太子府闹事的,完全是被挑衅起来的。

    此时,门外的人正挤得厉害,又叫又哭又骂的,不想大门吱呀一声,竟然从里面拉了开来,只见一道俊挺如修竹的身影从门内走了出来,一袭青竹缠藤的锦绣长袍,衬得俊美的面容如山林中临风而立的隽雅青竹,墨黑的长发用银冠束起,整个人说不出的美奂绝伦,竟似天边的明月一般出色,看得太子府门外的众人齐齐的一怔,好半天反应不过来,不过其中闹事者,最先反应过来,大叫一声。

    “太子殿下,你为什么要让人拦截了那救命的粮草。”

    一声叫,引起了府门前一众百姓激烈的情绪,顿时间叫骂声一片。

    “萧怀槿,你就是个心狠手辣,惨无人道的家伙。”

    “是啊,你丧心病狂,丧尽天良。”

    “那是三十万条人命啊,你害得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你不配为我们西雪的太子,你去死吧。”

    “是啊,你去死吧。”

    有人领头对着萧怀槿砸了一把臭鞋子,这一下好像火焰被点燃了一般,疯狂的百姓无处发泄,所有人抓着自己身上的东西对着萧怀槿砸了下去,萧怀槿身后的太子府侍卫,以及白泽等人脸色变了,飞快的冲出来护在萧怀槿的前面,他们大叫起来:“大胆,你们竟然胆敢这样对太子。”

    “你们再乱扔东西,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金刀卫统领白泽的话没有抑止住疯狂的百姓,反而激起了他们更大的情绪,他们把手里的东西对着白泽和数名侍卫狠狠的砸了过来,叫骂声越来越难听。

    “你们一个个都是禽兽,畜生,你们害死了那么多条人命,现在还来威胁我们。”

    “你有本事杀了我们,要不然我们就和你们拼了。”

    “我们没有了亲人,形同僵尸走肉,我们的日子本就没办法过了,要死大家一起死吧。”

    人群中的人把手里的东西叭叭的对着白泽等人狠狠的砸了过来,白泽和侍卫一动不动,若是他们动,这些东西便砸到太子殿下的身上,他们怎能躲。

    下面叫骂一片,萧怀槿始终面容未变,虽然俊美的脸上被砸得花花的,甚至于有臭鸡蛋顺着他的脸往下滑,但是他一动未动,忽地他脸色一变,陡的从袖中抽出一柄利刃朝天狠狠的扬起来。

    银光闪烁,利刃出现,太子府门前的众人个个惊住了,齐齐的停住了动静,只见萧怀槿嗜血的声音冰冷的响起来:“今日我萧怀槿在此发誓,若不严惩劫粮草的人,我就枉为西雪的太子殿下,今日我以血宣誓,一定要查出在万顺岗劫了粮草的人,同时要查出胆敢栽脏陷害,诬陷本宫的人。”

    萧怀槿的手中利刃迅速的朝胸前刺去,脸上血色迅速的撤退,太子府门前白泽和侍卫齐齐的叫起来:“殿下,殿下你怎么样了。”

    萧怀槿身子一软,白泽赶紧上前一步扶住他,脸色苍白的望着门前的百姓,本来暴乱的百姓,此时分外的安静,先前虽然大骂闹事,可是眼面前的这人可是西雪东宫太子殿下,现在太子殿下当着他们的面自刺了一刀,他不会出事吧。

    萧怀槿挣扎着望着下面的众人说道:“本宫虽然身为东宫太子,但是本宫并无实权,手里也无这样的兵力可劫粮草,本宫想问问各位百姓,本宫怎么劫得了这粮草。”

    萧怀槿话一落,人群中响起了议论声:“是啊,这西雪可不是太子殿下的天下,太子殿下想动那粮草也要有人动得了才是。”

    “听说当日恭亲王爷命粮草官回京押粮草,可是指派了五千名的人手押送粮草的,本宫只想问问,要多少人才能从这五千名骁勇善战的人手里劫了粮草。”

    人群中议论越来越热切:“这事我听说了,当日王爷确实派了五千人押送粮草的。”

    “这事我也听说了,太子殿下手里并没有多少人,怎么从五千兵马中劫到粮草,所以这事是另有其人啊。”

    “那人用心太险恶了,不但劫了粮草,还中伤太子殿下。”

    一时间,府门前的百姓面面相觑,忽地人群中有人又要叫起来,却被一直隐于人群中的人给冲上去给乘机给扣住了,其他想乘机捣乱的人望着这动静,一时间竟然不敢动,看来太子府的府门外混进了太子殿下的人,若是他们说话,就会被太子殿下抓住,所以他们不能说。

    太子殿下真是太厉害了,竟然不惜自刺一刀,真是太狠了,连自己都伤害啊。

&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41章 燕祁和云染相见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41章 燕祁和云染相见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