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15章搜身

    燕王府的后园,火把笼罩,灯光明亮,燕王爷燕康一看地上满身屎粪的女子,不由得脸色难看异常,沉声命令闻讯赶过来的两个婆子:“立刻带王妃去洗盥一番。”

    “是,王爷。”

    两婆子忍住恶心之气,飞快地走上来扶住燕王妃,此时的燕王妃已经昏迷了过去。

    待到两个婆子把人抬走了,燕王爷燕康飞快的打量了四周的情况一下,一双浓黑的剑眉紧紧的蹙了起来,阴鸷无比的扫视着四周,沉声喝问先前现萧以柔的为侍卫:“你们先前怎么会现王妃的?”

    “回王爷的话,属下等听到声响,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所以追了过来,待到赶过来便听到啪的一声响,王妃从粪坑里冒了出来,她的嘴里还喊着宸儿,宸儿。”

    燕王爷的脸色噌的一下黑了,瞳眸凌厉无比的望着粪坑,满脸的若有所思,很显然的今晚一出是针对萧以柔的,这人并没有想把萧以柔逼死,真正的目的很可能是想把萧以柔逼疯。

    这人是谁?

    萧以柔对于别人一向温和,若说她有仇视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燕祁,一个是云染,燕祁眼下不在京城,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云染干出来的。

    一想到云染,燕康瞳眸说不出的暗沉,一来是恼火云染的心计毒辣,竟然直接的整疯自个的婆婆,二来,从侍卫的话里不难知道一件事,云染是借用了死去的燕宸之手引诱的萧以柔,使得她失魂的,那么她又知道多少关于燕宸的事情。

    夜风之中,枝叶沙沙作响,后院一片阴森,斑驳陆离,很多赶了过来看热闹的人心下害怕,赵侧妃小心的上前恭敬的说道:“王爷,去看看姐姐吧,姐姐她不会有什么事吧。”

    想到萧以柔那个女人掉入粪坑,赵侧妃心里便止不住的想大笑,萧以柔啊萧以柔你也有今天啊,就算你今日没事,日后这掉粪坑的事情,也足够让人嘲笑一辈子的。

    燕康负手转身一言不吭的直奔萧以柔眼下住的地方臻园。

    身后赵侧妃何姨娘等人全都跟着燕康的身后,谁也没有说话,一路直奔臻园而去。

    待到众人进了臻园,萧以柔已经被婆子洗盥干净了,换了一套中衣安静的睡在床上,燕王爷燕康已经吩咐了人去请府医。

    这里众人正候着府医,外面云染领着两个小丫鬟走了进来,恭敬的向燕康施礼:“儿媳见过父王。”

    燕康盯着云染,好半天没有说一句话,直到府医走了进来,燕康才收回视线,凉凉的说道:“起来吧。”

    府医先给燕康行了礼,然后去床边替萧以柔检查,房间里极是安静,所有人都望着床上的府医,府医脸色有些暗,检查完毕,又用银针刺激萧以柔的脑部,一会儿功夫,萧以柔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不过依旧没有醒过来。

    府医已经起身恭敬的起身回话:“回王爷,王妃没事了,不过王妃她?”

    燕康冷沉着脸,阴森森的开口:“她怎么了?”

    “因为掉进粪坑被粪水所呛,而且粪坑中有毒素,这些侵占了王妃的脑子,她以后很可能痴傻如婴儿。”

    “痴傻如婴儿!”

    这声惊呼不是燕王爷出来的,而是赵侧妃和何姨娘二人惊呼出声的,两个人望向床上的燕王妃萧以柔时,眼里已经满是同情了,人在面对弱者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同情,但面对比自己强又比自己过得好的人,就会嫉妒。

    此刻赵侧妃和何姨娘就是这样的心态。

    燕康的眉紧紧的蹙起来,瞳眸遍布着阴暗,挥手:“你去开些药让王妃服下吧。”

    “是,王爷。”

    府医走了出去开药,燕康掉望向床上的萧以柔,现她依旧没有醒过来,想到这女人一直以来对于燕祁的恨意,这样的结局也许才是她最好的归宿吧。

    燕康轻叹,不过一掉看到云染,他的脸色又阴沉了,这个女人太心狠手辣了,祁儿娶了她这样的女人真的好吗,若是有一日祁儿对她不好,她是不是也这样算计祁儿,燕康心中担心起来,阴沉着脸走了出去,经过云染身边的时候,他沉声命令:“你跟本王过来。”

    云染恭了一下身跟着燕康走了出去,看到燕康的神情,她已经猜了出来,今晚的事情燕康已经知道是她做的了,看他阴鸷的脸色,似乎有些恼火。

    云染一声不吭的跟着燕康,一路往燕康所住的地方走去,。

    黑漆漆的天空,无一丝星辰,冷冽的夜风呼呼吹拂着枝叶,簌簌生响。

    幽暗的灯光,散出微弱的光芒,笼罩着燕王府,夜色之中的燕王府好似幽冥地府一般,森森阴寒。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这一行人走路的脚步声,前面走着的人忽地停住了,幽冷无情的声音响起来:“今晚的事情是你做的?”

    一言落也不等云染出声,他手指一凝一道劲气灌在手指上,五指好似铁钩一般直朝云染的脖子上抓去,云染脸色陡的一变,没想到这个公公说翻脸就翻脸,身形急的后退避了开来,脸色布上冷霜,阴鸷的开口:“父王这是打算替王妃出头吗?”

    燕康冷冷一笑,陡的一收手,阴鸷无比的说道:“你倒是一点也不隐瞒,她是你婆婆,你竟然这样算计自己的婆婆,太心狠手辣了,日后若是祁儿做了什么对不住你的事情,你是不是也会眼不眨的算计他,这心胸是不是太狭隘了。”

    云染冷瞪着燕王爷,沉声说道:“你确定那人是我的婆婆,我想若她真是我婆婆,应该是喜欢我的。”

    “你?”

    燕康被阻得一句话说不了,思绪不由得落到了以沁的身上,如若是以沁,娶了这么一个媳妇,一定会极宠她的,因为她爱自己的儿子,肯定会爱屋及乌的。

    不过很快燕康清醒了过来,云染竟然知道,知道萧以柔不是燕祁的母妃,燕祁他知道吗?

    燕康担心了,望了云染一眼,这一眼没有了先前的煞气,充满了无奈,转身往他住的地方走,云染跟了上去,她有事问这个男人,既然他喜欢萧以柔的姐姐,为什么不娶她,使得燕祁处在这样一个进退两难的境界,若是他身份泄露出去,对他来说一定是个不小的打击。

    母亲没有嫁人便生下了他,这在现代也许很正常,可是在古人眼里,那就是活生生的野种啊。

    燕祁如何承受得了这个,她之所以弄疯萧以柔,是不想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她是为了保护燕祁才这样做的,之前她并没有打算出手收拾萧以柔,但现在不得不这样做,宫中多了一个蓝筱凌,那女人的爪子一定会伸得很长,她很可能防不胜防,说不定她会盯上萧以柔,和萧以柔联手,所以她不能给她们机会,她绝不能让萧以柔说出燕祁的身世。

    书房里。

    灯光明亮,燕康站在黄花梨的书桌边,面容深沉的望着云染,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知道多少?”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燕祁并不是萧以柔的儿子,而是她姐姐的儿子,而且萧以柔之所以如此狠燕祁,乃是因为当初王爷把雪沉香给了燕祁治羸弱之症,并没有给燕宸治狼红疮,所以导致燕宸无辜枉死,萧以柔恨王爷,也恨燕祁。”

    “我之所以今晚把她闹疯,只不过是害怕一件事,怕她把燕祁的身世泄露出去,若是这件事泄露出去,对燕祁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他会成为天下人人耻笑的对象,而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

    云染瞳眸遍布阴霾,煞气重重的说道,她盯着燕康。

    “萧以柔说,王爷只爱燕祁的母妃,既然爱她,为什么不娶她,为什么娶萧以柔,使得燕祁得了这样一个身份,你这是爱他,爱他母亲吗?”

    云染狠狠的责问,如若当初燕康娶的是燕祁的母亲,他就是嫡子的身份,根本不需要这样畏畏缩缩的。

    燕康眸光深沉似海,飞快的抬望了云染一眼,身子慢慢的无力的跌坐到椅子上:“不是我不想娶她,而是她中毒了,她怀住燕祁的时候被人施了毒手,我请了最好的大夫替她医治,当时有一个办法可以治这个毒,就是把这毒转化到胎儿的身上,等到毒全部转移了,可以打胎流掉这个孩子,相反的如若想保住肚子里的这个孩子,那么死的就是大人了,必须把毒全转移到母体的身上,以保全孩子,而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保全住孩子,宁愿把毒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燕康想到当初的一切,还是十分的心痛,慢慢的把脸埋在手堂里,一动也不动,他的声音越来越粗嘎,悲痛。

    “等到她费尽了心力生下燕祁后,只剩下一口气了,她求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燕祁和她的妹妹萧以柔,她们姐妹二人相依为命,她除了不放心自己的孩子,还有自己的妹妹,当时的萧以柔温柔善良,她当着姐姐的面誓,一定会爱护燕祁,为了让以沁安心,所以我答应娶萧以柔,并让她认燕祁为儿子,她都答应了。”

    “谁知道燕祁从生下来身子便不好,天生的羸弱之症,为了治好他的羸弱之症,我费了很长的时间找到了雪沉香。”

    燕康说到这个停了下来,他想起了当日萧以柔跪在他的面前求他,求他把雪沉香给大夫,救燕宸一命。

    燕宸是他的儿子,他不想救吗?他想救,只是他没有办法告诉萧以柔,这雪沉香根本就不是他找到的,而是先帝找到的,先帝为了治好燕祁的羸弱之症,派了多少人手出外寻找这雪沉香,若是他把雪沉香拿来救自个儿子,可想而知,先帝爷会如何的震怒,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掉燕家所有的人,所以他即便喜欢自个的儿子,也没办法把属于燕祁的东西拿去救燕宸,而且他答应了以沁,要保护好燕祁的。

    书房里一瞬间安静,燕康忽地抬头,瞳眸阴暗冰冷,他阴鸷的盯着云染,沉声说道:“今日这件事到此结束,你可对外宣布,王妃是被梦魅住了,所以才会进了燕王府的北院,生了不幸的事情。但是,”

    燕康停了一下,狠狠的说道:“若是你胆敢伤害到燕祁,云染,本王不会放过你的。”

    云染望着燕康,淡淡的说道:“我就算伤害我自己,也不会伤害他的。”

    她说完转身走了出去,燕康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一句话也没有说,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第二天整个燕王府的人都知道,燕王妃萧以柔昨夜梦魅,做梦梦到了自己死去的儿子燕宸,一路追出了臻园,最后竟然掉进了北院的粪坑里,差点淹死,现在虽然没死,王妃却如婴儿一般痴傻,不黯世事。

    臻园的房间里。

    二公子燕臻此时正大雷霆之火,昨晚生在母妃身上的事情,他压根就不相信,一定是有人对母亲动了手脚。

    他稍微一想就猜测到了云染的身上,一定,一定是这个贱人害的母亲。

    可恨他身子不好,根本动不了,燕二公子把房间里的东西全都摔了,谁也不敢说话。

    燕家,因着燕王妃萧以柔的事情,一下子安份了很多,虽然所有人都说萧以柔梦魅了,梦见自己的儿子燕宸,所以才会掉进了粪坑,但是有些精明的人不免想得多一点,所以一时间谁也不敢再招事惹事。

    眼看着时间进入了冬季,十一月的梁城,十分的寒冷。

    大街小巷到处充斥着压抑的气氛,虽然定王和淮南王容逸辰二人联手的事情,被皇帝下令压了下来,可是因着各个朝臣进进出出的脸色都布着天要蹋下来的感觉,所以梁城内的商贾百姓皆感受到了一丝危机。

    这是又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朝中的各个大臣都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人人脸色严肃深沉,似乎随时都要爆一场战乱似的,越来越多的人担心,是不是真出什么事了?有人甚至还拉了朝中的大臣进酒楼,指望能打探出些什么事,不过最后都没有探听到,皇上下令不准人泄露这件事,朝臣谁也不想找死。

    眼下可是不安份的时期,谁若是找死,大可以不管不顾的说出来。

    燕王府,墨沁院里,云染正在看帐房送过来的帐册,看了半天眼睛有些酸,枇杷端了一杯桂元红枣茶上来:“主了,你休息一下吧,这都看了半天了,眼睛再看恐怕受不了。”

    云染点点头望向外面的天色,竟然不知不觉的暗了下来,她这一看帐便看了半天,燕祁不在王府里,她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最近几天各处都很安静,连宫中的唐筱凌都没什么动静,她已经派了君熇等人进宫查清楚了一些事。

    皇帝每天晚上确实和蓝筱凌在嘉临宫的寝宫内,大干特干,搞出来的动静很大,嘉临宫外面侍候的太监和宫女都知道皇上只宠幸德妃娘娘一人,现在的德妃娘娘可谓冠宠后宫,连皇后娘娘也比不了。

    云染接到这个消息,肯定了一件事,蓝筱凌确实对皇帝用了某种催情的药物,所以皇帝才能和她颠龙倒凤恩爱缠绵,不过这种药用久了就会掏空人的身子,皇帝若是再不自持,只怕命不久矣。

    想到这个,云染很高兴,真是天作孽尤可活,人作孽不可活也。

    本来云染还打算派人进宫刺杀蓝筱凌这个女人的,因为她心知肚明,这个女人活着肯定要找她的麻烦,所以她不能等着她找麻烦,不如主动出击,但是嘉临宫外围有不少的手下保护着,皇帝夜夜宿在嘉临宫,她根本没办法出手,所以只得暂时的作罢,而且有这女人在皇帝身边,只会加快皇帝的死亡。

    若是这个皇帝死了,就没有人来找她们碴子了。

    至于定王想登上大宣的宝座,那也要他有那个命,现在他可是大宣的罪人。

    云染眉眼潋滟的轻笑,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吩咐枇杷准备些吃的东西过来,因为燕祁不在王府,她没什么兴致,便让枇杷给她去下碗雪菜肉丝面,再来两盘小菜就好了。

    枇杷应声走出去准备,很快给云染煮了一碗雪菜肉丝面进来,又准备了两个小菜,葱段明珠豆腐,蚝油鲜蘑菜心。

    云染将就着吃了一些,现在她不担心别的,就担心燕祁,按照脚程,燕祁等人应该已经追上了奉国将军蓝大将军,就不知道会不会生什么意外的情况。

    ……

    连绵起伏的山林,拢在幽暗的光线之中,婉延曲折,远远近近的看不到半颗的星层,四周阴沉沉的笼罩着一层浅薄的雾气,树影斑驳陆离,偶有几声野兽的吼叫,很快便静谧下来。

    浓密的山林深处,忽尔冒出几个临时搭建起来的营帐,此时正中的一座大帐内,坐满了人,上的位置端坐着的正是奉国将军蓝大将军,下两侧分别坐着军中的千总把总参将副将等各个将领,所有人都望向营帐一侧的男子,一身月牙白的锦绣长袍,袍摆和襟口用银色的丝线勾勒海水纹的图案,三千墨好似华丽的锦锻一般,衬得他的面容越的华美非凡,举手投足说不出的优雅尊贵,营帐内的人虽然都是大老爷们,可是生生的被他给吸引住了,个个望着这风华潋滟的男子,燕王府的燕郡王燕祁。

    燕祁扫视了一眼营帐内的人,最后望向了为的奉国将军蓝大将军,眼神幽暗难明,微醺的声音徐徐的响起。

    “本郡王是奉皇上的指令,快马加鞭追赶过来的,皇上下令,让蓝大将军从兵将中挑出骁骑兵,快马加鞭的直奔淮南,拦截住定王楚逸霖的去路,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阻死在淮南。”

    这一次蓝大将军率大军追赶定王,因为人数太多,所以脚程较慢,才会赶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追上定王楚逸霖。

    楚逸霖只有两万京卫军,何况他早有准备,那些人都是京卫军中的精锐队伍,体弱多病的人都被定王骗出去送死了,现在剩下的都是身手厉害的家伙,行军度要比蓝大将军率领的兵将快得多,如若照蓝大将军现在的追赶度,等到他赶到淮南郡,只怕黄花菜都要凉了,所以皇帝才会下令,让燕祁快马加鞭的赶过来,命蓝大将军挑选骁骑兵抢先一步赶到淮南。

    大帐内,燕祁的话一落,众人一起望向上的蓝大将军。

    其实在座的将领中,曾有人建议蓝大将军兵分两路,一路轻骑,快马加鞭的拦截定王等人,一路尾随而上,行里外夹攻之势,可惜蓝大将军并没有采纳这个建议。

    蓝大将军眉宇轻蹙,脑海中想起的却不是燕祁所说的话,而是女儿暗中派人给他送过来的密信。

    “爹爹,此次淮南之行,务必要想办法捏造出燕祁私通定王淮南王的证据,只要推翻燕家,我蓝家不日便可成为大宣的第一权贵之家。”

    蓝大将军的脑海中只剩下最后一句话,大宣的第一权贵之家。

    虽说蓝家位高权重,但是和燕家还差了一段距离,尤其是先帝时期,燕家几乎达到了一个顶峰的富贵滔天的境界,先帝爷不但赐封了燕祁一个世子为郡王,还直接的把云王府的嫡女云染指给燕祁为妻。

    若是能把燕家压下去,爬上去?

    蓝大将军想得有些入神,营帐内众人见他一直没有说话,有人忍不住开口:“将军。”

    蓝大将军一激灵醒神了,望了望营帐一侧的燕祁,那眸光如明珠一般的潋滟清澄,可是瞳底却遍布着暗礁,似乎对于他的心思一览无遗。

    蓝大将军惊了一身汗,同时心头起疑,他真的要按照女儿所说的做吗?燕祁此人十分的精明,若是被他识破,毁掉的可就是蓝家百年的根基。

    “林副将。”

    “到,”一名副将飞快的起身,望着主帅蓝大将军,蓝大将军下命令:“立刻到后山命令骁骑营的人,原地休息一个时辰,连夜赶路,赶往淮南。”

    这里离得淮南已经不远了,若不是先前他们从仁州转向新叶,也不至于现在还没到淮南郡,本来以为在新叶郡能拦截住定王,没想到那该死的淮南王容逸辰竟然和定王联手了,来个里应外合,没等到他的大军赶到,他们已经从新叶郡的河道上突破过去。

    他只得马不停蹄的一路直奔淮南,希望能在淮南拦截住他们。

    现在看来只能骁骑兵先行,方能快马加鞭的拦截住他们。

    林副将领命去下口令,蓝大将军则望向燕祁:“燕郡王一路奔波,想必极劳累了,本将命人带你下去休息可好。”

    “好,”燕祁伸了伸懒腰,起身往外走去,人家不想让他多呆,他还不想多呆呢,这一路马不停蹄的跑,累死了,他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停下来回望向蓝大将军:“本郡王忘了恭喜大将军了,令千金眼下成了宫中四妃之一的德妃娘娘了,可喜可贺啊。”

    燕祁说完优雅的一甩袖往营帐外面走去,身后营帐内的各个将领全都围过来,向蓝大将军道喜。

    “大将军,大喜啊。”

    “是啊,以后大将军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三千尺了。”

    蓝大将军想的却是燕祁最后说出这句话来的意
租房的故事(小强) 烽火逃兵-加料H版(小强) 抗倭英雄传-续荡寇志(小强) 我的妹妹是天尊(浮云白日) 异种骑士团(夜尽长) 【拉姆纪】第四卷(小强) 承诺与背叛(括号天使) 【云舞月扬】完整版(小强) 【晚来天欲雪】H版(小强) 裸戏风波别传(小强)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15章搜身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15章搜身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