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03章踩碎你的鼻梁骨

    大殿内,锦亲王府的世子楚文浩飞快的开口:“皇上,看来我们要想对付这两个人,不能正面对上,我们可以智取,而且只能智取。”

    “智取?”

    皇帝脸色黑沉,瞳眸凉飕飕的寒气,虽然恼火王弟失利,可是楚逸祺仔细想,一腔怒火又转移到燕祁和云染的身上,这两个人太刁钻了,本来一个就够刁钻的了,现在竟然两个人凑到一起了,可想而知,要想杀他们是多么的困难。

    楚逸祺在大殿上来回的踱步,智取,没错,只能智取,今晚损失了这么多的兵将,若是再让他出手,他绝对不会这么干,他可禁不起这样的折腾,他手里的人可是用来保护他安全的。

    至于京中的兵将,是不好私自调动的,若是调动京中的兵将,必然会泄露消息,这件事传出去,大宣的百姓定然反感,到时候得不偿失的可就是他这个皇帝。

    楚逸祺想通了这层理后,又想到了自己损失的手下,不由得心中火大,早知道一开始就智取,何苦损失这么多手下。

    他抬望向殿下的定王楚逸霖和楚文浩:“你们两个下去吧,这事朕想想如何做?”

    “是,皇上。”

    殿下两人不敢再多说话,赶紧小心的退出去。

    待到退到殿门外,定王楚逸霖才敢呼疼,抬手揉着脸上的伤,脑门皱成川字,等到他登上皇帝的宝座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揍里面的男人,定要出了今日的这口气。

    殿内,皇帝楚逸祺慢慢的熄灭了心中的怒火,认真的想着该如何收拾燕祁和云染,现在他不能再莽撞行事了,这两个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所以即便智取,这个智也很重要。

    打蛇打七寸,现在他知道燕祁的软肋是云染,只要云染出事,燕祁就会抓狂,人抓狂就会失去理性,到时候他再来收拾燕祁就容易得多。

    楚逸祺想通了这个,挑眉认真想着该如何收拾云染,殿内烛火轻燃,皇帝一直没有睡觉,殿前的太监谁也不敢吭声,以免受罚,皇上的心情不好,他们可不想找死。

    这里的人苦恼,昼夜不眠。

    南山顶上却有人笑意晏晏的赏月看星星。

    高大的树顶上,铺一块白色的刺绣海棠布,上摆美酒佳醇,新鲜果蔬,外加各式精致的点心,两人相对而坐,轻纱似的光辉拢在他们周身,一人风华无双,精致立体的五官,越的耀眼炫目,仿似春梅绽雪,秋兰披霜,整个人就好似谣池上仙一般的飘渺动人,轻抬袖,袖摆流光轻泻,一个简单的动作都透着极致的高雅。

    他对面的人却被一件大氅从头裹到脚,只露出一张不大的脸蛋,下巴尖尖的好似小狐狸,瞳眸深邃而水灵,不满的盯着对面的家伙,抗议着:“燕祁,为什么要把我从上裹到下。”

    燕祁伸出手替她拢了拢帽子,柔柔的说道:“山顶上风大,现在快到十月了,更深露重的,容易受凉,所以还是穿上大氅比较好。”

    云染瞪着他:“那你怎么不穿呢?”

    “我是男人,自然不需要,”燕祁理所当然的说道,抬手替对面的云染倒了一点酒,在云染开口前说道:“这是我珍藏的上好桂花醇,甘醇清香,十分的好喝,你可以尝尝。”

    酒入酒杯,一股清香在空气中浮动,云染立刻来了兴趣,伸手端了过来,仔细的闻了闻,享受的闭上眼睛:“真香啊。”

    燕祁笑了,满目宠溺,端起酒杯和云染轻碰了一下:“来,尝尝,少喝一点,喝了这个可以暖身子。”

    云染点头,轻轻的品尝了一小口,这酒丝毫不像寻常的酒那般的麻辣,竟带着一股清醇的果香味儿,甜甜的十分好喝,想着又喝了一口,燕祁笑着提醒她:“别以为这酒不醉人,这酒后劲可大了。”

    云染轻笑,放下手中的酒杯,抬头看天,只见一望无际的浩瀚星空下,月光如水一般洒下万道轻辉,遥远的天幕之上,缀满了星星,一伸手便可触摸到一般,令人心旷神怡,心情无端的变好。

    “真的很漂亮。”

    云染赞叹,燕祁眸光微微的眯起,轻品了一口酒,温馨的说道:“是很漂亮,若是心情不好了,郁闷了,坐在这里看看星星,冥思一番,心境便安宁下来,那些烦恼便烟消云散了。”

    “你也有烦恼吗?”

    云染稀奇,掉头望着燕祁,一双晶亮的眸子如天上的星星一般耀眼,她想到了燕王府的情况,虽然大家都很害怕燕祁,但对他似乎没有那种自内心的疼爱之情,尤其是燕王妃和燕臻两个人,更是对他有一种淡漠,这使得云染不由自主的想了解,了解燕祁过去的生活。

    “燕祁,和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好吗?我想听。”

    云染盯着燕祁,燕祁听到她的话,眸光攸的一暗,周身不自觉的笼罩上了冷薄,云染看他的神情,小时候记忆分明不痛快,她追问,不是让他不开心吗,想着赶紧的说道:“算了,你不想说就不说,省得不开心。”

    燕祁伸出大手握住对面云染的柔夷,紧握着,有一个人陪在身边,他似乎对于从前的事情已经慢慢的释怀了。

    暗夜之下,他温润的声音清悦的响起来:“小时候母妃对我很好,很疼爱我,她十分的疼爱我和燕宸。”

    “燕宸?”

    云染出声,这个人好像没听说过,燕祁听了她的话,身子不自觉的轻颤一下,手指紧握了起来,握得云染的手有些疼,不过她一声不吭,一会儿的功夫,燕祁的情绪已好了一些,他抬望天,轻轻的低语:“燕宸是我的二弟,他比我小一岁,可惜三岁的时候生病去世了,他去世后,母妃再也不会笑了,她一直不开心,而且再也不理我了,你知道吗,染儿,燕宸死了我也伤心,他那么可爱,那么的惹人疼,他总是追在我的后面叫我陪他玩,他会甜甜的叫我,哥哥,你陪宸儿玩嘛,宸儿最喜欢哥哥了。”

    燕祁说到这个停住了,眉紧紧的蹙了起来,周身浓浓的伤痛,他整个人埋在黑色的悲痛之中。

    云染看到他这样,立刻暗恼自己惹出了燕祁心中的不快之事,赶紧的伸出另外一只手紧握着燕祁的手:“算了,你别想了,别想了,一切皆是命中定,也许那就是燕宸的命。”

    燕祁抬眸,抬望着暗夜的星空,想像着燕宸是哪一颗星。

    他并没有理会云染,又自往下说,这些事一直埋藏在他的心底,从来没有和人说过,现在这样说出来,心里竟然舒服得多,现在他终于有可以分享的人了。

    燕祁伸手拉了云染过来坐到自己的身边,他伸手紧抱着云染,感受着怀中的温暖,心便暖和了起来。

    “燕宸死后,母妃再也不像从前那样疼我了,她再也不对我笑不理会我了,父王和我说,因为母妃太伤心了,所以不想和人说话,说等过一段时间她就会好了,我相信了,一直等啊等,可是母妃她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对我笑过,不但母妃不理我,我现整个王府里的人都不理我了,我就好像被他们孤立了一般,虽然吃穿用度没有短缺了我的,可是我却像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在世上一般,连我身边的人也很漠然,只除了奶娘,可是有一天奶娘忽然不见了,我的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哭着找父王。”

    “父王派人去找,可是找到的却是奶娘的尸,她被人害死在王府的古井里了,后来父王找到了罪魁祸,处罚了那人,可是奶娘再也回不来了,从此后我一直一个人,我以为母妃因为燕宸的死,再也不会笑了,可是后来她又笑了,只是她笑着对待的人不是我,是燕臻,燕臻生下来后,母妃好像又恢复成了从前那样的人,可是她却不准我靠近,甚至不准我靠近燕臻,有时候她正逗着燕臻,只要我一出现,她就冷下了脸,喝令带我过去的人把我带出去。”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母妃她再也不会理我了,王府里的人再也不会理我了,我哭了一天一夜,后来了高烧,一直说糊话,这吓坏了父王,父王守了我三天三夜,待到我醒过来后,他便把我送出了京城。”

    燕祁说到这儿停住了,云染的整颗心都揪紧了,为他心疼着,她没想到燕祁,竟然有这样悲苦的童年,看来燕王妃对燕祁不好,事情便出在燕宸的事情上,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她会查出来的,这样可以还燕祁一个公道,而且听了燕祁的话,云染更不喜欢那燕王妃了,即便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她也不该如此对待一个孩子,燕祁有什么错。

    云染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燕祁总是那么患得患失,生怕她出什么事了,因为他的世界里,只有她,他害怕再失去她。

    “燕祁,都过去了,这么多年已经过来了,现在你有我,我们以后还会有宝宝,你是我和宝宝的依靠,我们一家子会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燕祁听了云染的话,心立刻温暖如阳春三月,更紧的搂着云染的身子:“嗯,现在我有染儿,以后会有我们的孩子。”

    光是想想,他便觉得这样的人生圆满了,他知足了。

    只要有她们,他便是完整的,那些漠视他不理他的人,都无关紧要,因为他会有家人,真正与他一体的家人。

    燕祁抱着云染,静静的抬头看天上的星星,忽地一颗流星从天边坠落,云染飞快的开口:“快许愿。”

    她说着立刻闭眼睛开始许愿,燕祁一直眸光温柔的看着她,想到从此后,他再不孤单,再也不是一个人,心柔软似水。

    夜越来越深了,不过两个人丝毫感觉不到冷意,相拥在一起观看头顶上的星星。

    云染想到了自己还有一件正事没有做,忍不住轻声开口:“燕祁,等我完成了师傅交给我的使命,我们就离开这里,我带你回揽医谷,以后我们过着只羡鸳鸯不慕仙的日子,你看怎么样?”

    云染话落,燕祁立刻挑高眉望着云染,满脸的不解:“揽医谷?”

    云染看他的神情,呵呵的干笑起来,她似乎忘了告诉燕祁一件事了,若是现在告诉他会不会挨罚呢,他会不会生气呢。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我是我是?”

    “你不会是揽医谷的揽月吧。”

    燕祁开口,他想到了染儿的医术,想到她的怪脾气,再想到江湖对于揽医谷鬼医揽月的描述,心里隐隐有些猜估。

    云染立刻主动把唇奉上,亲吻着燕祁,柔媚的说道:“你别生气啊,我忘了,你别以为我故意瞒你的。”

    燕祁叹口气,这折腾人的小妖精,真是不省心啊,他俯身狠狠的缠绵的深吻着云染,直吻得云染差点窒息,他才放开她,眼睛幽光明灭,霸道的说道:“以后有事不准再瞒着我,再有事瞒着我,我可就要狠狠的惩罚你了。”

    云染立刻乖顺的讨饶:“好,下次绝对不瞒你任何事了。”

    “不过听说揽医谷乃是仙外桃源,我们去哪里生活倒是不错,我们从此后妇唱夫随,你行医来我保护你。”

    燕祁说到这个笑了起来,很是期盼。

    云染点头,揽医谷一年四季气候如春,谷中常年花开不败,确实是世间最漂亮的世外桃源,这个地方乃是她救了一个世外高人后,那个世外高人送给她的礼物,后来她给此谷命名揽医谷,又招揽了五个医术高的徒弟,她的徒弟们,个个都医术高,不过却被她一手出神入化的手术给吸引住了,甘愿拜到她的名下成为她的弟子,就为了学习她的西医手术。

    她从他们的身上学到高的中医手段,这才成就了她和揽医谷。

    “对了,你师傅交给你的使命是什么?”

    燕祁关心的询问,染儿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等到他收拾了楚家这些渣渣,再帮助染儿完成了她师傅的使命,他们就进揽医谷,从此后再不理会世间事,燕祁想到这个,愉悦的笑起来。

    云染听到燕祁的问话,心情有些沉重。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到的宝藏的事情吗?宝藏是真的存在着的,流花堂的守护任务就是把这批宝藏交到一个有为明君的手里,让他以威摄天下,让天下太平,你也看到了,眼下东炎和西雪都有些蠢蠢欲动,不管是东炎的姬擎天还是西雪的萧北野,都不是一个安份的人,他们都有着强大的野心,若是东炎和西雪成了他们的天下,天下必然生灵涂害,但若是有一个有道明君出现,以威摄天下,那么他们就不敢动了,天下可太平无事。”

    “我师傅的使命就是把宝藏送到这个人手里,帮助他威慑天下。”

    云染说完重重的叹口气,想到这个便纠结,现在宝藏在哪里她不知道,那个明君在哪里她也不知道。

    “宝藏的下落不是不知道吗?”燕祁挑高眉,云染淡淡的说道:“宝藏我倒是不担心,我师傅临死没来得及说,但是我相信,我能找到那份藏宝图,师傅总共就在几个地方生活过,眼下最关键的是找到这个有道明君。”

    云染话落,燕祁眸光深邃,认真的凝眉想着这件事,最后说道:“这事还真有点麻烦,天下这么大,到哪里去找这个有道明君呢?而且就算那人胸有仁义,不想让天下的百姓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可若是把宝藏送到此人的手上,他会不会野心澎涨,想一统天下呢,毕竟有一大笔的宝藏落到他的手上,他就有可能成为天下最有钱的君皇,有了钱,他就可以打造出天下最勇猛的铁甲神兵,若是手有铁甲神兵,什么人能抵制得住一统天下的野心呢。”

    “所以这事需谨慎,要不然我也不会如此愁了,眼下最关键的是至少要有这么一个人,可是现在根本没这个人,你说我到哪里去找这个人。”

    云染苦恼的望着暗夜的星空,若是不帮助师傅完成这么一件事,她是没办法全身而退的。

    燕祁不说话,紧抱着云染,云染嘟嚷道:“当初师傅给了我几个人的名单,其中竟然还有你呢?”

    云染玩味的说道,忽地眼睛亮了起来,抬眸望向燕祁,认真的说道:“燕祁,不如你反了楚家,夺了楚家的江山,让大宣从此后属于燕家,我把宝藏送给你如何?”

    燕祁看云染眼神晶亮,一脸激动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你把宝藏送给我,怎么就知道我没有野心呢,若是我夺了楚家的江山,又得了宝藏,心中有野心怎么办?”

    云染盯着燕祁,想着燕祁的为人,心里深深的明白一件事,燕祁虽然为人很冷漠,但是却绝对不是滥杀无辜的人,所以他当得起那个有道明君,若是他夺了楚家的江山,从此后就没人再算计他们了,而且他的能力十分的厉害,他把宝藏送给他,他定然可以以威慑天下。

    “燕祁,我看这事行,当初我师傅给我的名单中就有你,我把宝藏送给你,算是完成了师傅的心愿了。”

    云染越想越认定这个理,燕祁却直接的摇头拒绝:“染儿,我不想成为弑君叛国的那个人,即便得到了万里江山,从此后我就要顶着骂名,被人千秋万代的骂下去,我不想我和我的后代被人这样骂,所以你别想了。”

    云染听了燕祁的话,想了想倒也是这个理,若是燕祁夺了楚家的江山,从此后便要顶着弑君叛国的名声,一辈子被人诟语,就像大宣的开国皇帝楚元英一样,虽然他打下了大宣的万里江山,可是后世之人说起来,还是会说他夺人江山,不忠不孝,虽然这些话不敢明面上说,但私下里肯定有种种诟语。

    她不想燕祁染上这样的诟语,所以这件事还是另想他法。

    云染的脸上又布上了愁思,燕祁伸手抚平她眉间的纠结,温融的说道:“现在这件事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我会帮你完成这件事的,所以你别担心了,这是一件大事,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完成的事情,所以我们不要着急,眼下我们要做的事情,先收拾皇帝楚逸祺和定王楚逸霖,还有锦亲王府的世子楚文浩,若是不收拾他们,他们一定还会出手对付我们的,有他们没我们,有我们没有他们。”

    燕祁瞳眸陡的拢上了阴霾,浓烈的杀气弥漫开来,云染的注意力被转移了,没错,眼下他们还是先收拾这些混蛋,因为若是不收拾他们,他们就不会让他们过得安生,今夜那蛇形大阵,以及刺客刺杀的手笔,不出意外就是那三个混蛋搞出来的。

    “我们可以让他们自相残杀。”

    云染笑,燕祁点头:“没错,就让他们自相残杀好了,等到他们两败俱伤了,我们可以捧逍遥王上位。”

    虽然逍遥王为人懦弱,但是有朝堂上的朝臣扶持着他,应该不会出大问题,而且最关键的是逍遥王上位,燕云两大王府不会有事,他们就可以安心的退出大宣,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暗夜之下,两个人笑了起来,天幕之上,星星黯淡了下去,月亮西移,天快亮了。

    燕祁抱着云染,笑着说道:“我们回去睡一会儿,今天可是你回门的日子,我陪你回云王府。”

    “行,”云染打了一个哈欠,窝在燕祁的怀里,任凭他抱着她一路施展了轻功往下,直奔燕家的别院房间休息。

    ……

    今日乃是云染回门的日子,一大早云王府的人便忙碌了起来,整个王府一片喜气洋洋的。

    先前公主失踪了,整个云王府都死气沉沉的,王爷的火气特别的大,现在公主回来了,王爷的脸色又好多了,所以王府的下人满脸的笑意。

    一早起来忙碌着招待公主的事情。

    三小姐云挽霜指挥着人各处布置着,又一遍遍的叮咛厨房的人准备公主喜欢吃的东西。

    最后看着所有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才有空休息一会儿。

    前面管家已经派人传了话进来,公主的车驾马上就要到王府门前了,云挽霜立刻指挥着王府的人一起前往云王府的门外迎接郡王的车驾。

    云紫啸早早在府门外迎接着了,看到云挽霜领着王府的姨娘,丫鬟婆子一起到府门前迎接郡王夫妇的车驾,云紫啸忍不住笑起来,走过来拉着云挽霜赞道。

    “霜儿,你越来越有女主人的风范了,日后嫁往婆家去,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

    云紫啸的话,使得云挽霜的眼神有些暗,满脸的不自在,云紫啸立刻看出来了,关心的问道:“霜儿,你怎么了?”

    云挽霜正想说话,门外,有下人冲了进来,激动的禀道:“燕郡王和郡王妃的车驾到前面的街口了。”

    云紫啸一听,立刻激动的放开了云挽霜的手,转身往外走去,身后云挽霜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想到先前自个的祖母和她所说的话,她就心情不畅,不过今儿个大姐姐回来了,她找机会和大姐姐说道说道。

    云挽霜最近相中了一个人,乃是京兆府宋大人的长子宋延玉,宋延玉不像京中的名门公子那般纨绔不化,为人十分的谦逊,而且洁身自好,目前京兆府内一个女人没有,而且此人十分的尊重女人,先前云挽霜和他相遇,他并不知道云挽霜乃是云王府的小姐,对她颇有好感。

    不过京兆府和云家差的可不是一阶半阶,云挽霜若是嫁给宋延玉算是低嫁,这需要的不是一点半点的勇气,最关键的是云家的人是否同意,云此啸倒是无所谓,可还有个老王妃,老王妃先前中风,现在差不多好了,之前她特别的叫了云挽霜过去,透露了一个消息给她,京中几家豪门想娶云挽霜。

    随着云染嫁给燕王府,燕云两大王府紧密相联,云家的身份更是水涨船高,京中好几家都想娶云王府的女儿,云挽霜又是嫡出的身份,更是各家公子求娶的对象。

    老王妃已经相中奉国将军府蓝家的嫡子,蓝家手握京师大营南五营的兵将,可谓位高权重,云挽霜嫁进蓝家,没有辱没云家的身份。

    可是云挽霜并不想嫁给蓝家的公子,她不喜欢那个家伙。

    王府门外,燕王府的车驾已到门前,枇杷和柚子二人率先下来到马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03章踩碎你的鼻梁骨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03章踩碎你的鼻梁骨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