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40章招魂燕郡王发怒

    房间里,云染听了广元子的话,飞快的开口问道:“广元子,这勾魂眼是什么样的禁术,可有办法替燕郡王招回魂魄。”

    广元子认真凝眉想着,恭敬的回云染的话:“回公主,老衲可以替燕郡王招魂,不过勾魂眼,乃是禁术之中很厉害的一招勾魂术,每使一次可折损十年的寿元,十分的霸道厉害。”

    “你说使这勾魂眼,使用一次折损十年的寿元。”

    云染眼里拢着冰雪般冷冽的寒芒,荣德这个贱人为了得到燕祁,倒是费了不少的心思,使用一次折损十年的寿元,这样的事情她也做,果然够疯狂。

    不过幸好广元子可以替燕祁招魂,云染松了一口气:“那还等什么,立刻动手替燕郡王招魂啊。”

    她恨不得燕祁立刻好起来,这样她就不用担心害怕了。

    广元子却摇头了:“回公主的话,虽然老衲可以替燕郡王招魂,但是现在却缺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还阳草,”广元子话落,房间里云染愣住了,关于这还阳草她是听说过的,生长在奈河桥边,鬼魂经过的时候,若是抓一棵还阳草含在嘴里,还魂之后可记得前世的事情。

    可是现在她要到哪里去找那还阳草啊。

    “广元子,这还阳草要到哪里去找啊?听说这种草只长在奈何草边。”

    广元子抱拳摇头:“公主想多了,这还阳草喜欢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天性喜冷,高山绝壁的寒冷之地就会生长这种东西。”

    广元子想到这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此处往北,大约千里之遥有一座地势陡峭的绝壁悬崖,名望夫崖,此崖地处偏冷地带,一年有一多半的时间在下雪,老衲猜测,那里必然有还阳草。”

    “望夫崖?”云染蹙眉,这个地方她还真没有听说过,不过既然知道这座崖上有还阳草,她必须立刻启程前往望夫崖。

    云染起身:“我立刻前往望夫崖走一趟。”

    门外云紫啸走了进来,先前他在外面已经听到广元子和云染的话了,所以立刻沉稳的开口:“染儿,父王带人前往望夫崖去找这还阳草,你留在王府里照顾燕祁。”

    云染一听云紫啸的话,立刻拒绝了:“不行,我亲自带人过去找这还阳草。”

    她说完望向身后的广元子:“你把还阳草绘出来给我看一下。”

    她压根不知道还阳草长的什么样子。

    广元子应声去找了笔墨纸张过来绘图,很快绘出一棵还阳草来。

    云紫啸看云染坚持要一个人去,直接的不同意:“染儿,还是让父王去吧。”

    云染沉稳的坚持:“父王,你在王府里替我照看着燕祁,不要让人把他带走,还有多加派人手防守这院子,不要让人动了他。”

    “你?”云紫啸还想说话,云染伸手接过广元子手中的图来,她一刻也不想耽搁,转身便往外走去,身后的广元子叫住她。

    “公主。”

    云染停住脚步望向身后的广元子:“怎么了?”

    “务必要在十五天内赶回来,因为这十五天是招魂大术最好的时机,或是错过了这十五天,老衲没有把握能招回燕郡王的魂魄,以后他很可能就会成为这样无魂无魄之人。”

    云染一震,身子一软,十五天的时间,千里之外的望夫崖,她一刻也不能耽搁,必须马不停蹄的赶路,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赶一个来回:“好。”

    云染沉声应,一刻也不耽搁的闪身往外走去,云紫啸跟着她往外走,看云染态度坚决,他知道他想阻止都没用。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他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若是染儿决定做的事情,别人阻止也没有用。

    云染立刻召集了龙一龙二等五名暗卫,又带了燕祁的五个手下,一路悄悄的离开大宣的梁城,直奔千里之外的望夫崖而去,不过她临行前吩咐云紫啸,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要泄露她离京的消息,因为若是有人知道她离京,说不定会派人追杀她。

    京中一切如常,云王府大门紧闭,任何人都不见,闭门谢客。

    云染一行人马不停蹄的一路直奔北方的望夫崖,路上除了吃饭停下休息一会儿,再没有半点耽搁的时候,风尘仆仆,马不停蹄的赶路,最后只用了六天多的时间赶到了望夫崖。

    望夫崖之所以如此得名,乃是山顶上有一人形巨石,遥望远方,那人形巨石看上去很像一个女子的容貌,所以后世之人便把此崖称为望夫崖。

    云染等人停在山脚下,抬头望头顶上方的望夫崖,连绵起伏,高耸入云,一座座奇峰突兀耸立。

    虽然现在只是九月份的天气,但这里的气温较之大宣的梁城,偏冷很多。

    山崖之下,众人打量了一会儿望夫崖,十个人一起望向最前面的护国公主云染。

    此时的云染因为一连串的打击,再加上日夜不停的行路,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脸色苍白,眼里有红红的血丝,看得身后的一干人心疼,龙一飞快的上前沉声说道:“公主,我们比预期的时间早到,不如今天不上望夫崖,今晚就在崖下休息一晚,明天再上望夫崖找还阳草,如何?”

    云染如何同意,直接的摇头拒绝了。

    “立刻上山,我们一定要抢时间,只有尽快拿到还阳草,我才会放心。”

    她的嗓音有些暗哑,但是态度坚决,沉稳的指挥着身后的数名手下:“你们过来。”

    十个人走过来,云染取了还阳草的图纸出来,示意十人过来观看。

    “待会儿我们两三个人一组,分开寻找,若是谁找到还阳草,就打一声飞啸。”

    十人同时的应声:“是,公主。”

    云染当先一步,施展了轻功往山上跃去,龙一和龙二两人飞身紧跟上云染,其余人自动自的组队,一个个纵身往山上跃去。

    很快数道身影没入了祟山峻岭之中。

    望夫崖的山脚下,还没有山崖之上冷,山崖之上,冷风侵袭着每个人,个个感觉到了寒意侵体,龙一和龙二二人紧随着云染的身后,忍不住担心:“公主,你冷不冷?”

    云染却感觉不到冷意,整个人很兴奋,因为她想到了广元子所说的话,这还阳草天性喜冷,这么冷的地方,肯定能找到这种东西。

    “别管冷不冷了,你们还是注意寻找还阳草吧,找到这种东西,我们就可以迅的下山了,这个地方,若是晚上待着,只怕能冻死人。”

    云染说完,身形再次的飞纵,一路直往山上的悬崖峭壁纵去,一处一处细心的寻找着。

    龙一和龙二不再多话,紧随着主子,一排三人一边攀崖而上,一边认真的寻找还阳草这种东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天边已经拢上了青暮的色彩,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

    青峰悬崖之上,一个个身影成了小小的黑色斑点,隐于群山之间。

    忽地一声冲天而起的啸声响起来,云染和龙一龙二等人不由得惊喜,飞快的抬头往啸声起的方向望去,只见那位置乃是他们的西南方,三个人相视一眼,笑了起来。

    “有人找到了还阳草,真是太好了,走。”

    她身形一纵,施展轻功直往西南方向奔去,身形灵活好似山间的猿猴一般,后面的龙一和龙二紧随而上,跟着云染直往西南方向纵去。

    三个人像猿猴似的纵身滑过山林,借着悬崖峭壁之上的青色藤蔓,身形迅的往前纵去。

    眼看着就到了西南方位,前方已有说话声响起来:“这是还阳草,真是太好了,终于找到了。”

    云染听了这话,立刻高兴的笑了起来,身子一纵再次的往前纵去。

    正在这时,变故忽地生了,山崖顶壁之上忽地一张黑色的大网从天而降,当头往云染的身上罩来,身后的龙一和龙二一看到这突生的变故,不由得脸色陡变,大声叫起来:“公主,小心。”

    这一声叫,使得西南方向的逐日等人脸色全都变了,飞快的收起还阳草,闪身纵了过来,逐日等人纵身而出的时候,也看到了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的往云染罩住,所有人脸色变了,同时的惊呼出声。

    “公主,小心。”

    云染此时已知危险,腰间的软剑一出,对着那大网挥了过去,而身后的龙一和龙二已经滑了过来,两人运力对着那大网袭击了过去。

    他们一动,山林间忽地窜出数道身影,齐齐的直扑扑云染等人而来。

    云染迅的持剑往后退,周身瞬间拢上了杀气,瞳眸森冷的瞪视着从山道间忽然窜出来的数名黑衣人,森冷阴鸷的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她看得明白,这些人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她,他们想杀她,可是她想知道这些忽然冒出来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云染话落,那些黑衣人并没有理会她,个个持剑便上。

    个个武功很厉害,云染立刻取了自己身上的毒粉,对着那些人挥了过去,那些人十分的了解她,一看到她洒毒粉,动作迅的取出了一个防毒的面罩罩上,然后再次的持剑而上。

    此时,龙一龙二还有逐日等人已经闪身奔到了云染的身后,龙一沉声说道:“公主,来者不善,我们护送你离开吧。”

    逐日也开口:“公主,我已取到还阳草,你带了还阳草回大宣梁城去救郡王吧,我们垫后。”

    云染周身拢着冷霜,森冷的开口:“这根本不可能。”

    她看得很清楚,这一次对方的人手很多,不但人多武功厉害,而且很了解她,对方的目标是她,连她擅于使毒这样的事情都知道,所以就算龙一龙二和逐日等人护她突围,只怕她也出不去,这些人这一次是想要她命的。

    云染瞳眸折射出嗜血的暗芒,飞快的想着,究竟是谁指使了这些黑衣人过来的。

    皇帝,定王,还是荣德那个贱女人?

    云染心中想着,眼看着那些黑衣人刺剑而来,她飞快的命令身侧的身下:“逐日,你带着还阳草,突围出去,把还阳草送回京都梁城去,救你们家郡王一命。”

    逐日一听,脸色陡变,直接的拒绝:“不。”

    “这是命令,今儿个对方人太多,他们想要的是我的命,你们十人护我突围都没有用,我是出不去的,你们若是坚决留下,只不过害死了你们家郡王,活一个算一个,不要两个人都死了。”

    云染说完,那些黑衣人,已经纵身而来,这些人十分的有规化,几个人一组,逐步的分散开云染和身侧的数名手下,几个人一组的围击他们。

    云染本来就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再加上连日的坐马不休息,此时整个人已是极累的了,没想到还遭遇这些黑衣刺客刺杀,整个人频临失控,但是她还知道眼下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护逐日突围出去,至少,至少要有一个人活着。

    她就算死,至少也要做一件事,救活燕祁。

    云染身上的内力陡的爆开,一剑断魂爆出强大的煞气,她破开层层的包围,直往逐日那边撞去,一路挟风带雨的杀气,软剑划开逐日身侧的包围圈,那些挡住她去路的黑衣人,皆被剑气所伤,剑气所到的地方,道道血痕,那些黑衣人,急的后退,云染持剑冲到逐日的身边,低声吼起来:“逐日,走,你再不走,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此时天色已暗了下来,林间一片幽暗,逐日还想说什么,云染的声音粗嘎再次命令:“你是不是想你们郡王死。”

    逐日咬牙,下唇一边血迹,都感觉不到疼痛,此刻他心中更痛。

    身后的四周,黑衣人再次的包抄了过来,云染再次的命令逐日:“你带三名手下突围,我们替你断后。”

    她不走,这些黑衣人就不会走,若是她走,这些黑衣人不会放过她的。

    云染话音一落,命令身侧的龙一和龙二:“护逐日突围。”

    一言,身侧的几个人都爆了身体本能的极限,强大的劲气爆开来,山林间劲气爆破,如惊雷似的炸开了。

    逐日双瞳血红,想也没想的命令身侧的三名手下:“突围。”

    三道身影伴随着逐日闪身冲破黑衣人的屏障,而云染和龙一龙二等人迅的拦截住这些黑衣人,虽然又有几个黑衣人紧随而去,但大部分还是被她们留了下来。

    剩下的几个人像疯子一般的展开自己的极限,个个疯狂的往黑衣人扑去,浴血而战。

    云染手中的一剑断魂,更是毫不留情的朝着这些黑衣人招呼了过去,暗夜之中,一场嗜血的围巢在山林间无声的进行着。

    云染虽然武功厉害,但是连日的劳累,使得她力不从心,她一边挥剑和这些黑衣人对战,一边飞快的想着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她从云王府带人悄悄的出来,根本没有人知道,父王不会泄露她的行踪的,现在想来,还有一个人可能知道她的行踪。

    荣德公主楚韵宁,但楚韵宁现在还在京中盯着燕祁,她现在整个身心都在燕祁身上,所以她不会派人前来围巢她的,如果她不能来,她就会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这个人是皇帝?她和皇帝已经生份了,那么就是另外一个人,定王楚逸霖。

    云染想到这个,陡的对着山林叫了起来:“楚逸霖,你个渣人,有本事派人围巢本宫,怎么做缩头乌龟躲起来,有本事你出来啊。”

    云染不能十分的确定这派人围巢她的人就是定王楚逸霖。

    因为定王楚逸霖手中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大批的高手了。

    所以她这一声是抱着试探的口气叫的,不想她话一落,山林间便响起一道回应。

    “云染,你个贱人,你也有今日啊,就让本王亲自来了结你的这条贱命吧。”

    一道身穿黑色锦衣的身影,穿透黑暗的夜幕,手持长枪破空而来,一枪直挑云染的眉心。

    他在这女人手里吃了多少次亏,这一次定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云染一看到长枪击来,身形迅的避开,手中的一剑断魂迅的顺着长枪往上袭卷,她冷笑着望向定王楚逸霖。

    “楚逸霖,今日本宫若是不死,你楚家一个个都别想好过。”

    楚逸霖仰天一笑:“哈哈,那也要你有这个机会。”

    楚逸霖笑声完,瞳眸陡的嗜血,飞快的朝着身后随着他出来的一部分手下喝令:“杀,给本王杀了她,让她死无葬身之地,我看她还狂妄什么,想让本王死,下辈子吧。”

    楚逸霖往后面一退,身后再次涌出数名高手,这些高手陡的一运力,一道强大的劲风,铺天席地的朝着云染袭来,云染身力疲惫,再禁不起这样的折腾,身子被强大的劲风袭击,打飞了出去,胸中血气激荡,哇的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她的身子直往悬崖之下飞去。

    山风吹拂开她的墨,她睁着一双明媚的眼睛,抬眸望着黑暗,那里好像有燕祁的眼睛正望着她。

    染儿,爷会疼你一辈子的,一辈子宠你的。

    燕祁,对不起,我恐怕没有那福气享受你的一辈子了,你要保重好自己。

    她的眼睛慢慢的闭上,在闭上眼睛的一瞬那,她听到耳边有咆哮声怒吼起来,穿透层层的夜幕响在她的耳边。

    “楚逸霖,你不是答应了本宫,不杀她的吗,你不是说让本宫带她回东炎的吗?”

    云染笑了,原来真相竟是这样的,楚逸霖手里之所以有这么多的高手,不仅仅是因为他手中有人,而是他和东炎的姬擎天联手了,两人联手围击了她,这真是太好了啊,若是本宫不死,不会放过你们两个人的。

    云染被击伤坠落悬崖,那些和黑衣刺客杀成一团的人也个个受伤了,龙一和龙二都受了不轻的伤,看着眼前的局面,他们要想逃脱出去,只怕不可能,既如此不如陪着公主一起葬身在这望夫崖之中吧。

    龙一和龙二二人纵身跃下望夫崖,身后的另外几名受了伤的手下也纵身往望夫崖下跳去。

    山风吹拂着悬崖,呜呜着响,鬼哭狼嚎一般的泣声,似乎是谁在哀鸣。

    山崖边,有两个人狠狠的打斗成一团,数名黑衣手下静默的立在一边,望着那两个疯似的打成一团的人。

    定王楚逸霖的身手比起东炎太子姬擎天差一些,所以一会儿的功夫,便吃了姬擎天几拳,身上脸上多处受了伤。

    楚逸霖一边后退一边沉声叫起来:“姬擎天,你疯了,那个女人死了就死了,这世上难道还少女人吗?”

    “我是疯了。”

    姬擎天怒吼,只要一想到云染坠崖而亡,他就心痛,就想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140章招魂燕郡王发怒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140章招魂燕郡王发怒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