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39章禁术勾魂眼

    云染背着燕祁,一边走一边说,逐日和龙一龙二差点听哭了。

    不过燕王妃和燕臻却没有这份感触,他们只觉得火大,燕祁乃是燕王府的人,云染竟然打算把他带走,这是不是太狂妄了,太目中无人了,而且竟然还说谁敢拦就杀谁,他们倒要看看这女人有多大的本事。

    燕臻见逐日不理会他,竟然信奉云染的话,一双眼睛别提多阴鸷了,陡的朝着房间外面的侍卫大喝:“来啊,给我把护国公主拦下。”

    燕臻一喝,门外数名侍卫闪身直奔云染等人而来。

    当然这些人都是燕臻手下的侍卫,燕祁的手下侍卫并没有动。

    护国公主可是未来的郡王妃,他们拦她,又不是找死。

    此时云染已背着燕祁走出了房间,站在长廊玉阶之上,她抬眸看着屋外持刀拦住去路的侍卫,幽幽如鬼魅似的声音响起来:“给我杀,谁拦杀谁。”

    她话音一落,看也不看面前的这些人,背着燕祁,一步一步的下石阶,周身的煞气,瞳眸血红,那仿似踏血而来的鬼魅气息,使得那些侍卫害怕的往后让,燕臻看了忍不住火大,叫起来:“你们还不拦下她。”

    侍卫终于又冲了过来,这一次不用云染说话,身侧的龙一龙二还有暗处隐着的龙七龙八龙九等五个人闪身直奔这些人,手中长剑如爆开的劲花,直朝这些侍卫招呼了过去。

    同时,逐日和破月二人相视一眼后,沉稳的朝着身后的手下命令:“上,谁若是胆敢拦护国公主,杀,一个不留。”

    逐日和破月二人话一落,身后的燕臻忍不住脸色难看,朝着逐日叫起来:“逐日,你疯了,你别忘了你是燕王府的人。”

    燕臻以为即便逐日不拦着云染,至少也不应该出手对付燕王府的人,他可是燕王府的人。

    逐日飞快的开口:“我们是爷的人,不属于燕王府。”

    燕王府算个什么东西,难道爷出事,他们会听信燕王府的人吗,对不起,他们一个也不会听。

    燕臻的脸色瞬间黑了。

    前方,龙一龙二逐日等人联手,杀燕王府的侍卫想砍瓜剁菜一般的容易,眨眼的功夫便打伤了数名侍卫。

    身后的燕王妃冷眼望着这一切,最后咬牙沉声命令:“住手,让她们走。”

    燕王妃话一落,萧玉婷不由得叫起来:“姑母,怎么能让她带走大表哥呢。”

    燕臻却已经不再说话,一挥手,王府的侍卫赶紧的往后退,云染看也不看任何人,背着燕祁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去,一路离开墨沁院,前往云王府而去。

    长街寂静,丹桂落了一地,夜风卷起无数花瓣,昏黄的灯光拢着满目清冷,那纤瘦的影子被拉得又长又孤寂,小小的身子使命的背着肩上的男人,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身后跟着无数的人,踏地无声,个个眼里肃穆而沉痛。

    最后走在后面的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上前沉声说道:“公主,把爷交给属下来背吧。”

    云染瞳眸冰冷,嗜暗的冷喝:“滚开。”

    逐日和破月二人退了开来,心痛的一言不吭,一众人一步一步的从燕王府走回了云王府。

    暗夜的街道一角,有人睁着一双幽暗的眼睛,盯着前方的一众人,唇角是狰狞得意的笑:“云染,我倒要看看你还会不会要这样的一个男人,但愿你自始至终都是如此的深情厚意,而不是嫌弃。”

    云染背着燕祁,既没有运用内力,也没有把燕祁交给别人,愣是自己背着燕祁,从燕王府一路背回云王府,路上她时不时的说一句。

    “燕祁,你要早点好起来,要不然就错过我们的大婚了。”

    “燕祁,若是错过了大婚,以后你再想我嫁给你,我不会嫁了。”

    “燕祁,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

    可惜背上的人根本没有反应,睁着一双涣散的眼睛,茫然如痴儿。

    云染把燕祁一路从燕王府背进了云王府,安排进了以前燕祁所住的院子。

    寂静的云王府里,很多人被惊动了。

    云紫啸和大长公主领着人赶了过来,看着床上的燕祁,和哭得伤心的云染,云紫啸和大长公主不由得心疼的开口:“染儿,这是怎么了?”

    大长公主更是上前一步伸手搂着云染:“云染,生什么事了,这么伤心,燕祁这是怎么了?”

    云染抬眸望着云紫啸和大长公主,哽咽着:“燕祁,他不知道怎么了,既没有受伤,也没有中毒,可是好好的竟然变成这样了,我不知道他倒底怎么了?”

    大长公主搂着她,拍着她的背:“别急,别急,不会有事的,一定会治好他的。”

    云染伏在大长公主怀里,云紫啸望向床上的燕祁,现这家伙睁着一双眼睛,眼神涣散,好像傻子似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这神情怎么跟中邪了似的,云紫啸飞快的开口:“难道是中邪了,一定是这样的,染儿,你别担心,他应该是中邪了。”

    云紫啸话落,云染陡的推开了大长公主,尖叫起来:“我知道是谁害的他,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云染想起了定王楚逸霖,楚逸霖先前所说的话,历历在目。

    云染想到这个,飞快的冲出了房间,一出房间命令外面的暗卫龙一等人:“跟我走,我要杀了楚逸霖这个渣人,定是他,定是他动的手脚。”

    云染说完动作俐落的一挥手,领着龙一和龙二等人往外奔去,逐日也领着数名手下跟着云染一起往外走。

    云紫啸和大长公主不由得脸色变了,飞快的冲出来阻拦。

    “云染,你不要冲动,你这样去定王府,会吃亏的。”

    若是云染一怒杀掉了定王,皇帝一定会下旨除掉她,这样的结果是最中皇帝心意的。

    他们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何况这件事究竟是不是定王做的,还不知道。

    不过云染此时整个人快疯狂了,根本不理会身后的云紫啸和大长公主,领着一帮人闪身没入了黑暗,直奔定王府而去。

    大长公主心急的望向云紫啸,命令道:“快,你去阻止云染,不要让她杀掉定王,若是她杀了定王,皇上一定会拿她问罪的。”

    云紫啸应了一声,转身便走,走了几步停住回望向大长公主:“长公主请留在这里照顾燕祁,若是燕祁出了什么事,只怕染儿她?”

    她非疯了不可啊。

    大长公主尊重的点头,挥手让云紫啸赶紧去。

    云染领着一帮人迅的赶到了定王府,劫了一个王府侍卫,问清了定王楚逸霖所住的院子,一直杀将了进去。

    暗夜之下,往日巧笑嫣然的女子化身成为一个从地狱窜上来的杀神,见谁杀谁,一路朝楚逸霖的房间杀去。

    “楚逸霖,你个渣人,给本宫出来,本宫今日定然要杀了你。”

    定王楚逸霖此时已经听到外面的动作,早穿衣领着人出来,一眼看到自己的院子里,正疯狂杀人的云染,定王爷的脸色瞬间黑了,瞳眸暗沉好似万丈深渊,怒吼起来:“云染,你个贱人,竟然带人杀到我定王府来,你以为本王怕你吗?”

    “怕不怕我不要紧,现在你赶快给本宫交出来,你究竟给燕祁使了什么手脚。”

    眼下最要紧的是查清楚燕祁究竟中了什么诡计,才会让他好似傻子一般的失了心魂,一点感觉都没有。

    定王楚逸霖一愣之后,冷喝:“本王对燕祁使了什么,本王什么都没有做。”

    “你个渣人,敢做不敢当,你既然对燕祁使了脚,还怕别人知道吗,今日你若是不交出使出什么法子害了燕祁,本宫今日就和你拼了这条命。”

    云染话一落,手中软剑一挥,软剑划出一道银芒,她身形一纵,如流星似的疾射向定王楚逸霖,楚逸霖的脸色陡变,飞快的从身侧的侍卫手中拔出了一柄宝剑,狠狠的挡了过去,沙沙的响声不断,云染的一剑断魂,因为她的煞气,此时充满了强大的煞气,那煞气岂是定王楚逸霖手中的普通长剑可以比的,所以沙沙之声过后。

    咣当一声,定王殿下手中的宝剑断了,而云染挟着强劲霸道的杀气直往楚逸霖迫来,软剑直逼楚逸霖的脖劲。

    楚逸霖脸色飞快的变了,使足了内力,陡的大喝一声:“疯子。”

    内力爆开,撑开了云染的长剑,虽然避开了这一剑,可是因为双双内力过猛,只震得定王殿下心中血气往上涌,一口血便溢出了唇角,他倒退几步站定,指着云染怒吼。

    “云染,你竟然胆敢领着人来定王府杀人,你个贱人,你以为本王怕你不成。”

    定王楚逸霖话一落,陡的运力再次的朝着云染横扫了过来,这一回定王殿下也来了气,周身充满了杀气。

    云染毫不退让,软剑一挥再次的挟着强大的煞气往定王身上裹来,此刻的她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拼命三郎似的杀法,她一边和定王打一边喝叫起来:“你说,你究竟对燕祁做了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本宫可以保证,不为难你,若是今日你不交待出来,本宫定然杀得定王府一个片甲不留。”

    浓烈的杀气冲天而起,定王被云染追杀得有些狼狈,一边打一边退,森冷的怒吼:“本王再说一遍,本王没有对燕祁做什么,那个男人怎么了,是伤了还是死了,让你这么抓狂。”

    “你竟然还敢狡辩,”云染手中的一剑断魂狠狠的的扬起,一道嗜红的剑虹,从暗夜之中划破,挟风带浪的直奔定王奔来。

    定王身形一纵,迅的避开,可饶是这样,他还是被剑气扫到,身上的长衫片片裂开,定王楚逸霖的脸色变了,这个疯子不会真的一怒杀掉他吧,事实上他的武功不输于这女人,可是她手中的那把软剑太厉害了,实在不是寻常的宝剑可以对付的,所以他吃了这宝剑的亏。

    云染一剑未中,再次的身影飘了过来,直追着定王楚逸霖:“楚逸霖,若是你不交出使了什么法子害的燕祁,本宫一定要杀了你。”

    云染话落,定王狼狈的吼叫起来:“本王是派人想杀他的,可是今晚本王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呢,所以他是死是活和本王无关。”

    这里打斗声已经惊动了定王府里的人,各处的人慌乱成一团,王府的管家早派侍卫去报官了。

    云紫啸已经领着人赶了过来,一路闯进了定王楚逸霖所住的院子,只见院子里很多人被云染的手下打伤了,而定王殿下正一路狂窜的逃避开云染的追杀,云染就跟疯了似的追杀着楚逸霖。

    云紫啸身形一窜,直奔云染而去,他飞身挡在了云染的面前,沉声喝道:“染儿,你醒醒。”

    云染正挥剑追杀楚逸霖,被云紫啸当头一喝,手中的软剑一收,痛叫起来:“父王,一定是他派人给燕祁使的手脚,我要杀了他。”

    “你杀了他,燕祁就能活了,眼下是想办法查清楚燕祁究竟是怎么了,然后治好他,而不是追杀定王楚逸霖。”

    “若是你杀死了他,皇上不会放过你的,那燕祁怎么办?”

    云紫啸的话,使得云染清醒了过来,杀定王不急,眼下最要紧的是查清楚燕祁究竟是怎么了,他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子,她要救他,他们还有二十多天便大婚了,他们一定会大婚的,一定会的。

    云染想到这个,总算收手不再追杀定王楚逸霖,不过一双瞳眸依旧嗜血的盯着楚逸霖,一字一顿的开口:“楚逸霖,你给本宫记着,若是燕祁有个三长两短的,本宫不会放过你的。”

    楚逸霖抓狂的吼叫:“本王说了,今晚不是本王动的手脚。”

    云紫啸沉声说道:“定王,你确定今晚真的不是你动的手脚。”

    “本王再说一遍,不是本王动的手脚,”定王说完狼狈的喘着粗气,望着那快入魔的女人。

    云染已经转身往外走去,身后的一干手下随着她转身往外走,云紫啸赶紧的跟上云染的身子,生怕她再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

    定王楚逸霖眼看着云染一干人离开了,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一抬眼看到自己的院子里遍地狼籍,自己的手下侍卫倒了一地,定王爷恼羞成怒的大叫:“云染,本王一定要进宫禀报皇上,你竟然私闯定王府,还打伤了我定王府这么多的人。”

    前面一众人已经走到了门口,为的云染一听到楚逸霖的话,掉转身恶狠狠的望过来,冰冷一字一顿的说道:“若是燕祁出什么事,本宫不介意连你也杀了,你给本宫等着。”

    “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本王说了今晚的事情不是本王动的手脚。”

    楚逸霖大骂,云染已经转身带着人离开了,一众人回云王府。

    路上,云紫啸沉声开口:“染儿,父王觉得定王说的好像是真的,今晚燕祁的事情,好像不是他动的手脚。”

    “如果不是他,又是何人动的手脚?”

    云染沉声,云紫啸心痛的说道:“不管是谁动的手脚,眼下先查清楚燕祁究竟中了什么邪,只有查清楚他中了什么邪,我们才可以对症下药的治好他,眼面前的事情,治好他是要的,至于别的都是次要的,只要燕祁好了,再来查这背后的指使者,到时候慢慢的收拾他。”

    云染把云紫啸的话听进去了:“好。”

    一众人又直奔云王府而去,燕祁的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破月领着两名手下侍卫守着,云紫啸不由得错愕,飞快的问破月:“大长公主呢?”

    破月飞快的禀道:“先前大长公主一直在照顾郡王,可是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忽地脸色十分的难看,她吩咐了属下等好好的守着郡王,自己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云染没理会云紫啸和破月的话,她心里难过,一步步的往燕祁的床前走去,她走到床前,伸手握着燕祁,此时燕祁依旧睁着一双眼睛,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魔怔了一般,没有一点的意识。

    “燕祁,你倒底怎么了,你告诉我,你倒底怎么了?”

    云染心痛的低喃,看燕祁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只觉得自己心中紧窒,呼吸都困难了,最后把脸埋在燕祁的大手里,一动也不动。

    忽地她想起了定王楚逸霖所说的话,今晚不是他动的手脚,她想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光镇定,并没有丝毫的心虚,难道今晚燕祁的事情并不是定王动的手脚,如果不是定王,那么是谁。

    云染的思绪,此刻奇异的清晰,从头开始盘查,一点一滴,慢慢的回到了她进入燕王府,那些画面一一从脑海中闪过,忽地一人定格在她的脑海里。

    荣德公主楚韵宁,燕祁从宫中回来遇刺,怎么恰好荣德公主楚韵宁经过呢,这是不是太巧了。

    如果说今晚对燕祁动手的真不是定王,那么最值得怀疑的就是皇帝和楚韵宁,皇帝在宫中,暂时不说是不是他动的手脚,但是楚韵宁却是在现场的,怎么会这么巧呢。

    云染眼神陡的冷了,想到一件事,破月说,大长公主先前怒气冲冲了出去了,她不会是想到了什么吧,如若真是这样,大长公主此刻有危险。

    云染一想,心中不由得着急起来,飞快的唤了龙一龙二,还有逐日等人:“你们立刻从这里前往荣德公主的府邸去寻找大长公主,大长公主很可能有危险,快去。”

    龙一龙二和逐日等人领着几名手下闪身没入了黑暗。

    房里云紫啸忍不住紧张:“染儿,大长公主怎么了?”

    云染抬眸望向云紫啸,眸光深幽,沉重无比的说道:“但愿大长公主一点事没有。”

    想到大长公主对她的关爱,从她的身上,她甚至感受到了母爱,她不想大长公主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

    云染说完掉望向床上的燕祁:“如若说今晚对燕祁动手脚的不是定王楚逸霖,那么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荣德公主,先前大长公主在这里守着燕祁,忽地怒气冲冲的出去了,这说明她有了怀疑,怀疑到是谁害的燕祁了,所以她去找那人了,若今晚的事情真是那人做的,岂会让大长公主活着,所以此时的大长公主十分的危险。”

    云染话一落,云紫啸的脸色难看了,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

    大长公主乃是先帝的长姐,他和先帝感情很好,过去大长公主待他和燕王爷燕康就像自己的弟弟一般,所以云紫啸不希望她有事。

    床前,云染紧握着燕祁的手,在心中轻轻的祷告着,大长公主千万不要有事才好啊。

    房中一片寂静,没人说话,直到门外脚步声响起来,龙一的声音飞快的响起来:“公主,公主。”

    云染赶紧的放开燕祁的手,飞快的起身冲了出去,只见龙一的身后,龙二手中抱着大长公主,大长公主脸色一片惨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唇角溢出血来,她胸前中了一刀,身上多处受伤了,此时一点动静都没有。

    云染的心沉到谷底,身子忍不住轻轻的摇晃了两下,今晚一连两次打击,差点没有击挎她。

    身后云紫啸上前一步扶着她,满脸担心的唤道:“染儿。”

    云染咬牙清醒了一些,沉声命令龙二:“立刻把大长公主抱到她的院子里去,我要立刻救她。”

    她说完望向身后的云紫啸:“父王,你守着燕祁,我去救大长公主。”

    “嗯,”云紫啸看云染心痛心碎,他也不好受,飞快的说道:“染儿,你别担心,个个都会没事的。”

    云染没说话,大踏步的走出去,一边走一边命令身后的枇杷:“去把我做手术用的所有东西全都取到大长公主住的地方,另外让荔枝过来替我打下手。”

    枇杷和柚子两个人定力还不够大,面对这血腥的场面,她怕她们害怕,所以让荔枝来。

    荔枝以前干过这件事,所以和她配合很默契。

    “是,”枇杷直奔云染住的地方,云染则和龙一龙二等人一路带着大长公主,进了大长公主住的院子。

    余嬷嬷和两个丫鬟一看到大长公主这样的情况,三个人不禁失声哭了起来,云染脸色冷沉的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139章禁术勾魂眼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139章禁术勾魂眼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