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37章反败为胜母爱伟大

    云王府门前,定王府的侍卫队长,脸色黑沉而难看,一看到云染出现,粗嘎着嗓音开口:“护国公主,我家王爷有请。”

    云紫啸的脸色立刻不好看了,沉声喝道:“你们什么态度啊?”

    定王府的侍卫队长本想火,再一想对方的身份,还有云染的能力,最后不吭声了,语气温和一些:“禀云王爷,我家王爷有请护国公主前往定王府一趟,请王爷不要让为难小的们,小的们也是听命行事的。”

    云染因为担心宋晴儿,所以没有过于计较那侍卫队长的态度,回身望了一下云紫啸:“父王,我去定王府走一趟。”

    “父王陪你一起走,我倒要看看定王楚逸霖搞的什么名堂。”

    云染没有说什么,现在还是去看看定王府生了什么事。

    一众人上马车,直奔定王府而去。

    定王府的清风轩,此时灯火明亮,青竹在夜风中簌簌生响,不过除了清竹夜风声,再没有别的声响,满院的丫鬟个个都垂不语,一声大气儿也不敢出,廊外各处布满了黑衣手下,个个冷气飕飕,面无表情,好似石雕似的注视着四周。

    定王妃宋晴儿的房间里,坐了不少的人,最正中的位置上端坐了一道明黄的身影,举手投足带着尊贵威严,这人正是宫中的皇帝楚逸祺,楚逸祺的身边端坐着脸色黑沉阴鸷的定王,另一侧则坐着满脸幸灾乐祸的锦亲王府世子楚文浩。

    除了这些人外,楚逸霖的身侧还坐着王府的侧妃,下面是梅若晗,梅若晗的下面坐着刑部尚书秦大人,兵部尚书江大人,还有朝中的赵丞相,奉国将军蓝大将军等人。

    小小的房间里坐满了人,个个脸色不太好看,望了望床上的定王妃,又望向正中位置上的皇帝,最后眸光定在了定王楚逸霖的身上,房间里,谁也没有吭声。

    直到门外云染走了进来,众人才一起抬头望了过来。

    云染和云紫啸刚走进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定王楚逸霖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朝着云染雷霆大喝:“护国公主,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跑到我定王府来夺人性命,你真是太狂妄,太目无王法了,就算你有先祖皇帝御赐的打王鞭又如何,本王也要和你斗上一斗。”

    云染脸色冰冷,瞪视着这个满脸心痛的男人,十分的不齿他的行为,因为晴儿对他没有多少用处,所以他对她不好,处处折磨她,虽然晴儿没有告诉她,但是别以为她是傻子,她先前便想找到他警告他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和他说,没想到现在他倒好,谋算到她头上了。

    云紫啸听了定王楚逸霖的话,忍不住火大的开口:“定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定王瞪着云紫啸:“云王爷,你女儿害死了本王的王妃,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她抵赖。”

    定王话落,不等云染和云紫啸开口,掉望向房间正中位置的皇帝楚逸祺。

    “臣弟请皇上替臣弟做主,替臣弟讨回一个公道。”

    云染脸色难看的瞪着他,狠狠的呵斥:“定王,休得胡言乱语,晴儿好好的怎么会死呢?”

    她一言落,直奔床前,伸手拉了晴儿的手过来号脉,随之满脸的失色,心痛的伸手检查晴儿的眼睛,脸色,嘴巴,最后手松开轻轻的低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房间里几个人听了云染的话,脸上露出喜色,皇帝楚逸祺和锦亲王府的世子楚文浩,脸色十分的好看,梅若晗的唇角也忍不住翘起来了,这下好了,宋晴儿死了,她死了,她就可以嫁给表哥做定王府的定王妃了,梅若晗极力的忍住,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定王楚逸霖脸色森冷好似冬月的冰凌,沉声开口:“云染,本王倒要看看你还有何话要说?”

    他手一挥,有人从房间一侧把一个小丫鬟提了出来,这小丫鬟眼睛红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身子不停的抖簌得厉害。

    云染看过去,认出这小丫鬟乃是晴儿的贴身丫鬟阿雪。

    定王楚逸霖问阿雪:“你说,下午的时候护国公主来王府做过什么?”

    “回王爷的话,护国公主来探望我们王妃,”阿雪飞快的抬望了一眼云染,又埋头说道;“她还给我们王妃吃了一枚药丸。”

    定王从手边的桌上取了一盒药丸过来,问阿雪:“是这瓶药丸吗?”

    “是,王爷。”阿雪说完又哭,她不相信是护国公主害死她们主子,可是主子确实是吃了她的药丸,晚上开始肚子疼的,若不是这药丸有问题,又是哪里有问题。

    定王楚逸霖望向云染和云紫啸二人:“现在护国公主还有何话说,你跑到我定王府来害人,真正是太目无王法了,仗着自己手中有打王鞭,便以为可以为所欲为吗?”

    定王楚逸霖话一落,看也不看云染,瞳眸嗜血的望向了房里的楚逸祺:“皇上,臣请皇上替臣弟做主,惩治这个杀了臣弟王妃的杀人凶手。”

    云染望向最正中位置上的楚逸祺,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兴奋,又望向迫不及待的定王楚逸霖,挑高眉淡淡的开口:“我想请教定王殿下,你说是本宫害死的晴儿,本宫为什么要害死晴儿,她和本宫是朋友,本宫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做。”

    “因为你恨本王,从前你和本王有过节,看本王和王妃感情深厚,你想打击本王,所以才会对王妃动了手脚,护国公主,你别把别人当成傻子。”

    云染噗哧一声冷笑出声,阴森森的眸光穿透定王楚逸霖的脸,几乎一直望到他的心里:“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是别人把你当傻子,还是你把别人当傻子啊,你和定王妃感情一直深厚吗?如若感情深厚的话,为什么定王妃脸色苍白,神情郁结,一直不开心呢,你还有脸说和她感情深厚,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云染怒骂,定王楚逸霖脸色黑沉了,望向云染喝道:“云染,你真是太狂妄了,就算你是护国公主又怎么样,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本王就不信诺大的大宣还治不了你,皇上能由着你做出这等狂妄的事情来。”

    定王一言落,掉望向正中位置上的楚逸祺:“皇上请下旨捉拿护国公主,她实在是目无王法了。”

    楚逸祺抬眸望向护国公主云染,似笑非笑的开口:“护国公主,你太目无王法了,朕只得禀公办理了。”

    他一言落朝门外唤人:“来人,把护国?”

    楚逸祺的话没有说完,听到门外一道冷笑声响起来,一人从门外优雅的走了进来,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衬得他如玉一般的温润柔和,可是此刻他周身拢着冷寒的气息,漆黑的瞳眸之中满是阴霾,一走进来望向正中的皇帝楚逸祺。

    “皇上,抓人前能否请皇上查清楚,这定王妃是不是护国公主害死的,单凭定王的话便抓了护国公主,恐怕我大宣的百姓要有微词吧,那些不明就里的百姓,说不定会认为皇上是忌掸公主手中的打王鞭,所以才会如此迫不及待的想把护国公主抓进大牢呢。”

    燕祁咄咄逼人的话落地,房里的皇帝楚逸祺,脸色冷沉下去,抬眸望向燕祁,燕祁毫不退让,一双幽暗深沉如万丈深渊的瞳眸紧盯着楚逸祺,两个人便这么对恃着,两股力量在房间里较量着。

    房里的人个个都感受到了压迫感,大气不敢喘,谁也不敢出一点的声响,生怕撞在刀口上,死得不明不白的。

    定王楚逸霖率先开口:“燕郡王要证据,现在人证物证俱在,燕郡王还有什么话说。”

    燕祁掉头望向地上跪着的小丫鬟阿雪:“凭一个小丫鬟的证词便认定了护国公主有罪,是不是太儿戏了,如若真的可以凭一个小丫鬟便能认定护国公主的罪,那么本郡王明天就可以让定王认罪,后天便可以让刑部尚书秦大人认罪,大后天便可以让赵丞相认罪。”

    燕祁话一落,定王的脸色别提多黑沉了,秦大人和赵丞相连连的抹汗,望着燕郡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们冤啊,他们坐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做啊。

    定王楚逸霖咬牙喘着粗气叫起来:“燕祁,你太狂妄了,护国公主害死本王的王妃是不容置疑的,下午有很多人看到护国公主前来定王府看望本王的王妃了。”

    楚逸霖的话一落,他身边的侧妃和梅若晗飞快的起身说道:“我们可以证明,下午护国公主确实来看望过定王妃。”

    两个女人话一落,定王伸手拿了桌上的药盒过来,指着药盒说道:“除了人证外,这药盒也是证明,先前本王让御医检查过,这药盒里先前曾经放了一枚毒害王妃的毒丸,虽然毒丸被用掉了,可是盒中依然有毒味。”

    定王话一落,一侧的御医走了过来跪下禀道:“回燕郡王的话,老臣查过了,确实有毒味儿,和定王妃所中的毒是一种的毒气。”

    御医话落,定王望向燕祁:“燕郡王,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人证物证俱在的事情,你说本王冤枉了护国公主不成?”

    燕祁抬眸,眸色凉如寒冰,唇角是凉如薄冰的冷讽笑意。

    “定王说人证物证俱全,我想说人证物证一样不全,你所谓的人证,不过是一个小丫鬟,这位小丫鬟看到定王妃服下药后,有离开过定王妃吗?”

    阿雪一想,连忙点头:“回燕郡王的话,奴婢离开过,王妃睡了后,奴婢出去守着了,而且晚上的时候还给王妃端饭离开了一会儿。”

    燕祁不看定王,望向楚逸祺:“这个小丫鬟曾经离开过定王妃,难道真正害死她的凶手就不能乘机潜进来给她下毒吗?”

    他一言落,又望向定王府的侧妃和梅若晗,其眸暗沉好似万丈深渊,两个女人望进这样的一双瞳眸,不由自主的心头恐慌,下意识的害怕,燕祁的话却响起来:“这大宣的京都人人都知道定王妃和护国公主交情很好,那么定王妃身子不好,护国公主前来探望她,有错吗?”

    他停了一下,又望向定王楚逸霖手中的药盒,沉声问阿雪:“这药盒应该在在你手中,你是否把这药盒一直放在身上。”

    阿雪哭着开口:“回燕郡王的话,奴婢放在了王妃的床前,这药丸是护国公主所送,奴婢知道很珍贵,所以生怕掉了,便摆放在房间里了。”

    燕祁笑望向房间里的皇帝楚逸祺和定王楚逸霖:“看似天衣无缝的人证物证,其实根本禁不起推敲,一敲就破,这样定王殿下还认为护国公主有罪吗?”

    房间里,气氛一瞬间僵硬下去,先前还高兴莫名的人,这下子个个满脸的苦像,望着燕祁,恨不得咬死这家伙。

    云紫啸飞快的开口:“定王爷,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这还没有查清楚的事情,你便想把本王的女儿抓进大牢里,你是认为本王的女儿好欺负吗?”

    云紫啸话一落,望向皇帝楚逸祺:“皇上,你一定要替老臣做主啊,老臣再无用,也不能让人欺成这样啊。”

    楚逸祺心里别提多恼火了,他之所以大晚上的出宫来,便以为能治云染一个死罪的,没想到到最后云染竟然再次无事,这让他想踹自己的皇弟两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楚逸祺板下脸来,严肃的望向定王楚逸霖:“定王,这事没有查清楚,你万不可随便的污蔑护国公主,护国公主可是我大宣的一品公主,你这样污蔑她,可是有损我大宣的颜面的。”

    定王眼神暗了暗,心里冷骂,你不也想她死吗,要不然我一派人进宫,你便屁颠屁颠的出宫干什么。

    “皇上,臣弟该死,臣弟一定会再查这件事。”

    现在所有的人证物证被燕祁给推翻了,楚逸霖自然没办法再让人把云染关进大牢里,只能缓和语气说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云染看着房内的各人唱大戏,直到最后才缓缓的开口:“定王殿下先前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是吗?”

    定王楚逸霖一愣,望着云染,觉得云染眸光有些古怪,满脸的讥讽,定王觉得这事有些不大好,不过依旧面不改色的开口:“没错。”

    云染不看定王楚逸霖,望向房间里的几个人:“皇上和各位大人可都是听到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房间里的各人也看出了云染的古怪,面面相觑,最后刑部尚书秦大人和兵部尚书江大人等点头:“是的,先前王爷说过这句话。”

    “那就好,我就怕定王爷不承认这件事,自然是王子犯法与庶女同罪,那么本宫这里有一纸血状,状告定王殿下谋害人性命的。”

    云染从袖中取出一块血布,素手一抖,不卑不亢的递到皇上的面前:“皇上请看,这是定王妃的血状,以血为墨,状告定王殿下谋害她性命的。”

    房内,定王脸色瞬间难看,瞪向云染:“你胡言乱语什么?”

    “本宫可没有胡言乱语,定王可能不知道一件事,先前虽然我离开了定王府,但是其实命了一名暗卫留下来保护定王妃的,那暗卫一直在定王妃门外的暗处,但因为离得远,并不知道内里的情况,待到他感觉到事情不对劲,进来查看的时候,现定王妃已经身中剧毒,手里紧紧的拽着一张血状,状告的正是定王殿下。”

    定王楚逸霖石化了,本来这是他设定好了弄死宋晴儿,再栽云染一把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把自己弄进了进去。

    这怎么回事?

    皇帝楚逸祺看着手中的血状,脑子飞快的动起来,说实在的,弄不死云染很恼火,不过能弄死这个皇弟也很令人开心,如此一想,楚逸祺飞快的看了手中的血状,血状之上写着的正是定王楚逸霖谋害的我,定王殿下想害死我,娶梅家的梅小姐为定王正妃。

    皇帝的脸色黑沉了,飞快的瞪向了定王楚逸霖:“定王,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你可知罪?”

    “臣?”

    楚逸霖飞快的跪了下来,脸上有冷汗往下滑,没想到事情演变到最后竟然变成这样了,这真正是大出他的意料,本来他想否认,但先前他瞄了一眼,那血字还真是宋晴儿的字。

    定王望向床上的宋晴儿,心中恼火至极,这个贱人,临死了竟然不忘害他,他真想起来踹她三脚,这个祸水。

    楚逸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见到旁边的位置上,靖川候府的梅若晗飞快的起身,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飞快的说道:“皇上,是若晗的错,这毒不是定王下的,是我下的,我想嫁给表哥,所以才会给定王妃下的毒。”

    梅若晗话落,房间里,皇帝的脸色不好看,燕祁和云染的眼神眯了起来,只有定王楚逸霖望向梅若晗的眸光,涌动着情意,还是若晗有情意,本王脱了这困,绝不会负你的,本王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的。

    定王楚逸霖瞳眸涌动着情意。

    梅若晗点头,心里有些得意,她要赌上一赌,她拼了这一回,表哥一定会为她感动的,只要表哥没事,她肯定会想办法救她出去的,到时候她就可以顺利的嫁给表哥,若是表哥推翻了大表哥,那么她就有可能是大宣的皇后,未来的皇后娘娘。

    梅若晗想到这个,心里快乐得快要飞起来了,她赌对了,表哥一定会娶她为定王妃的,以后她就是大宣金尊玉贵的皇后。

    上的位置上皇帝脸色不好看的问梅若晗:“若晗,你来看,这定王妃告的可是定王,不是你。”

    “回皇上的话,定王妃之所以如此写,其实是因为臣女告诉她说是定王要害她的,所以她心中恨定王殿下,才会这样写的,事实上定王殿下并没有让我这样干,是我想嫁他,所以才会这样干的。”

    梅若晗演戏的天份不错,说完这句话,掉头望向定王楚逸霖的时候,眼泪已滚落下来:“表哥,对不起。”

    定王楚逸霖立刻脸色拢上冷怒,狠狠的瞪着梅若晗:“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本王很失望。”

    其实心里是满满的感动,定王楚逸霖一向很难感动,但是这一次梅若晗义无反顾的站出来替他顶罪,倒底还是让他感动了一把。

    定王心中想着,脸上却满是悲愤之情,沉痛的开口:“皇兄,是臣弟没有察觉出这样的事情,臣弟有错啊。”

    他说完望向床上的宋晴儿:“晴儿啊,本王对不起你啊。”

    房里,皇帝楚逸祺已经懒得看定王殿下表演了,不用说也知道这事定王不可能不知道,可是现在梅若晗站出来替他顶罪,一口咬定了是她向定王妃下毒的,这死无对症的事情,根本没办法说。

    云染眸光眯起来,唇角扯出冷笑,望着下跪着的梅若晗,一直以来,她是小瞧了梅若晗了,看来这女人的心机也不少,这时候替定王顶罪,后面定王肯定情深意重的对她,如若定王日后真的登上了高位,那么这位梅小姐可是功不可没啊。

    不过那也要她有这个福享受,云染冷笑。

    皇上起身,望向刑部尚书秦大人:“把梅小姐押进刑部吧,她对此事供认不讳,此案尽快完结吧。”

    皇帝十分的恼火,心情不好,脸色也不好看,本来以为今晚要逮到云染这条大鱼的,没想到鱼没逮到却弄了一肚子火,虽然没逮到云染,先前他以为可以治一治皇弟,正好把京卫军再收回来,没想到最后竟然出了一个梅若晗替他顶罪。

    他的运气还真是好啊。

    楚逸祺说完一甩袖离开,他身后紧跟着锦亲王世子楚文浩的脸色阴森森的,一行人迅的离开了定王府。

    刑部尚书命人把梅若晗给带走了,定王楚逸霖紧跟了出去,朝中的几位大臣也一个个的出去了。

    落在后面的定王府侧妃,望了一眼床上的人,不由得抖簌了一下,这里阴气好重啊,她还是快点离开吧,以免被冤死鬼缠上。

    云染望了一眼床上的人儿,转身望向燕祁,伸出手拉着燕祁淡淡的说道:“燕祁,我们走吧。”

    燕祁有些奇怪,染儿怎么怪怪的,好像一点也不伤心似的。

    不过燕祁什么都没有说,领着人拉着云染出了定王妃宋晴儿的清风轩,刚走出去不远便听到脚步声响起来,定王楚逸霖一脸怒火的走了过来,云染冷冷的迎了上去,抬眸望向楚逸霖:“定王爷真是好运气啊,竟然连死都有人替你顶罪。”

    “你说什么?”

    楚逸霖今晚真是损了夫人又折兵,本来想害死宋晴儿,再栽云染一把,扶若晗上位的,这样梅家的人肯定和他一条心,没想到最后若晗竟然进了刑部的大牢,这下梅家对他肯定要有异议。

    现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137章反败为胜母爱伟大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137章反败为胜母爱伟大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