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67章帝后大婚公主被害

    auoda/

    auoda/房间里,云染脸色阴森而难看,怒瞪着燕祁,大有燕祁若是再不走,她就真的和他翻脸的样子,燕祁迫于眼面前的形势,最后起身离开,不过临离开前,没忘了再叮咛云龙染一声。auoda/

    auoda/

    “云染,你记着,千万不要和萧北野走得太近,这人绝对是别有用心的,你和他走得近了,有你后悔的日子。”

    云染脸色再黑了一分,指着燕祁阴骜的说道:“你走不走,再不走我真下毒了。”

    燕郡王终于一脸无奈的离开了,离开时满脸这妞就是不听劝,早晚要吃亏的神情,气得云染差点吐血。

    等到燕祁燕大郡王离开了,云染倒到床上继续睡觉,只不过临睡前把燕家的祖宗十八代全给问候了一遍,怎么会生出这样无耻的家伙呢?

    先前退她的婚,处处算计她,这会子不算计她了,又处处的以恩管制她,还一副为她好的嘴脸,我呸,姐姐我不需要。

    因为实在太累了,云染慢慢的睡着了,睡梦中把燕祁大卸八块方才解恨。

    云紫啸回王府后,知道阮心兰已经死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吩咐了王府新上任的管家戴成,把阮心兰厚葬了。

    诺大的王府,上至老王妃和王爷,下至下人,谁也没有因为阮心兰的死而有所伤心,这时候众人想得更多的是现在王府最得势的是郡主,所以他们不能招惹郡主,更甚至于要多多巴结郡主,连管家戴成都是郡主安排上来的人,现在的云王府可是郡主的天下了,很多人都巴结到了茹香院,一时间整个茹香院成了热闹的地方,连个扫地的婆子都高人一等了。

    这个消息传到老王妃的茗玉院里,老王妃差点没气死,眼睛都绿了,大骂云染个小贱人,整死了她的侄女,现在倒在云王府一手遮天了,不过她还没有死呢,容不得她这样的人在云王府里耀武扬威,作威伤福的。

    这整个王府里,伤心的只有云挽雪和云挽霜二个人,她们二人是阮心兰生的,自然伤心,母妃不但被父王给休掉了,还生急病死了,姐妹两个一下子失去了依靠,没有了重心,只觉得生不如死。

    阮心兰被送往云家的家庙去超度七七四十九天,超度过后送往云家的祖坟内安葬,本来她被休掉,是不能葬到云家的祖之中的,后来云紫啸认为死者为大,还是让她葬了进去,省得死后成为游魂。

    阮心兰被管家派人送走后,云挽雪和云挽霜二人在云王府里穿素衣悼念其母,不出院门一步,姐妹二人不理会任何事情,本来云挽雪还想找云染算帐,也被云挽霜给阻止了,因为阮心兰临死的时候和云挽霜说了,不要和云染相争,看住自已的妹妹,所以云挽霜拦住了云挽雪。

    茹香院里,云染不理会别人,一觉睡到下午,等她睁开眼睛后,神情气爽,精神了不少。

    不过她一睁开眼睛,便看到柚子从外面走进来,恭敬的说道:“郡主,大长公主府的郡主登门拜访你。”

    “郡主,”云染挑高眉,满脸的疑云,这郡主上次骂她,在香烛台前被百姓痛揍,当时受的伤可不轻,按照道理要休养一阵子,但是她怎么会来云王府,这位主现在恐怕是极恨她的。

    “你让人把她带过来吧。”

    人既然来了,她总不好不见就把人撵出去,而且她想看看这女人究竟来干什么的?

    柚子退了出去,屋外枇杷走了进来侍候云染起来,主仆两个人一路往正厅走去,刚走到正厅门口,正好看到柚子请了郡主凤珺瑶过来,凤珺瑶脸上蒙着一块白纱,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看到俏丽逼人,举手投足散发着光华的云染,郡主的眼睛绿了,面纱之下的面容有些狰狞,咬牙咀咒云染,不过好在面纱挡住了她所有的表情。

    只不过云染依然看出了这个女人身上散出来的浓浓的恨意。

    云染想想了然,她害得这位主子在香烛台被众人捶打,这郡主何时吃过这样的亏,自然把她给记恨上了。

    “原来是郡主大驾光临,真是令云王府篷荜生辉啊。”

    云染话落,郡主冷哼一声,率先迈步进了花厅,倒向主人一般。

    两个人刚走进花厅,还没有坐下来,郡主盯着云染喝问:“云染,我问你,你和燕郡王是怎么回事?”

    云染一听总算明白这位主子为什么出现在云王府了,肯定是因为先前燕祁送了一封媒贴进云王府,所以这位主恼火了,不顾脸上的伤跑到云王府来和她算帐来了。

    不过这事不该问她,该问燕祁那个贱人。

    自从早上燕祁来过之后,云染又把这货给恨上了,谁让他没事来骚扰她睡觉了,骚扰人睡觉本来就够缺德的了,竟然还当上她哥了,她稀憾吗,一个退她婚的哥,她一脚把他踹到大西洋去。

    云染笑意潋潋的望着郡主:“郡主,这事问我我不清楚,你应该问燕祁那朵白莲花,对了,顺带帮我也问问,问他脑子哪角落抽风了,没事给我送一道媒贴进来,这纯属找骂,先前我贴在云王府门外的告示,想必郡主知道了,你说我和他什么回事,就是一个欠骂的和一个骂人的。”

    郡主听了云染的话,眼睛睁大,盯着云染的脸,这女人说话真是不讨喜,让人想抽她的嘴巴,虽然燕祁不喜欢她,可是她不许人污辱燕祁。

    “你嘴巴真臭。”

    郡主冷讽,云染笑得更明媚了:“郡主过来就是为了说我嘴巴臭的吗?那现在知道了,可以走了。”

    云染懒洋洋的挥手,示意郡主可以走了,她和这女人不对盘,看见心情就不好。

    郡主同样的看云染不顺眼,听到云染的问话,下意识的冷哼一声,起身离开,不过走了几步停住了,又噌噌的走了过来,站在云染的面前,嚣张的说道:“云染,我今日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你最好别宵想燕郡王,他既退了你的婚,你就别再想着嫁给他。”

    云染笑望向郡主,这女人脑子是咋长的,怎么不说人话呢,难道没看到她贴出告示了吗,燕某人和狗不得入内,虽然现在她和燕祁和平共处了,可也不代表她高看他多少,而且今早上这家伙来一趟,让她现在十分的火大。

    “郡主,你想多了,本郡主可没有想嫁他,是他想娶我。”

    云染话一落,郡主眼睛绿了,因为云染的那句他想娶我,几乎气疯了,她跟随了燕祁三年,燕祁一直没有正眼看她,云染刚回京,才多久的事儿,燕祁竟然想娶她。

    “云染,你若是敢嫁给他,我不会放过你的,”郡主眼睛闪着绿光,指着云染尖叫。auoda/

    auoda/

    云染缓缓的站起身,望向郡主冷讽的笑起来:“郡主,你找错对象了,你喜欢燕郡王,大可以去找他,找我有什么用啊,我又不能让他娶你。”

    “云染,你给本郡主发誓,今生不会嫁给燕祁,我就放过你,否则我不会饶过你的。”

    郡主尖叫着吼道,云染脸色微暗,她都说得很清楚了,她对燕祁那朵白莲花不感兴趣,这女人偏不相信,这关她什么来事啊,还让她发誓,她凭什么发誓啊。

    云染脸色森冷的望着郡主:“凤珺瑶,你别欺人太甚了,我可不怕你,我发什么誓啊,我凭什么发誓啊。”

    “你这是想嫁给他,是不是?先前之所以贴出了那样的告示,分明是欲擒故纵,你真是太有心机了,你太不要脸了。”

    郡主越说越夸张,激动的怒吼起来,云染真是无语了,这女人是猪脑子吗?她都贴出那样的告示了,还欲擒故纵,擒你妹啊。

    “来人,把郡主请出去。”

    云染不想理会这女人了,这女人有些神经质,和她压根就说不明白,而且她因为喜欢燕祁,爱而不得,使得她的大脑已经扭曲了,不似常人了。

    枇杷和柚子两个人走过来,心底无比的鄙视这个女人,凭什么让她们主子发誓不嫁给燕郡王啊,就算主子不想嫁,也不会给她发这种誓,她算个什么东西啊。

    “云染,你胆敢撵我。”

    云染回首望过来,眉眼娇艳的开口:“我撵你怎么了?你若是再不走的话,我让人把你打出去,你信不信?若是你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她话一落,陡的朝暗处的龙一命令:“龙一,把这女人给我扔出去,扔出云王府去。”

    “是,郡主。”

    龙一闪身而出,伸手提把郡主给提了起来,往外疾射而去,速度奇快无比。

    半空中的郡主吓得花容失声,脸上的白纱在疾速中掉了下去,脸上的伤疤还没有退去,所以一抬首吓了龙一一跳,龙一手一滑这女人往地下坠去,郡主吓得紧闭着眼睛尖叫连连,啊啊。

    下面的丫鬟也紧张的大叫起来:“郡主,郡主。”

    若是郡主出事她们也是死路一条,所以小丫鬟的脸色同样惨白一片。

    不过郡主只坠到半空就被龙一给抓住了,又往王府外面提去,事实上龙一是故意的,谁让这女人胆敢在主子的面前耀武扬威的,他就要吓吓她,如若不是因为她是大长公主府的郡主,他非吓死她不可。

    龙一很快把郡主给扔出了王府门外,闪身又回了茹香院。

    云王府西侧门外,郡主坐在地上好半天还不了魂,随之醒过神来大骂云染。

    两个小丫鬟赶紧的过去侍候自家的郡主起来,一颗心才落地。

    “郡主,我们回去吧,这长平郡主太吓人了。”

    小丫鬟话一落,郡主抬手便赏了她一记耳光:“她吓人,本郡主怕她不成,云染,你个贱人,给我记着,我不会善罢干休的。”

    凤珺瑶起身领着两个丫鬟退开,不想刚走了几步,便听到西侧门吱呀一声响起,一个穿着体面的婆子走了出来,紧走几步拦住了郡主的去路,恭敬的给郡主见礼。

    “奴婢见过郡主。”

    郡主冷眼望着这婆子,云王府里没有一个好东西。

    “起来吧,有什么事吗?”

    那婆子越发的恭敬:“我们老王妃有请郡主。”

    郡主蹙眉,脸色不耐,本想不理会的,但还是想听听这老太婆要见她做什么。

    “好,头前带路吧。”

    郡主又跟着婆子进了云王府的茗玉院,茗玉院里,老王妃正歪靠在外间的软榻上,脸色不太好,有些苍白,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不过看到郡主从外面走进来,眼睛还是亮了一下,硬撑着打招呼。

    “郡主,快请坐。”

    郡主凤珺瑶并没有给老王妃请安,理所当然的坐了下来,抬眸望着对面的老王妃,傲然的问道:“老王妃要见本郡主是有何事啊?”

    郡主身为大长公主府的郡主,一向认为自已血统高贵,比这什么云王府的人要高贵得多,所以和老王妃说话也自带着一股傲气,不过老王妃并没有生气,只是望着郡主,看她脸上深浅不一的伤痕,虽然不重,但依然碍眼,老王妃忍不住关心的询问:“你的脸?”

    她一提到这话,郡主脸色难看了,抬手摸了一下,才想起先前自已被云染的手下扔出去的时候,脸上的面纱掉了。

    “老王妃请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难堪吗?”

    郡主脸色黑沉的盯着老王妃,老王妃忙摆手,笑意慈详的说道:“郡主不要多心,老身找你来,是和你保证一件事的。”

    “什么事?”

    郡主脸色略好一些,老王妃开口:“我保证云染不会嫁给燕郡王的,所以郡主不要担心她会嫁给燕郡王。”

    “你保证?你的保证有用吗?”

    郡主心中一喜,随之怀疑的说道,云染那个贱人可是很恶劣的,这个老女人所说的话,她会听吗?

    老王妃笑道:“郡主莫不是忘了,云染她是我的孙女,儿女婚姻,父母媒妁之言,所以老身的话相信她没办法违抗。”

    郡主听了,看老王妃时脸色好看多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老王妃果然明事理,难怪是云王府的一家之主,云王府若是和我们大长公主府为敌,可不占多少优势,若是老王妃能不让云染嫁给燕祁,我们大长公主府不会和云王府为敌的。”

    “这事老身是可以保证的,云染是不会嫁给燕郡王的。”

    “那甚好,”郡主起身,笑着和老王妃招呼了一声,出了茗玉院的暖阁,一路出了云王府。auoda/

    auoda/

    不过出了云王府后,她回首望向茹香院的方向,眼里一片狠毒,云染,即便有老王妃的保证,本郡主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郡主领着两个丫鬟上了大长公主府的马车,一路回大长公主府去了。

    二月十八,帝后大婚之喜,天没亮,云王府隔壁的护国将军府就忙碌了起来,热闹之声不断,隐约传进了云王府里,云染本来睡得正香,最后被吵醒了,听了枇杷的禀报,才知道今日乃是皇帝和皇后大婚的日子,难怪一大家就这么热闹呢。

    听到唐家传来的动静,云染想起来,她有几日没有见到唐子骞了,难怪没见这家伙过来,原来是妹妹的婚嫁之期到了,身为大舅子的他,想必很忙碌吧。

    虽然睡不着,不过云染也没有起来,歪靠在床上看书,一直到天近中午的时候才懒洋洋的起来。

    今日帝后大婚,晚上宫里有宫宴,她们这些朝中大员的内眷都要进宫赴宴,再加上三国使臣齐齐的来祝贺帝后大婚,今晚的宫宴想必十分的盛大,所以她要好好的收拾一番进宫。

    云染起床后吃了一点东西,前面有人过来禀报,东炎太子和南璃国的明王爷,还有西雪的萧世子一起来访。

    云染挑了一下眉,没想到这三个人竟然一起来了,今日可是帝后大婚,他们不该进宫祝贺皇帝皇后大婚吗?这时候来云王府做什么?云染对于这三人的心思多少有些明白,三个人似乎都有意想娶她,不过她可没有喜欢上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所以不存在嫁不嫁的问题,她只是想找出他们中间的一个明君来,究竟是东炎的太子姬擎天呢,还是南璃国的小明王,还是西雪的萧北野。

    云染忽然觉得师傅交给自已的差事真不是什么好差事,这可比她医病救人要难得多。

    这担子太重了。

    “请他们进来吧。”

    云染吩咐枇杷去请客人进来,枇杷应了一声走出去,很快就听到门外几个人的脚步声响起来,其中萧北野狂野的骂声传进来:“姬擎天,秦文瀚,你们两个小人,太鄙卑阴险了,为什么一直跟着本世子。”

    自从萧北野和云染单独出去过后,东炎的姬擎天和南璃国的秦文瀚两个人一直派人监视着萧北野,本来萧北野昨天就想过来看云染,顺便和云染出去逛逛,可是姬擎天和秦文瀚二人一直跟着他,他自然不能在和云染游玩的时候还带着这两个家伙,所以昨天没来,今天他本来是避开了监视自已的手下的,不想等到他赶到云王府后,这两个家伙又冒出来了。

    门外,姬擎天的声音响起来:“我们可是说好了公平竞争的,你总是偷偷溜出来见长平郡主,这不公平。”

    秦文瀚接了姬擎天的口:“没错,这不怪我们,要说鄙卑阴险,那个人应该是你才是。”

    萧北野听了两人话,忍不住发火:“你们两个才不要脸,才鄙卑无耻。”

    萧北野一言落,瞬间出拳,朝着东炎的姬擎天打了过去,姬擎天脸色一变,刷的一下迎了上去,两个人竟然在花厅外面打了起来,秦文瀚闪身加入了两个人的打斗,三个人竟然就这么在茹香院的花厅门外打得噼咧叭啦的。

    云染听到外面的动静,不由得头疼,她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娶她,是因为她是云王府的嫡女,还是因为她是花王,不管哪一个都不是她能接受的。

    想到这起身走到门前,望着那愈打愈激烈的三人,冷冷的开口:“住手,要打滚出我云王府打,别在我这院子里打,若是毁坏了&#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67章帝后大婚公主被害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67章帝后大婚公主被害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