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66章定王吃瘪我是你哥

    auoda/

    auoda/燕祁和楚逸霖二人相互对恃,互不退让,一侧一直没有说话的萧北野在云染眼神的示意下,缓缓的走了出来:“京卫军不是守护京城的吗,现在竟然出来打死人,这样的人谁敢让他们保护啊,还不如撤掉了京卫军呢。auoda/

    auoda/”

    萧北野一开口,定王楚逸霖脸色更加的黑沉了,朝着萧北野冷喝:“闭嘴,萧北野,这是我们大宣的家事,还轮不到你西雪的人说话。”

    燕祁淡淡的提醒定王楚逸霖:“正因为有东炎西雪南璃的人在我大宣境内,定王更应该做个表率,不让任何人说闲话,若是定王殿下坦护杀了人的京卫军,还是京卫军的大统领,你让天下人如何说我们大宣,如何说定王你呢。”

    萧北野难得的没有和燕祁针锋相对,接他的话:“也许你们大宣和别国是不一样的,只要有亲王坦护,就是杀人的人也可以逃过刑法。”

    楚逸霖眼神黑暗,瞳眸之中射出利剑来,直戳向萧北野和燕祁,这两个什么时候如此志同道合了。

    他不是不处治夏高,而是自已带回去处置,夏高是活不了了,但他若亲自处置,他就可以保住京卫军,必竟他大义灭亲了,这会为他赢来赞誉之声,但若是落到燕祁的手里,夏高可就是个杀人犯,而掌管京卫军的他,难推其责,京卫军只怕要保不住,所以楚逸霖无论如何也不准燕祁把夏高带走。

    “来人,把夏高带走。”

    定王楚逸霖命令外面的手下,几名手下奔了进来,直迫向夏高,夏高本想反抗,最后望了望这里里外外的人,总算作罢,任凭定王的手下拿住了他,而且夏高心底有一抹希望,若是自已落到了王爷手里,王爷还能偷偷的放他走,若是落到监察司手里,他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夏高一动不动的被押着,跟着人往外走去。

    燕祁长臂一伸拦住了夏高的去路,抬眸望向楚逸霖,唇角是如水一般温融高洁的笑意,好似蓝天飘浮的白云一般清悠,但是他的瞳眸之中摒射出的是嗜人的寒芒,直射向定王,温润的开口:“定王这是铁定要带走夏高了。”

    “没错。”

    定王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心里很着急,一句话完,一挥手让人把夏高带走。

    燕祁再不和他多话,朝外面雷霆大喝:“来人,给本郡王把夏高扣下,谁敢违抗,杀。”

    定王楚逸霖的脸色瞬间难看了,死死的盯着燕祁:“燕祁,你敢。”

    “定王殿下可以试试本郡王敢不敢,我燕祁既然说了拿夏高,就要拿下夏高,任何人阻拦都不行,王爷还是好生思量吧。”

    门外数名黑衣太监闪身而出,这些人都是今儿个随着燕祁保护三国使臣的手下,一直隐在暗处,此时听到主子一声喝,早闪身而出,直迫向夏高,夏高身侧的定王府手下,一个不及防,人已经被几名黑衣太监夺了过去,这黑衣太监不等别人反应过来,押着夏高往外走。

    楚逸霖脸色难看了,朝着手下大叫:“还不拦住,把人抢过来。”

    定王府的手下赶紧的抢上去夺夏高。

    黑衣太监如何松手,闪身而上,与定王府的侍卫打了起来。

    客厅里面顿时打成一团,不过监察司的这些手下个个都是精英,眨眼便迫得定王府的侍卫连连的后退,若不是看这些人是定王府的人,他们早下了杀手,个个必死无疑。

    楚逸霖的脸上遍布阴霾之色,朝着燕祁大叫:“燕祁,还不让他们住手。”

    可惜燕祁云淡风轻的双臂抱胸,优雅的看着门前的打斗,一言也不吭,听到定王楚逸霖的话,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慵懒的说道:“定王殿下还是别白费心机了,本郡王说了拿人,就不会放过夏高的。”

    定王几大步走前,站在燕祁的面前,与燕祁迫视,他忽地凑近燕祁的身边低语:“燕祁,你不要把事做绝了。”

    这话隐隐的警告燕祁,事情做绝了于他是不利的,若是现在燕祁为难他,日后他若是登上皇位,第一个算计的就是燕祁。

    不过燕祁一点也不以为意,挑了挑嘴角,这得等你当上皇帝再说,现在我燕祁只效忠皇上,。

    今日他若不在这里就罢了,现在在这里,就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定王把人带走,如果他放过夏高,宫中的皇帝肯定要怀疑他和定王有私情了,所以这夏高无论如何是放不得的。

    “带走。”

    燕祁一声令下,夏高被强行的带走了,此时夏高醒悟过来,若是落到燕郡王的手里只有死路一条啊,夏高朝着楚逸霖大叫:“王爷,救命啊,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杀蒋华,是他撞到我的剑上来的,是花想容推了他一下,他撞上来的。”

    夏高话落,院外不少人鄙视他,真是贱人,先前不是一直痴迷花想容吗,这会子死到临头了,直接的把责任推到花想容的身上了。

    楚逸霖一听夏高的话,赶紧的去看花想容,可惜房间里哪里还有花想容的身影啊,楚逸霖脸色陡变,飞快的唤了手下过来:“搜,整个千娇阁一处也不放过,一定要找到这个贱人,肯定是她陷害的夏高。”

    “是,王爷。”

    定王府手下飞快的奔出去,开始搜查千娇阁。

    千娇阁乱成一团,本来热闹的拍卖活动中止了,到处鸡飞狗跳的,所有客人都跑了,谁还敢在这里啊,一时间诺大的千娇阁拥挤成一团,有人往外奔,有人拦住,尖叫声呐喊声一团乱。

    楼上,燕祁和云染等人一路往楼下而来,定王府的人敢查别人,自然不敢拦燕祁,一行人顺利的出了千娇阁。

    云染走出了千娇阁,隐隐还听到后面定王气急败坏的怒吼声:“查,一定要查出这个贱人。”

    云染勾唇轻笑,眼神栩栩光辉,楚逸霖,花想容早就在你和燕祁两个人争锋相斗的时候,被人悄悄的带走,送出梁城去了,本郡主现在就等着你丢掉手中的京卫军,看你还狂什么。

    云染正想得入神,忽地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一人在她耳边轻语:“今儿个这出戏不会是你搞出来的吧。”

    云染一惊抬首望去,便看到燕祁放大的精致面容,不由得脸色难看的瞪了燕祁一眼:“你是鬼啊,动不动神出鬼没的,还有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auoda/

    auoda/”

    云染火大的退后两步站定,对面的燕祁眼神黑黝而明亮,拢着潋滟的光芒,好似夜明珠的轻辉,神秘动人,他唇角浅笑盈盈,望着云染,那眼神分明就是,本郡王知道是你做出来的。

    云染一甩手骂了一句:“神经病。”

    前面不远的萧北野停住脚步唤云染:“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云染看也不看身后的燕祁,转身便走,直奔云王府的马车而去,后面的燕祁,立在晕黄的灯光之中,如一株玉树一般的高雅莹润,瞳眸暗潮轻涌,唇角是潋潋的笑意,他可以肯定,今晚这出戏正是云染搞出来的,所以这家伙才会前来青楼,根本就是她搞出来的戏码,她之所以搞出这种事来,无非是想重击定王,他还是进宫一趟,替这家伙收拾残局吧。

    燕祁优雅的上了燕王府的马车,领着人进宫去了。

    云王府的马车上,云染正在骂燕祁:“这个混蛋,满嘴胡言乱语。”

    马车一侧的萧北野不知道燕祁先前和云染说了什么把这丫头给惹毛了,如此的生气。

    萧北野聪明的没有问,他想的是另外一件事,眼神慢慢的深邃而幽暗,轻声问云染:“今晚这出戏不会是你搞出来的吧。”

    萧北野同样是很聪明的人,前思后想一番,便有些猜测。

    云染脸色一僵,抬头望着萧北野,看到萧北野神色,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云染在心底叹口气,看来以后做事还是小心点为好,这一个两个的都这么聪明,实在是让人有负担啊。

    “你怎么胡言乱语呢,和燕祁那个家伙一样胡乱猜测,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他们猜到是他们猜到,反正打死她也不会承认的,这种事一个搞不好可是麻烦。

    萧北野爽朗的笑起来:“是本世子胡思乱想了,云染别生气了,不过今晚可真够乱的,本世子陪你到这种地方来,真是不痛快,改日咱们找个清爽的地方逛逛怎么样?”

    云染瞳眸微暗了一下,说实在的,她不想和萧北野单独相处,今晚萧北野的有些做法让她不悦,例如勾肩搭背,例如拉手这些,她不是随随便便的女子,在没有确定喜欢萧北野前,她不想和任何人拉拉扯扯的,但萧北野却随便的做这种举动,这让她不悦。

    萧北野一看云染的神情,便知道她心中所想的事情,举高手保证着。

    “云染,以后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保证不动手动脚的,实在是本世子讨厌燕祁,所以才会故意拉你气他。”

    “你拉我气得了他吗?他那个人干我什么事啊,无聊。”

    云染翻白眼冷瞪了萧北野一下,萧北野眼神暗了一下,飞快的点头:“好,我错了,总之以后没有你的同意,我保证不随便犯规。”

    云染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萧北野又再激再励的说道:“要不然哪天我们带上宁景,一起出去逛逛,你知道吗?这两天宁景似乎不开心。”

    一说到宁景,云染不反对了,而且她决定想办法把宁景接进云王府,不让他和西雪的人待在一起,以免那小白花被人骗了也不知道。

    “好,那有时间我们带宁景出去逛逛,省得这家伙不开心。”

    两个人说定了这事,一路坐马车回云王府,萧北野把云染送回了王府后,领着属下回驿宫去了。

    云染带着枇杷回了茹香院,路上枇杷忍不住一脸受惊的开口:“郡主,奴婢都吓死了,生怕让人发现你的身份啊。”

    “你胆子太小了,不会有事的。”

    两个人进了茹香院,荔枝和赵妈妈两个人正等着她们,看她们两个人完好无损的回来了,总算松了一口气,先前赵妈妈听到荔枝说郡主女扮男装进了千娇阁,当真是差点吓死过去,那千娇阁可是青楼妓院,郡主这样的身份怎么能去呢,现在看到郡主回来,赵妈妈和荔枝才真正的放下心来,柚子和枇杷两个人侍候云染躺下休息,不过云染还没有睡着,屋子外面有人急急地过来了,竟然是王妃阮心兰的丫头,她在外面苦苦的求着柚子。

    “柚子姐姐,求你了,王妃想见郡主一面,你就让王妃见郡主一面吧。”

    柚子一听没好气的回拒了:“你回去吧,郡主睡了。”

    对于这个王妃,她一点好感都没有,一直想方设法的害自个主子的女人,她不待见,所以听到小丫鬟的哀求声,压根不理会。

    “求求你了,柚子姐姐,王妃她?”

    小丫鬟哭起来呜咽着:“王妃生病了,恐怕要不行了,她临死前想见郡主一面,有话想和郡主说说,但老王妃不准任何人见王妃,奴婢好不容易偷偷溜出来的,求柚子姐姐了。”

    外面静默了一下,不过最后柚子依旧坚定的拒绝了。

    “郡主睡了,你去回王妃,等明儿个郡主醒了,我禀她,若是她愿意自会去看王妃的。”

    “可是王妃恐怕熬不过今夜了,”小丫鬟哭得更厉害了,房间里面的云染早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本来不想理会的,听到后面小丫头说阮心兰那个女人熬不过今夜了,她翻身坐了起来,人家都要死了,临死想见她一面,她也不能太不近人情,不过她真的很好奇她想见她做什么,临死再来诅咒她吗?

    云染穿好衣服走出去,柚子正推那个丫鬟离开,一抬首看到云染起来了,忙回身恭敬的说道:“郡主,吵醒你了。”

    “没事,陪我王妃吧。”

    “这?”柚子瞪了那小丫鬟一眼,狠狠的说道:“还不头前带路。”

    小丫鬟赶紧的抹干眼泪,在前面带路,一路往云王妃所住的院子而去,今夜当值的婆子有些怜悯王妃,所以才会放了小丫鬟出来,此时一看云染过来,忙恭敬的施礼,放了几个人进去。

    昏暗的灯光之下,缠枝梨花木大床上,安静的睡着一个女人,一个面容安然的女子,她的神情安详,似乎得了解脱一般,她微微闭着眼睛,脸色在灯光之下一片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听到门前的动作,慢慢的睁开眼睛望了过来,待看到进来的人是云染,忍不住笑起来。auoda/

    auoda/

    云染走到床前望着床上的女人,一眼便看出这女人被人下药了,毒已入骨髓,怕是熬不过去了。

    阮心兰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浓烈,望着云染,轻声说道:“看我这样是不是特别的解气。”

    她停了一下,费力的喘着气,动了一下想坐起来,小丫鬟赶紧上前一步扶她坐起来,取了垫子垫在她的背后。

    “坐吧。”

    云染坐了下来,安静的望着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这女人有话想对她说,自然是她说,她听。

    阮心兰不再看云染,眼神迷眸,云烟一般的梦幻,慢慢的开口:“小时候有一次我见到了表哥,当时就呆了,这天下还有这样好看的人儿,我若是长大了嫁给他多好,后来长大了才知道,表哥出身于云王府,是云王府的王爷,凭我的身份是高攀不上他的,所以心就死了。有一天府里请了庆园戏班的人来唱戏,我看到了裴忠,你知道吗?裴忠的眼睛竟然和表哥的分外相似,我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眼睛了,后来我喜欢上了裴忠,他也喜欢我,可是他是一个戏子,我们注定了没有结局。”

    阮心兰停住了,喘息起来,望向云染,眼里忽地耀出恨意来。

    “可是有一日,我姑母忽地挑中了我,让我嫁到云家来,还说让我做平妻,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吗?我开心死了,可是等到我见到表哥的时候,发现表哥他不喜欢我,他一眼都不愿意看我,我心里好难过,我是准备放弃了不嫁他的,可是你母亲,她来找我,让我嫁给表哥,她说表哥需要我这样爱他的人好好照顾。”

    阮心兰说到这儿忽地笑了起来,云染则是听得不可思议,自已的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啊,竟然同意自已的男人娶别的女人,还找人家让人家嫁给自已的男人,她没有问题吧。

    “你是不是觉得你母亲脑子不好,她不是脑子不好,她喜欢的是别人,你知道她喜欢的是谁吗?”

    云染默然无语,阮心兰笑声更大了,不过一会儿咳嗽了起来,咳了一会儿停住了,痛苦的喘息道:“她喜欢的人是先帝爷,你知道吗?她从小和先帝爷一起长大,心中爱的男人是先帝爷,可是先帝爷却把她指婚给了你父王,所以她不爱你父王,压根就不在乎他有多少女人,对了,她也不爱你,你从生下来的时候,她就不抱你,因为你是王爷的孩子,哈哈。”

    阮心兰说到最后慢慢的哭了:“我心疼我表哥,真的,有一次我看到他喝酒,痛苦不堪的样子,我好心疼,真想陪在他身边安慰他照顾他,但是他不想娶我,我也不想勉强他,你知道吗?他一直以为是我对他下药,想嫁给他,事实上是你母亲给我下的药,害得我失了身,我不想让表哥知道是他喜欢的女人下的药,所以一直没有说。”

    阮心兰的眼泪越来越多,大颗大颗的泪滑落下来,云染则是呆愣住了,没想到事实的真相却是这样,是自已的母亲给阮心兰下了药,害得她于父王的,怎么会这样,云染有些无法相信,一动都动不了。

    阮心兰喘息着说道:“我恨你的母亲,所以才会对你不好的,我恨她,她既然嫁了,为什么不好好的爱表哥呢,她为什么要给我下药呢,如若不下药,我不会嫁的,我真的不会嫁的,我没办法告诉表哥是她下的药,因为他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痛苦的,我没办法告诉裴忠这里的隐情,因为我已经被你母亲下药,给表哥,我没办法再嫁给他。”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66章定王吃瘪我是你哥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66章定王吃瘪我是你哥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