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65章两男相斗夏高杀人

    auoda/

    auoda/

    云紫啸和燕祁二人都想把云染给扔出去,可惜千娇阁的妈妈和姑娘们可不这样想,一看到来了两个俊美的男子,早激动了,有几个姑娘奔了过来,团团的围着萧北野和云染二人:“公子,你们要雅间吗?走,我们侍候你们。auoda/

    auoda/”

    几个人簇拥着一路往里走去,经过云紫啸和燕祁等人身边的时候,云染眸光淡淡扫过两个人,好像不认识一样的,笑意清浅的越了过去。

    萧北野看了燕祁一眼,忽地俯身凑近云染的身边,小声的低语道:“没想到你家老爹也爱逛青楼,这叫不叫狭路相逢勇者胜,你家老爹的脸都黑了。”

    萧北野说完哈哈一笑,肆狂奔放,本就是眉眼出色之人,此刻更是极端的华丽张扬。

    看得身侧的几个姑娘们意动不已,相较于云染这样清纯可人的少年,萧北野这样热情奔放的男人更受人欢迎,好几个姑娘盯着他:“这位公子,你说什么笑话呢,说来让我们听听,我们也乐乐。”

    “听不得,听不得,这是我和我小兄弟的秘密。”

    萧北野的一只大手搭上了云染的肩膀,云染瞳眸一下子暗了,下意识的想一巴掌拍过去,可随之想到这动作太娘们气了,所以最后只得忍着,微微的抬头一笑,不过眼神凉凉的递了一个神色给萧北野,萧北野只当没看到,望着身侧的姑娘们:“走了,带我们去最好的雅间,上最好的酒。”

    “好哎,”几个人说话间,一路簇拥着往二楼走去。

    不过几个人还没有走过去,一只修长的手臂徐徐的伸出来拦住了萧北野和云染的去路,随之一道身影慢慢的走了出来,挺拔俊逸,举手投足带着不可忽视的尊贵之气,穿一袭秋香色的撒花锦袍,腰束银质玉带,垂一枚名贵的黑玉,玉石栩栩光辉,一看就价值不菲,此人恐怕大有来头。

    云染一目扫去,看到燕祁和父王云紫啸的身边,除了有这么一个男人外,还有两个出色的男子,其中有一个男人她竟然认得,淮南王府的世子容逸辰,这个当初和林凤章一起闯进她水榭的家伙,不过此刻容逸辰可不认识她。

    云染看到容逸辰,再望向拦住萧北野的家伙和另外一个不认识的高大阳刚的男子,心中已是了然,这两个人不出意外,是西平王府和江阳王府的人。

    云染正想着,听到拦住萧北野去路的男子,温雅懒散的开口:“原来是恭亲王府的萧世子啊,真是失敬失敬啊。”

    萧北野抬眉望过去,嘴角一咧皮笑肉不笑的接口:“原来是西平王府的韩二公子啊,幸会幸会,没想到你色心不改,一到京城便逛起了青楼,是不是西平的妓院被你逛遍了,觉得没趣了,所以到京城来逛了。”

    云染一听两个人的对话,总算知道了拦住萧北野去路,长相俊逸清风晓月的男子乃是西平王府的韩明玉韩二公子,听说其妹兰陵郡主生得国色天香,光是看这韩二公子已是不凡了,可想而知兰陵郡主恐怕生得十分的漂亮。

    除了韩二公子外,另外一个高大阳刚,面容立体刚毅的男子,大概就是江阳王府的世了袁彪了,这一个个的可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子。

    云染不同声色的静观其变,注意着萧北野和这位韩二公子较量。

    这两个人生来就是死敌,西平王府在西雪的边界一角,两家大大小小的争斗,数不胜数,这两人往日也没有少斗,所以此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

    韩二公子听了萧北野的话,勾唇一笑,优雅的开口:“男人风流花心是正常的,倒是萧世子似乎有些不大正常,本公子从来没有听过萧世子喜欢女人,难道萧世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韩二公子的一双眼睛落到了云染的身上,然后落到云染肩上的那只手上,哈哈一笑,满脸了然。

    “喔,原来真相却是这样啊。”

    韩明玉话落,他身后的容逸辰接口:“没想到西雪恭亲王府的萧世子,和东炎姬太子大宣燕郡王并称天下三杰的一代风流人物,竟然有这样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当真是可惜啊,可惜了。”

    云染听了这些人的话,满脸的无语,这好好的扯到她身上做什么,再一个人家萧北野不像你们风流花心,就说人家是断袖,怎么不说你们是呢。

    云染忍不住不咸不淡的开口:“萧世子不是不喜欢女人,只是没遇到喜欢的女人罢了,他这是洁身自好,真正的好男儿,难道男人就必须个个风流花心,只要有一个人不风流不花心就说人家不正常吗?”

    云染话一落,对面的容逸辰和韩明玉二人同时的望向了她,瞳眸之中闪过一抹惊艳,这少年长得真不错,不过可惜了,若是女人还能娶回去做个妾,他们可没有宠爱男人的习惯。

    容逸辰走前两步居高临下的望着云染,瞳眸之中凌厉的寒芒,手指一伸便朝云染的下巴伸来,他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好的,看萧北野似乎很紧张他,这男人不会真是断袖吧,那还真是可惜。

    容逸辰一动,萧北野脸色暗了,燕祁和云紫啸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萧北野伸出手欲阻止容逸辰的动作,后面燕祁却不紧不慢的开口:“我们还不上二楼,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站在这里太影响别人做生意了。”

    此时一楼的大厅里,不复先前的喧闹,个个望着这里,一帮俊男的组合,就像闪亮的星星聚集点一般,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女人倾慕,男人则是嫉妒加上恨啊,瞧人家长得多出色,不但出身好能力品貌好,走到哪里都像光一般的吸引人。

    云染在容逸辰手伸过来的一瞬间,身子已经后退了一步,所以容逸辰的手落了个空,容逸辰抬眸望向云染,眼神深邃,唇角的笑意浓厚,满脸的兴味,连声道:“有意思。”

    萧北野把云染护在了身后,周身煞气的瞪着容逸辰:“容逸辰,别用你的脏手碰她,你再碰一下试试,看本世子废不废了你的手。”

    容逸辰脸色顿时难看,韩明玉一看萧北野护赎子的样子,立刻对萧北野身后的云染来了兴趣,微微眯眼的笑望着萧北野,不过看到萧北野发怒,韩明玉还是不敢招惹他的,这家伙发起狂来可是六亲不认的,韩明玉平时可没有少吃他的亏。

    “萧世子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们只是开个玩笑罢了,”韩明玉满脸笑容的开口。

    燕祁走了过来,站在众人面前温雅的说道:“走吧,既然我们和萧世子碰到一起了,那就一起吧。”

    萧北野一听燕祁的话,哪里同意,他难得有这么一个单独机会好好的与云染相处,才不想看到这些惹事的家伙,省得被他们发现云染是个女儿身。

    萧北野直接的拒绝:“燕郡王还是自去陪这几位客人吧,本世子可不喜欢和这些没趣的家伙共处一室。”

    他说完伸手拉着云染,打算径直越过韩明玉等人上二楼。

    容逸辰看萧北野狂妄不可一世的神态,不由得脸色阴骜,手一伸便待教训教训萧北野,韩明玉手快的拉住了他的动作,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萧北野的能力,容逸辰根本不是萧北野的对手,若是两下冲突,吃亏的可是容逸辰。auoda/

    auoda/

    韩明玉拉着容逸辰退开,云紫啸却眼明手快的伸手搭上了萧北野的肩,满脸笑意的说道:“萧世子,既然大家碰到一起了,就是缘份,何必那么见外呢,今晚千娇阁花魁拍卖初夜,这里人多手杂,萧世子又是我大宣的尊贵客人,若是发生了什么事,岂不是麻烦,我们可有保护萧世子的责任啊。”

    云紫啸说完望向身侧的燕祁:“燕郡王,这应该是你的责任吧。”

    “是,保护萧世子是本郡王的责任,既然萧世子不愿意和我们一起,那云王爷招待容世子等人,本世子陪着萧世子吧。”

    萧北野的眼睛眯了起来,望了望燕祁又望向了云紫啸,他可以不在乎燕祁,却不能不在乎云紫啸,他若想娶人家的女儿,又岂能得罪这个家伙,所以萧北野最后笑了起来,望向云紫啸:“既然云王爷这么说了,那我们一起吧。”

    说完拉着云染往里走去,云染赶紧的抽手,她可没有让人拉手的习惯,若不是甩手太难看,她早就甩开了。

    不过云染没甩手,云紫啸却上前一步拉开了她,满脸热情的望着萧北野:“萧世子请。”

    后面的燕祁温雅动听的声音响起来:“人呢,还不头前带路。”

    千娇阁的妈妈和姑娘们这时候总算醒过来了,她们是真正的看呆了眼啊,这千娇阁什么时候看过这么多的俊男啊,这一次可是看了个够,这些人一个和一个不一样,风姿不一,当真是令人喜爱啊。

    千娇阁的妈妈和姑娘们在前面领路,一边走一边风情万种的扭着纤细的腰肢,时不时的朝后面抛一下媚眼。

    一行人一路往二楼的雅间走去,等到他们走上了楼梯,楼下大厅里各种骂娘声,都是那些嫉妒的男人发出来的,间或夹杂着姑娘们的羡慕声和吃疼声,因为姑娘们看这些出色的人太久了,使得自己的客人吃味了,下了狠手的掐她们,所以她们忍不住吃疼的叫出声来。

    云染和燕祁走在最后面,两个人虽然没有说话,但眼光却互相交错着,燕祁不满的望着云染,两个人无声交流。

    “长平郡主,你没事跑到这千娇阁来干什么?”

    “你不是也来了吗?就许你来不许我来啊,这是哪家的规定啊。”

    “本郡王是男人。”

    “我现在也是男人好不好?”

    “若是让人发现你是长平郡主,可是有损你名声的。”

    “不是没人发现吗?”云染翻了一下白眼,十分的不满燕祁的多管闲事,眼下两个人虽然不是仇人了,可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她的事情干他什么事啊,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云染不看燕祁,燕祁的眸光若有视无的瞄着她,这使得云染十分的不快,掉头瞪了燕祁一眼:“还看,再看剜了你的眼珠子。”

    燕祁眸光深邃了,抽了抽嘴角收回视线,一行人跟着前面妈妈的身后进了雅间,这是千娇阁最好的雅间,又大又宽阔,这么些人在里面,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老鸨指挥着姑娘们侍候这些客人,别人没说话,云染率先开口了:“来,妞们,坐到小爷身边来,今晚侍候得好了,小爷重重有赏。”

    她话一落,雅间内三人脸色黑了,瞳眸劈咧叭啦的冒着火花。

    萧北野只觉得头疼,早知道不和这家伙来什么青楼了,进了这千娇阁,她是比男人还男人啊。

    云紫啸眼睛跳了好几跳,才控制住脱口而出的话,云染,你个死丫头,给老子滚出去。

    燕祁则是眸光深邃幽暗的望向了千娇阁的妈妈:“让这些姑娘全都退下去,我们好说说话,等需要的时候再让她们进来。”

    雅间里的姑娘们个个都失望了,心疼啊,肉疼啊,这么俊的爷们,怎么就不需要女人呢。

    不过没人敢招惹这位燕郡王,她们又不想进监察司的大牢,所以几个人乖乖的跟着老鸨的身后走了出去。

    身后的云染犹在哪里不死心的叫道:“好好的走什么啊,难得的进了千娇阁,不要女人服务的男人还是男人吗?”

    这下云紫啸和燕祁还有萧北野三人同时有一种想抽她的感觉,你要女人服务你是男人吗?云紫啸只觉得血气往头上涌,这个坏丫头早晚得气死他啊,头疼揉着脑袋旁边走去。

    萧北野和燕祁两个人也往一边走去,几个人找位置坐好。

    容逸辰和韩明玉等人看萧北野因为云染的话,脸色不好看,不由得心情舒展了不少,韩明玉望向云染。

    “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龙月。”

    云染随口编了个名字,对面的韩明玉想了一下,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看来不是什么有名的人物。

    韩明玉笑望向云染:“龙公子,你刚才那样说,萧世子伤心了。”

    “他伤什么心啊,我看是公子你多心了吧,一个大男人如此多心可不太好啊,公子可要改改这毛病,不要见人就疑心,别人说话总不相信,这样下去容易得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症?”韩明玉挑高眉,脸色不太好看,这摆明了不是什么好词,云染一脸好心的替他解释:“就是神经病啦。”

    “什么?你?”韩明玉火起,陡的起身指着云染:“你竟然胆敢说本公子神经病。”

    云染一脸无语的望着韩明玉,像看神经病一样:“我什么时候说你神经病了,我说公子你不要多疑,多疑多心容易得这个病,这不是提醒公子一下吗?公子至于这样生气吗?”

    韩明玉狠盯着云染,眼里能喷出火来,不过这位西平王府的二公子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先开始怒火中烧,不过很快就压抑了下去,望着云染,轻拍手赞道。

    “龙公子真是好犀利的嘴啊,本公子喜欢,真是喜欢啊。”

    他就喜欢慢慢的折磨这样牙尖嘴俐的家伙。

    韩明玉望向雅间一侧歪坐着的萧北野:“萧世子,怎么样?把你这位小兄弟让给本公子怎么样?”

    萧北野还没有说话,云染的脸色就黑了,冰冷的瞪向韩明玉:“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可惜她的怒骂声并没有让韩明玉恼火,他满脸笑的盯着云染:“够辣够味,本公子看到你都心痒痒了。”

    以往玩的是女人,没试过男人,这家伙倒不错。

    萧北野脸色黑沉得可怕,掌心一凝一道强大的劲气包裹着拳头挥了出去,韩明玉脸色一变,身子陡的后仰,萧北野的拳头从他的脸颊擦了过去,韩明玉的脸色陡的变了,指着萧北野,。auoda/

    auoda/

    “萧世子,你欺人太甚了,你西雪的人是不是太不把我们大宣的人放在眼里了。”

    韩明玉十分的聪明,一句话便把两个人的私怨提到了两国的关系上了。

    雅间里,云紫啸和燕祁没有动,容逸辰和袁彪二人却站了起来,阴森森的瞪向了萧北野:“萧世子,你太狂妄了,你在你们西雪耀武扬威的,我们没话说,但这里是我们大宣,你是龙也得给我们盘着,是虎也得给我们蹲着。”

    萧北野根本不惧这三个人,狂野的一笑,霸气的说道:“今日本世子倒要在此好好的会会你们三位了,听说淮南王,西平王和江阳王一向交好,团结一心,看来传闻果然不假,只是不知道这心是一致对外还是一致对内。”

    萧北野话一落,容逸辰和韩明玉还有袁彪三人脸色难看了,一致对内,这可是皇帝的大忌,眼下皇上正打算消蕃呢,若是再听到他们一心对内的流言,只怕对他们更为不利。

    三个人脸色同时的暗了,挥拳击向了萧北野,萧北野抬手,一股强大的劲气笼罩着整个人,眼看着一触及发的打斗要开始了,一直坐着没说话的云紫啸和燕祁二人相视一眼,燕祁一向温润如玉的面容上,拢上了暴风雨的冷冽之色。

    “住手,各位都是大宣的客人,若是想打请回去打,但是在梁城的地盘上,各位若是想打的话,本郡王只有请你们去一个地方了。”

    一声冷喝,两帮人同时的住手,一起望向燕祁,燕祁雍拥华贵的抬眉扫了几个人一眼:“不管你们私人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这里是梁城,在梁城本郡王是不会允许任何人生事的。”

    燕祁说完望向韩明玉,唇角是似笑非笑,瞳眸是暗沉无边的深渊,那深黑的幽暗之中,清晰的反应出一件事,他一眼便看穿了韩明玉的把戏,韩明玉和萧北野有仇,所以想借机联同容逸辰和袁彪的手,教训萧北野,同时他想让大宣处于背动的地位,得罪了西雪,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真是心计深沉啊,不过不要把别人当成傻子。

    韩明玉的眸光迎向燕祁,生生的有一种被人扒光了的感觉,燕祁果然是个人物,韩明玉一挥手,身后的容逸辰和袁彪两个人收回了手,韩明玉一抬首看到了云染,竟然难得的移动了两步,换了一个位置坐到了云染的身边,一脸友好神情的望着云染。

    “龙公子啊,你若是在萧世子身边混不好了,可以到本公子的身边来,本公子会疼你的,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韩明玉话一落,萧北野的脸色再次的难看了,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动手,因为他看到云染古怪的一笑,望向韩明玉:“公子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会疼龙月吗?”

    韩明玉笑得风雅万分:“本公子可是怜香惜玉之人,若是你到本公子的$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65章两男相斗夏高杀人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65章两男相斗夏高杀人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