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60章选婿告示天作之合

    auoda/

    auoda/正厅里,众人听了云染的话个个目瞪口呆,一时说不出话来,云紫啸张了张嘴终是什么都没有说,燕祁退了女儿的婚事,女儿能不生气吗,再说了这小子是不是太狂妄了,竟然还堂而皇之的登门造访,难道不知道他在云家人的眼里是多么的讨厌吗?

    萧北野和姬擎天等人看了云染的神情,心中暗爽,萧北野张扬的开口:“燕郡王的待遇果然是与众不同啊,哈哈。auoda/

    auoda/”

    不遗余力的打击情敌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萧北野的话一落,东炎的姬太子便接了口:“萧世子,燕郡王的待遇怎么可能与我们一样呢,人家可是长平郡主特别招待的人,”

    秦文瀚倒是什么都没有说,脸上保持着他一惯内敛温雅的笑意,云染没理会萧北野和姬擎天,满目冷讽的望着对面的燕祁燕郡王,本来以为这男人要变脸的,心里做好了准备,他变脸就把他给撵出云王府去,别以为他是手握监察司的郡王就可以为所欲为。

    不过燕祁并没有变脸,他如玉一般精致完美的面容上,始终挂着得体的笑容,笑望向云染,温雅的开口:“本郡王今日之所以登门,乃是送贺礼祝贺长平郡主荣登花王之位的。”

    燕祁说完,不等云染说话,朝门外唤了一声,他的手下逐日恭敬的走了进来,逐日的心情有些难以平静,没想到当日在凤台县救了自家主子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这位长平郡主,主子竟然还退了人家的婚事,难怪长平郡主很恼他,现在的逐日心情已经偏向云染了。

    逐日恭敬的奉上一份礼单:“长平郡主,这是我们家主子为郡主准备的贺礼。”

    但愿长平郡主能看在这份贺礼的份上,既往不咎。

    云染挑了挑纤长的柳眉,唇角拢上了冷笑,燕贱人这是又耍什么花招,他会这么好的送贺礼过来吗?这肯定是不可能,所以说他这是设套给她钻呢,他以为她会上当吗?

    云染伸手接过逐日手中的礼单,仔细的看了看,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浓烈,不过眼底可没有半点的暖意,这礼单第一样就是十万两白银,一看到这个,云染就想到当初自已想坑这家伙四万五千两白银的事情,眼睛微微的变绿,抬眸望向燕祁,扬了扬手中的礼单:“燕郡王,这是打算再设套给我钻吗?当初的四万五千两银票,差点让本郡主进大牢走一趟,你这是不死心的想再来一遭吗?你以为本郡主会这么蠢吗?”

    云染把手中的礼单直接的掷到了逐日的手里,逐日一听愣了,没想到长平郡主竟然这样想他们家的主子,主子是诚心送礼来的啊。

    “长平郡主,我家爷是诚心送礼的。”

    “你和你们家的主子是一路货色,对不起,我云王府可侍候不了你家主子这尊大神,”云染没好气的开口,本来还让人请燕祁去偏房用茶呢,这会子是直接的撵出去了。

    “来人。”

    门外傅忠走了进来,恭敬的垂首:“郡主。”

    云染指了指燕祁,吩咐管家:“把这尊大神请出去,我们云王府可招待不了这样的贵客。”

    “这?”傅忠微愣,抬眸望了燕郡王一眼,心里不禁动着小心思,郡主这样咄咄逼人,燕郡王一定会翻脸的,待会儿有好戏看了。

    逐日听了云染的话,还想替自家的郡王说话,燕祁却已经温雅高洁的开口:“既然长平郡主不欢迎本郡王,那改日再来拜访。”

    他说完轻拂袍袖,优雅好似花照水,说不出的高华若端,光华昭然。

    “我们走吧,”说完当真领着逐日走了出去,身后的正厅里的人个个呆愣着,好久反应不过来,这个人确定是那个难缠的让人头疼的燕郡王吗?不但是萧北野姬擎天等人,就是云染也是一脸的莫名,这男人脑子坏了,以往可是和她针锋相对的,绝对不会如此好打发,今儿个怎么这么好对付了,不过不管他了。

    云染回首招呼着正厅里的几个人,一众人有说有笑的,十分的欢乐,早把燕祁给忘了。

    燕王府的马车上,夜明珠皎洁的光辉笼罩着燕祁精致完美的面容,面容之上微冷的光芒,使得他整个人像冷玉一般的幽寒,他深邃的瞳眸满是无奈,歪靠在马车的软榻上,满脸的若有所思,看来那丫头是真的很恼他,现在该如何融化他们两人之间的缝隙呢,燕郡王微微的蹙眉深思起来。

    马车一侧的逐日忍不住担忧:“爷,你看长平郡主对你的误会似乎很深,连你送的贺礼都不屑一顾了。”

    他可是瞧得很清楚的,长平郡主看那三个人可是脸色温融好看的,这说明郡主是喜欢好东西的,可是现在连爷送的东西都掷回来了,可见她心中有多恼恨主子,她和主子之间矛盾可大了,这样主子要如何化解这样的矛盾啊。

    “这是本郡王的失策,”燕祁微睑眼目,挥了挥手示意逐日下去,逐日下马车上了马,一众人一路回燕王府去了。

    云王府里,云染送走了姬擎天和秦文瀚萧北野等人,转身准备回茹香院去休息,明日皇上会派出鸾车来接她,她要饶城一圈与民同乐。

    云紫啸跟着云染的身后一路走着,云染一脸奇怪的停住脚步:“父王,你有事吗?”

    云紫啸蹙眉望着云染:“染儿,你说今晚燕祁前来我云王府给你送贺礼是什么意思?你说他会不会因为你今儿个的表现而喜欢上了你啊?”

    云紫啸望着眼面前俏丽逼人,一举一动都散发着自信光芒的女儿,心中越发的如此肯定,要不然燕祁来云王府干什么?

    云染听了云紫啸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父王。你别逗了,那朵白莲花喜欢我,怎么可能啊,要喜欢早就喜欢我了,他才不会因为我当上了什么花王就喜欢我呢,所以你真的想多了,今晚他之所以登门送什么贺礼,绝对是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想算计我一把,不过我不会上当的。”

    “这样吗?”云紫啸觉得有些不可能,他觉得燕祁出现有些不同寻常,若是往常染儿撵他出去,这位燕郡王肯定会找碴子生事的,再不济也要讥讽两句,但今晚他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这不是不正常吗?

    云染见云紫啸一脸的迟疑,忍不住笑着说道:“父王,你别想太多了,就算燕祁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这个贱人我见他一次想抽他一次。”

    云染说完转身就走,理也不理身后的云紫啸,云紫啸目瞪口呆的望着那走远了的身影,看来燕祁把自个的女儿得罪得太重了,所以现在女儿光是说到他便恼得想抽他,云紫啸一想这都是燕祁作出来的,念了一句活该,转身回自己住的院子去了。

    云王府的茹香院里,摆了满满的东西,赵妈妈和荔枝两个人正在整理,不过看样子今晚不要睡觉了,要整理一夜。

    荔枝看到云染走进来,赶紧的过来禀报:“郡主,东西太多了,看来要清理两个库房出来摆放东西,不过这么些东西一直摆放在院子里也不是事儿啊。”

    郡主这里一下子多出这么些东西,搞不好被贼给惦记上了,这可就麻烦了。auoda/

    auoda/

    “你把东西整理出来,列一份礼单给我,然后把这些东西各自分类,摆到我母妃的商铺里去卖,另外你给我把商铺的掌柜全都清查一遍,这其中怕有不少是那女人的人,给我全部撤换掉,这两天你就不用侍候我了,只管和赵妈妈忙这些事,枇杷一个人侍候我就行了。”

    “是,郡主,奴婢知道了。”

    荔枝恭敬的领命自去整理东西,云染则是领着枇杷进了房间,洗盥一番睡觉了。

    第二日宫里派出来的凤鸾车早早的就到了云王府的门外,这凤鸾车本来是皇后的鸾驾,极其的华丽,历代花王都是坐此车游京城一圈与民同乐的,今儿个云染成为花王,自然也不例外。

    宫里同样派出了皇后坐的凤鸾车,云染收拾妥当了,领着枇杷一路出云王府,云王府门外黑压压的跪着的一地的人,只除了老王妃,被打伤了的云王伤,受了重伤的云挽雪没有出现,其她人都出现了,连云紫啸都出现了,云紫啸叮咛女儿:“染儿,今日你可以坐凤鸾车驾好好的逛逛我大宣的京都,自从你回京后,还没有好好的逛过京城呢。”

    云染点头,这话也对,今日正好有这么个机会,可以乘机好好的逛逛大宣的梁城,想着登上了马车,小丫头枇杷坐在后面的马车上,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开始游城一圈的行动。

    前面是宫中的数百名侍卫,后面是华丽的金纱罩顶的凤鸾车,再后面又是数百名的兵将,这些人一路保护云染。

    凤鸾车内里的人隐约可见,朦胧而娉婷,婉约动人,这种神秘的美感更是给云染增加上了无数的光环,马车外面欢呼声不断,百姓沿街呼叫。

    “长平郡主。”

    “我们爱你。”

    一浪高过一浪,一路十分的热切,云染兴致极好的掀了前面的金丝纱帘,望着街道边的百姓,不停的频频挥手,她这样的动作,更是引得百姓激动起来,不停的挥手欢呼。

    马车绕着街道一条条的往下走,云染先还很有兴致的招手微笑欢呼,努力做个亲民的好花王,可是后来有些厌了,缩进了马车里再不出来,再后来干脆躲在马车里睡大觉,任凭外面欢呼声震天,她都睡得欢实,雷打不动。

    街道边临街的茶楼里,有人正饶有兴趣的望着马车里的人,隐约可见那人四腿八丫的躺在马车之中呼呼大睡,毫无形像可言,任凭外面欢呼声连连,里面的人愣是动都不动一下,睡得正香。

    雅间里两个人正望着那凤鸾车驾之中的人,一人清瘦俊逸,如秀竹一般,瞳眸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下首的凤鸾车里的女子,又望了望身侧如玉般温润,仿似高天皎月的男子,郡王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对马车上的女子有兴趣吧,要不然无法解释他跑到这里来喝茶的原因啊。

    想到这种可能,楚文轩有些惊骇,不可能吧,如若郡王喜欢这女人,当初为什么要退婚啊,现在又躲这里看人家,这实在是太无厘头了。

    燕祁收回深邃的眸光,望向对面的楚文轩:“你那是什么表情。”

    楚文轩赶紧的恢复脸上的神情,恭敬的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惊讶长平郡主的睡觉姿势,她现在可是花王啊,又是大宣人人信奉的才女,可是那睡觉的姿势实在是太不雅了。”

    燕祁挑高眉,淡淡的说道:“这是率性而为,难不成睡觉还要讲究一个优雅的姿势,睡觉自然要怎么舒服怎么来。”

    楚文轩听了燕郡王的话,心内波滔汹涌,看来郡王真的喜欢上长平郡主了,完了完了,他现在喜欢人家有什么用啊,都把人得罪了,喜欢也没有用了。

    燕祁一眼便看穿了楚文轩心中所想的事情,抬手敲了楚文轩的脑袋一下:“你胡想些什么,上次本郡王在凤台县不是受伤了吗?救本郡王的人就是她。”

    “竟有这样的事情?”

    楚文轩惊讶,原来竟有这样的事情,既然人家救了郡王,郡王为什么还退人家的婚事啊。

    “当时她是易容了,所以我哪里知道她就是救本郡王的人啊,”

    “那现在长平郡主把郡王记恨上了,郡王要如何和她化解这份仇隙呢,”楚文轩关心的问道,燕祁眸光笼罩上如玉光辉,瞳眸闪过潋滟动人的神彩,笑着道:“自然是让她出气,她气消了,就不计较从前本郡王所做的事情了。”

    “那?”楚文轩正想说话,燕祁却打断了他,询问起别的事情了,云染的事情他会解决的。

    “皇上大婚,按照道理淮南王容家,西平王韩家,江阳王袁家该派人进京祝贺,你那里什么情况?”

    楚文轩乃是锦亲王府的庶子,梁城不学无术的家伙,事实上没人知道那只是他的表象,他在燕祁手里替燕祁做事,这起源于有一次燕祁救了他,从此后他洗心革面,一心替燕祁做起事来,锦亲王府里的人还以为他依旧是从前那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却不知道经过时间的洗礼,这个昔日扶不起来的阿斗,现在却是独挡一面的人物,并不比锦亲王府的世子楚文浩差多少。

    楚文轩挑高细长的眉,肃暗的气息笼罩着他整个人,他沉稳的禀道。

    “我已经得到消息,淮南王派了世子容逸辰带了大批礼物进京了,随行的还有他的女儿舞阳郡主容佳云,据可靠的消息,淮南王为了表忠心,决定把容佳云送进宫里去做皇帝的妃子。”

    “这个老狐狸倒是狡猾,上次我们打草惊蛇,倒是让他给藏起了尾巴,那林家倒是被他给推出来当了替死鬼。”

    燕祁眸色幽寒,手指轻敲着桌子,楚文轩接口:“短时间内只怕他不会动。”

    “西平王韩家和江阳王袁家派谁过来的?”

    燕祁问另外两家的动向。

    淮南王容家,西平王韩家,江阳王袁家,这三家和燕云两大王府一般根基深厚,他们也是大宣先祖皇帝的追随者,这三家之前都是先祖皇帝的手下得力大将,后来冒着可能会被杀头灭族的风险叛变前朝,一心助先祖皇帝反了前朝,后来先祖皇帝登基,便赐三家为异姓王,每家分了一块封地,无召不得进京。

    先祖时期这三家很是忠心,安份守己的守着一方地方过日子,可是随着时间的流淌,现在的容韩袁三家已经一方独大,每家都成了一方诸候,甚至于居住淮南的淮南王容家竟然有了反意,先前燕祁得到消息,淮南王府的人私设兵器房,燕祁奉皇帝的旨意,悄悄前往凤台县一查究竟,没想到淮南王个老狐狸竟然推出了淮南郡的皇商之家林家,把林家推出来当替死鬼,而他现在更是缩回了脑袋。

    除了淮南王府,西平的韩家,江阳的袁家,都野心勃勃的隐有动静,所以现在皇上有意消蕃,这更使得这三家蠢蠢欲动。

    现在的大宣,表面上风调雨顺,安康太平,其实私下的水流十分的湍急,稍不留意,大宣很可能要遭受灭顶之灾,真正的内忧外患啊。auoda/

    auoda/

    “西平王派了二公子韩明玉前来祝贺皇上和皇后娘娘的大婚之喜,同时随行的还有西平王的女儿兰陵郡主韩明珠,同样的西平王有意把兰陵郡主送进宫中去给皇帝做妃子。”

    燕祁眸色深邃,唇角是似笑非笑,不等楚文轩说话,接了口:“一个个打的可真是好算盘啊,想必江阳王袁家也送了女儿进京来了,他们想得可真是好啊,送一个女儿进京稳住皇上,难道这样皇上就不撤蕃了。”

    楚文轩挑了一下眉,恭敬的继续禀道:“没错,江阳王派了江阳王世子袁彪揩其妹栖仪郡主前来京城,同样的江阳王也有意把这个郡主送进宫中去。”

    燕祁点了一下头,深邃的瞳眸之中是幽淡冷冽的光芒,唇角勾出如水的笑意,只不过这笑充满了讥讽寒薄。

    “看来一个个的都动了心思啊。”

    楚文轩张了张嘴想说话,又停住了,燕祁望他:“怎么了?”

    “据属下得到的消息,西平王的这位兰陵郡主,不同于常人,听说此女出生的那一天,天降五彩祥云,院内花草齐放,此女身上自出生之日起便天生异香,从小聪慧异常,八个月能语,一岁能自已做诗,五岁之时出口成章,这位兰陵郡主不但聪明异常,而且十分的心善,在西平深得百姓的喜爱,从小便被西平王捧在手掌心宠爱着长大的,此番送她进京的正是她的二哥韩明玉,她这个二哥也是极聪明的一个人。”

    燕祁微微凝眉,关于这位兰陵郡主,他是深有耳闻的,说得神乎乎的,依他的意思,只怕是西平王早有谋算,准备好了要送这么一个女儿进宫来,所以早早的便为她打了嘘头,如果真是这样,说明西平王的野心不小。

    “嗯,这些家伙什么时候到达京城?”

    “最迟不过明日,肯定抵达京城,”楚文轩肯定的说道,他可是和韩明玉兄妹二人一起进京的,他快马加鞭的回来,这些人一路稍停一会儿,想必明日就可以进京了。

    “嗯,你在京城这些日子留意着这些家伙一些。”

    “属下知道了,”楚文轩点头,燕祁起身准备离开,望了望身后的楚文轩,笑道:“你难得的回来,回去见见你父亲吧。”

    楚文轩的母亲只是一个姨娘,早就去世了,他在锦亲王府虽然不受重视,可锦亲王爷好歹是他的爹,他理该回父亲。

    楚文轩一想到回锦亲王府,眉就蹙了起来,周身遍满无奈,因为每回他回去,他的父王必然提着他的耳朵对着他一顿臭骂,说他不学无术,整天游手好闲的,让他的大哥楚文浩替他找个差事做做什么的,他楚文轩可是大宣最大的情报机构七杀的二头目,七杀里的事情全是他决策的,至于自个的主子,郡王大人,他是很少管这种事的。

    可是这样的他到了父亲眼里,根本就是不学无术的纨绔一个,而他自然不能告诉父亲,他是七杀的头目,若是他泄露情报机构,不但燕王府要倒霉,就是他们锦亲王府也要受到牵连,所以他只能做出纨绔的样子。

    “一想到去见那老头子我就头疼,”楚文轩用手揉着脑袋。

  &n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小强) 天堂鸟(小强) 淫侦艳探之蝴蝶公寓(小强) 古剑奇谭之天墉淫传(小强) 风流男护理(云中翻月) 奇淫江湖(小强) 创世神的日常(小强) 【女友的闺蜜是idiot】H版(小强) 受辱侠女(小强)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FireNeko)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60章选婿告示天作之合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60章选婿告示天作之合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