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57章天价奖励花朝节

    auoda/

    auoda/大殿上,燕祁温润的望着萧北野和姬擎天二人,明媚灿烂高华若洁,连声音都是从未有过的好听:“姬太子和萧世子是否愿意替花王大赛添加些彩头呢?”

    姬擎天黑瞳幽寒,身上的寒意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他身侧的人都有些害怕,不过燕祁却一点也不惧,笑得更像早晨的骄阳。auoda/

    auoda/

    姬擎天和萧北野二人心情都有些不畅,不是舍不得钱,其实大宣举办花王大赛,他们早有意念拿些彩头出来热闹一下,可是现在的问题,这彩头不是他们拿出来的,而是被人设计拿出来的,这意义完全不一样。

    不过当着满殿的人,姬擎天和萧北野二人愣是说不出不拿彩头的事情。

    最后姬擎天一咬牙,脸色恢复了正常,笑望向燕祁。

    “此番我们提前来大宣,就是想看看大宣的花王大赛,自然早就备下了彩头,本宫特地为花王大赛的花王备下了十万两的白银,五十颗沉香朝珠,五十颗蜜腊朝珠,珍珠玛瑙水晶蓝宝石分别五十颗,外加二十颗的夜明珠,祝贺脱颖成为今年的花王夺魁者,这乃是我们为花王准备下的礼物。”

    姬擎天话落,殿内不少人睁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没想到东炎太子一出手便如此大的手笔。

    萧北野不甘落后,姬擎天话一落,他也狂野的开口:“我们西雪自然也早有准备了,十万两白银,碧云锦十匹,蜀纱十匹,千年人参两株,百年灵芝两株,百年雪莲两株,丹参,麝香,沉香,冰片各两株,我们以此祝贺今年花王大赛的花王夺冠者。”

    西雪的东西令得殿内的人再次的抽气,千年人参,百年灵芝,百年雪莲,这可是有价无市的,相较于姬太子的手笔,这西雪萧世子的彩头更吸引人,因为这些东西可是有钱没处买的啊。

    萧北野和姬擎天二人相视一笑,他们之所以拿出如此大的手笔,乃是因为大宣已经多少年没有花王脱颖而出了,他们就不相信,今天会有花王出现。

    所以他们不如高调一点,反正他们已经说清楚了,这些彩头是要送给花王夺冠者的,别人想都别想。

    燕祁唇角的笑意绵长悠远,眼神一点暗,今年的花王大赛与往年不一样,很可能会有花王脱颖而出喔,他们恐怕要大出血了。

    燕祁的视线落到了云染的身上,又越过云染往殿外瞄去,他倒是很好奇,究竟谁才是今年的花王得冠者,谁才是那个救他的人。

    大殿上,东炎姬太子和西雪的萧世子都下了这样大的彩头,南璃的人坐不住了,虽然秦文瀚并没有为花王大赛备下什么彩头,但是南璃绝对不能在这样的场合丢脸,所以秦文瀚飞快的站起来。

    “既然大家都出了彩头,我们南璃自然不能落后,这样,我们南璃也和东炎西雪一样出十万两白银,另外加上松花玉五十颗,紫水晶五十颗,祖母绿宝石五十颗,南珠五十颗,湖珠五十颗。”

    这下满殿都沸腾了,殿内一片喧哗,个个激动的说着此次花王大赛的事情。

    三国所出的彩头加上大宣国的奖励,今年花王的奖励可谓天价数目,粗略的一算,最少有一百万两的的身价。

    不但是别人,就连云染也不禁意动了,一百万两啊,这笔钱若是放在揽医谷,要救多少人啊。

    这些人真是疯狂。

    满殿的人个个激动的议论着,只有燕祁一脸的淡定悠然,优雅的举杯轻品着酒,含笑低眉,这满殿的人只有他心知肚明,今年的花王大赛很可能真的会有花王出现,而他之所以逼迫东炎西雪追加彩头,就是为了加大奖励的数目,这样一来就不信那个真正有能力的人不意动。

    大殿上首,皇帝楚逸祺望向热情的朝臣,笑着开口:“看来今年的花王大赛令人期待啊,为了庆祝这样的盛况,今年的花王大赛奖励金额从去年的十万两白银,追加到二十万两。”

    嘶,殿内不少的女子眼睛亮了,跃跃欲试,反正皇上下令了上三品大员的千金都必须参加,那么她们试一试又何防,连江小姐和赵小姐这样的才女也没有成为花王,她们就算成不了花王,也没什么丢脸的,何况花王未必就是才艺多惊人,也许是有缘者得之。

    不少人心头如此想着,凑到一起说得热闹。

    皇帝高兴的起身,望向下首的三国使臣:“今晚的宫宴真是令人高兴,不过夜深了,宴席该散了,三日后的花王大赛,朕将亲自主持,到时候朕将和大家一起期待花王的诞生。”

    姬擎天萧北野秦文瀚同时的开口:“我们也一起期待花王的诞生。”

    大宣的这什么花王,规矩太古怪了,非要什么天现异像,花草共舞,共舞个屁,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听说他们举办花王大赛近百年,总共也就出了两个花王,一个永嘉皇后,一个当今的太皇太后,他们就不信了,此番花王大赛,这么巧就让他们碰上了。

    萧北野的心思却不同于旁人,他望向云染的眸光中倒是挺期盼的,若是长平郡主能顺利的拿到花王大赛,他拿出来的东西绝对是心甘情愿的,如若是别人,那心情可就不太好了。

    大殿内,皇帝楚逸祺和三国使臣招呼了一声,率先领着人离开了,太后带着皇室的两位后妃两位公主一起离开,安乐公主经过云染身边的时候,朝着云染挤了挤眼睛,温柔的一笑,云染也朝她点头打招呼。

    皇帝和太后都走了,殿内众人陆续的起身站了起来。

    三个一群五个一党的说着话往殿外走去。

    蓝筱凌夏雪颖等人走到云染的身边,悄声的和云染说到三日后花王大赛的事情。

    蓝筱凌和夏雪颖二人对自已是不抱希望的,但是却一脸兴奋的拾撺云染参加,两个人兴奋的说道:“云染,若是今年你参加花王大赛拿到了花王的金冠,一定要记得请我们吃饭,而且要送我们每人一件礼物。”

    实在是那奖品太丰厚了,相当于一百万两的银票啊。

    “云染,如若你真的成了花王,你立马就成了梁城最有钱的小姐了。”

    几个人说得正兴奋,听到身侧一道冷哼声响起来。

    云染和蓝筱凌夏雪颖等人飞快的抬首望过去,看到郡主一脸鄙视的望着她们,冷笑一声:“你们以为花王是那么好拿到的吗?凭她还想拿到花王,真是痴人说梦话。”

    郡主是坚决不相信,云染这个女人能拿到花王的金冠。

    郡主话一落,身侧的江袭月冷讽:“人家最近不是成了大宣的才女吗?说不定真有意外情况发生呢,呵呵,我们等着看喔。”

    蓝筱凌不甘心的接口:“说不定云染就是那个拿到花王金冠的人,至少她还没有试过,就有这个机会,有些人连机会都没有了。”

    蓝筱凌的话很明显。江袭月已经参加过花王大赛了,她的才情再高,也不会成为花王了,江袭月的脸色难看极了,心情十分的不爽,今年的花王大赛实在是太隆重了,奖励更是丰厚到让人眼红,可偏偏她参加过花王大赛,知道自已是不可能成为花王的。

    不远处姬太子和丞相府的赵清妍走了过来,赵清妍正好也听到蓝筱凌的话,不由得脸色微暗,心情十分的不好,姬擎天幽冷的声音响起来:“有谁规定第一次参加花王大赛不是花王的,后面就一直不是花王了,说不定今年就是个例外。”

    他如此一说,赵清妍一扫先前的气妥,没错,有谁规定参加过一次花王大赛,后面就成不了花王的,也许今年是个例外,赵清妍脸上露出笑意,抬眸望向姬擎天,只觉得这男人真的太有魅力了,外形俊美,行事又冷酷又霸道,对别人不屑一顾,却独对她温情款款,这让她的心整个的软成一汪水。

    东炎姬太子的话,云染蓝筱凌以及郡主等人也听到了,郡主笑着接口:“没错,谁规定了参加过一次花王大赛不是花王的,后面就成不了花王的,也许今年赵小姐就会成为花王,因为她有福星高照,相信今年的花王肯定要被她夺得。auoda/

    auoda/”

    郡主的话使得赵清妍越发的高兴,不过并没有表现得过份的轻狂,内敛的开口:“郡主别取笑清妍了。”

    梅若晗立刻接口:“赵姐姐,我支持你,我相信你肯定比某人强。”

    这个某人自然是云染,云染抬眸望向梅若晗,正好看到了走过来的东炎太子姬擎天,这个男人之前受伤了,伤不可能短时间内好,但是他一直表现得如常人一般,可见此人的意志力极端的强,而且他似乎不愿意把自已受伤的事情泄露出去,云染忽尔古怪一笑,他不乐意她倒是挺高兴的。

    姬擎天的眸光落到了云染的脸上,这女人和一般人不一样,她不但人长得美,心思也够坚定,遇事从容,心计恐怕也不差吧。

    云染接受到姬擎天的眸光,勾唇一笑,脸色柔媚,声音却带着一抹儿的刺。

    “姬太子,先前云染的七色流光画是否影响到你的心情了,若是有的话,云染要选个日子登门请罪了,没的影响东炎太子的心情。”

    字字柔软,句句温润,最后却化为浓浓的讥讽。

    姬擎天挑了一下眉,眸色深邃:“不可否认长平郡主的画还是不错的,只是这心胸气度有点?”

    他停住不说了,云染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说她心胸小呗,因为他先前所说的话,她到现在还记住,不是心胸小是什么。

    她就是心胸小怎么了?

    云染正想开口再讥讽这男人两句,不想却被另外一道声音抢先了,赵清妍温婉柔媚的说话了,她看到姬擎天望云染的眼神,便觉得不舒服,因为她清楚的看到姬擎天的眼里有一抹欣赏,虽然他所说的话不好听,但是那神情却隐有一些不一样,赵清妍不禁有些担心,感觉云染会抢走姬擎天一样,所以她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如此一想,赵清妍温柔的开口:“姬太子,夜深了,我们该回去了。”

    姬擎天的注意力落到了赵清妍的身上,眸光温和:“走吧。”

    姬太子和赵清妍二人率先往前面走去,身后的郡主和江袭月等人嫉妒的望着那走远的身影,一起往外走去,后面的云染和蓝筱凌夏雪颖等人一边走一边说话。

    “你看到了吗?赵清妍这个女人很紧张姬太子呢,好像生怕姬太子喜欢别的人似的,这女人可真有心计。”

    “不过姬太子的眼光太差了,怎么就看不出那女人虚伪做作的嘴脸呢,”

    云染劝道:“算了,各花入各眼罢了,你们也别管人家的事情了。”

    蓝筱凌和夏雪颖笑了起来,几个人一边说笑着往殿外走去,身后响起了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萧北野从后面赶了过来,先前他被南璃国的秦文瀚拦住说了几句话,所以慢了云染一步。

    萧北野走过来,蓝筱凌和夏雪颖二人笑嘻嘻的朝着云染挤眉弄眼的作怪态,然后两个家伙领着各自的丫头先行离开了。

    云染有些无语,这两货搞什么名堂啊,她和萧北野只是朋友好不好,虽然她对萧北野感兴趣,可是她的兴趣和别人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她只是想查清楚萧北野是不是师傅所指的那个天下的有为明君。

    云染和萧北野两个人并排外走,身前身后不少人偷瞄着,猜测着长平郡主最后会不会嫁进西雪国去。

    云染没理会别人,只管望着萧北野:“今晚的事情谢谢你了。”

    今晚萧北野从头到尾都维护着她的,她自然该向他道声谢。

    “谢什么,你是我的朋友,我自然要帮你。”

    萧北野爽朗的说道,想起三日后的花王大赛,望向云染:“三日后的花王大赛你参加吗?”

    云染挑高眉,其实她本来不想参加的,但现在皇上下了令,三品以上大员的千金都要参加,她不得不参加,而且那花王大赛的奖励实在是令人眼红。

    “参加,皇上都下了旨意了,怎么可能不参加啊。”

    “我支持你,在此先祝你夺得今年的花王,若是这样的话,本世子所花费的也就物超所值了。”

    萧北野轻眨邪魅的眼睛,少了一份狂野,多了一抹风情。

    云染忍不住笑了起来,温声回他:“若是我真的拿了花王,你不会心疼那十万两的银子,以及千年人参等物吧。”

    说到这个,云染的眼里升起灼热的光芒,三国使臣所出的彩头中,她最热衷的就是萧北野所出的各种药材了,都是名贵的东西,她身为医者,最喜欢的自然就是这些了。

    萧北野豪爽的一笑:“你说本世子是那种小气的人吗,先前之所以气愤,只不过因为被燕郡王坑了一下所以心情不爽罢了。”

    云染了然的点头,没错,被人坑换谁谁不爽。

    那白莲花一向黑心黑肺,她没少被他坑过,早就了解他是多么的阴险了。

    “以后你要当心这家伙一些,他的鄙卑无耻,现在才显露出冰山一角,你最好小心一点。”

    云染叮咛萧北野,萧北野点头,先前是他大意了,以后他会防着这家伙的。

    两个人说着话已经走出了身后的大殿,殿门前月色光华之下,立着一个玉树临风的人,正是先前他们两个人讨论的阴险狡诈,黑心黑肺的家伙,燕祁面色温润,优雅的走了过来,笑望向萧北野和云染:“两位真是相谈甚欢啊,不过夜深了,是不是该出宫了。”

    萧北野看到燕祁一脸风华无双的笑意,真想一巴掌打掉他脸上的笑意。

    今晚先坑掉了他一笔银子,后来又坑掉他一笔银子,这个男人太阴险鄙卑了。

    不过萧北野心中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刹那的念头,随之笑意浓烈的望向燕祁。

    “我和长平郡主一见面便志趣相投,所以总是忘了时间,倒劳烦燕郡王记着了,天色确实不早了,云染,我们改日再约时间相谈。”

    萧北野眸光微眯,他总觉得燕祁太过于注意云染了,按照道理云染是他退掉的未婚妻,他该远离她才是,可是他每次和云染说话,这家伙都冒出来,他感觉这男人对云染并不是无情无义的,难道他喜欢云染,如此一想,萧北野唇角咧开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怕没机会了,把人得罪得这样深,这样重,想让别人原谅再嫁给他,恐怕不可能,除非太阳从西边升上来。

    燕祁眸光一闪而过的恼,不过脸上依旧笑意浅浅,但萧北野还是捕捉到他的情绪受到他话的影响了。

    呵呵,看来他猜对了,这家伙对云染的并不是无情的,只不过他恐怕还没有意识到。

    萧北野想到这个,忽地心情很好起来,唇角笑意弥延,燕祁一脸古怪的望着他,这人脑抽风了不成。

    云染也奇怪的望着萧北野,前一刻还恼火呢,怎么这会子又高兴了。

    萧北野收敛了笑意,望向云染:“云染,回头我去云王府拜见你,我们找个时间相约一起去赛马如何?”

    云染倒是想也不想的点头应了:“好啊,改日相约一起去赛马。”

    她的痛快答应,再次的让燕祁眸色深暗了一分,一脸冷讽的瞪着云染,是女人吗?竟然这么迫不急待的答应别人的相约,别忘了这可是西雪的萧北野,他可不是什么好人。auoda/

    auoda/

    燕祁的神色云染不是没看到,不过就好像没看到似的,轻飘飘的从燕祁的身边走了过去,看也不看燕祁一眼,径直往前方走去。

    大殿门前,很多人走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人慢吞吞的往外走。

    云王府的马车边,云紫啸正在候着云染,看她过来,招手示意她过去。

    “夜深了,该回云王府了。”

    “是,父王,”父女二人一起上了马车,云紫啸吩咐外面驾车的赵虎出宫。

    身后不远立着的萧北野和燕祁一起望着离去的云王府马车,两个人的眼神中隐着若有所思,萧北野忽地凑到燕祁的耳边,一脸认真的问道:“燕郡王,我喜欢长平郡主,她似乎对我也挺有兴趣的,你说最后她会不会嫁给我啊。”

    萧北野话落,看也不看身后脸色清幽的燕祁,狂野的大笑两声,心情舒畅的上了马车,一路离开,。

    燕祁醒神,暗骂了自已一声,那女人嫁就嫁呗,干他什么事,刚才他听到萧北野的话竟然一瞬间感觉到不舒服了,那女人嫁得远远的最好,省得一再的找他的麻烦,燕祁轻拢袍袖,优雅的回身往马车走去,一路护送西雪的使臣前往驿宫而去。

    大殿最后面走出来的定王楚逸霖,眼神闪着幽光,望着没入夜色之中的数道马车,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

    云染,没想到今天晚上竟然被你逃过了,不过后面还有狠招等着你呢,你就等着倒霉吧。

    夜深沉,宫中的马车一辆一辆的驶出了皇宫,各自直奔自家的府邸。

    云王府的马车上,云紫啸望着云染,温和的叹气。

    “染儿,今天晚上的事情,父王替你四妹妹向你道声谦。”

    “今晚的事不是四妹妹一个人的事吧?”云染眸色寒凌,脸色沉静如水,伸手取了马车里的一个物件在手里把玩着,云紫啸望着她,只见少女的面容拢在浅淡的光晕之中,透着一抹狠决幽冷,云紫啸的心一抽,下意识的觉得云染会出手。

    “染儿,今晚父王说休掉她,是你不让的。”

    云紫啸下意识的生怕云染怪他,云染抬眉笑望向云紫啸:“休掉她,她说不定会重新卷土再来,我要的是让她生不如死。”

    云紫啸眉色一颤,他相信云染说到做到,就算他阻止她恐怕都没有用,只不过让云染和他分心。

    不过对于那个女人,云紫啸并不心疼,他早就想把那女人撵出云王府了。

    “你动她没关系,只不过别影响到你自个儿,还有留你四妹妹一条命吧,。”

    云紫啸十分的无奈,阮心兰那样的女人实在教导不出好女儿,本来挽雪完全可以什么事都没有的,但是偏要来招惹染儿,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云染望着云紫啸,这个父王还是很疼她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站在她这边,这让她动容。

    “父王,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迟一些的动云挽雪,如若她改过自新的反省了,不找我的麻烦我的碴子了,我不动她,但是云王妃这个女人我是不会放过的。”

    云紫啸松了一口气,云染答应暂时不动云挽雪,已是不容易的事情了,至于阮心兰那个女人,他懒得管她,按他的意思,今晚他当场休掉她。

    云紫啸不再理会那母女二人,想到另外一件事。

    “染儿,你喜欢西雪的萧世子吗?”

    这可&#
双嫁(泼茶香) 老子是癞蛤蟆(烽火戏诸侯) 异界生存守则——林安X奥丁(小强) 江湖情与路(小强) 灵与肉的苦旅(小强) 佳人受难记(小强) 蚁贼(千里送一血) 奥特曼之禁忌领域(马鼠.QD) 八零后修道生活录(我要的是葫芦) 醇酒玫瑰(小强)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57章天价奖励花朝节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57章天价奖励花朝节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