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56章惩治王妃金殿比试

    auoda/

    auoda/大殿内乱成一团,惊叫连连,丫头宝蔷被打得出气多进气少了,刑部的几名兵将赶紧的去拉宁景,宁景尤不死心的怒骂着,萧北野走过去,小声的说道:“宁景,你看你云姐姐生气了。auoda/

    auoda/”

    宁景一惊,飞快的抬首望向云染,只见云染目光幽幽的望着他,宁景一下子安份多了,规矩的被萧北野给拉了回来。

    刑部尚书命令人把宝蔷以及几名宫女带进刑部的大牢关押起来,至于对云挽雪的处置,就交给皇上吧。

    刑部尚书秦大人恭敬的起身,请示皇上楚逸祺的意思。

    “禀皇上,这云小姐该如何处置?”

    楚逸祺望向大殿一角,只见云挽雪此时依旧昏迷不醒,脸色苍白,不过很多人不同情她,活该,竟然不惜自伤自身来残害自已的嫡姐,这女人心思果然够毒。

    殿内所有人都鄙视云挽雪,上首的皇帝微蹙眉,望向自个的母后,她不是喜欢处理事情吗,这事就交给她好了,先前可就是她让刑部的秦大人审这案子的。

    “母后看如何处理这事?”

    云挽雪既是主犯又是受苦者,现在她身受重伤,若是再处罚,只怕一条命要没有了,虽然害人终是没有害到人,不可能杀掉她的。

    太后娘娘脸上神色冷凛,心里怒火十分的大,暗骂下首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过人她还是要保的。

    太后缓缓的开口:“既然主犯已受重伤,被伤者又完好无损,这件事就到此作罢吧。”

    太后话落,西雪萧北野说话了,语气十分的不友善。

    “原来大宣的律法竟然是这样的,伤人者若是自伤就可以免于刑法,那么大宣牢中的那些重刑犯,若是自伤是不是可以逃过一劫了。”

    萧北野话落,殿内议论纷纷,尤其是三国的使臣,对于太后处理这件案子的做法明显的不认同。

    皇帝楚逸祺脸色不好看了,阴沉着脸睨了太后一眼,这一次没有再给自已母后开口的机会,沉稳的说道:“萧世子,太后是怜悯云王爷劳苦功高,所以给重臣的特赦。”

    “喔,那么大宣的劳苦功高者就可以为所欲为,因为可以功过相抵。”

    萧北野打蛇而上,穷追不舍,丝毫没有放过楚逸祺的意思。

    萧北野的话落,西雪使臣中一名文官走出来不卑不亢的开口:“原来大宣的律法和我们的完全不一样,既如此,为何太后先前竟然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这位小姐连王子都算不上,怎么就不追究了。”

    楚逸祺有些恼,这萧北野太狂妄了,这是大宣的事情,他插什么手啊。

    不过却不好恼这么一个人,人家这般狂妄,是有狂妄的资本,不说别的,萧北野身为恭亲王府的世子,手中竟然握三十万重兵,那些兵将可都是他一手一脚练出来的,个个听奉他的调遣,奉他若神明。

    “那依萧世子的话是处死云挽雪吗?”

    楚逸祺肃冷的开口,萧北野张扬的笑起来:“那倒不需要,云小姐已身受重伤,若是再把她处死,显得太不通人情了,但是她的罪可以饶,其母之罪却不可饶,女之过母代劳,这件事应该交给云王爷来处置,相信云王爷会做出一个最好的选择。”

    萧北野话落,殿内众人议论起来,很多人认为萧北野这样处置,既通人情又合乎礼法,女不孝母之过,今日云挽雪能做出这般过错,其母有难以推脱的责任,另外其中有些人甚至于猜测出,云挽雪这样干恐怕正是云王妃在后面指使的。

    大殿上首的皇帝望向了云紫啸:“云爱卿,这事就由你来处置吧。”

    云紫啸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云紫啸一生光明磊落,没想到到头来竟然得了这么一个女人和女儿来抹黑他的脸,云紫啸心中怒火腾腾,飞快的走出来,阴沉无比的说道。

    “女不孝母之过,今日我云紫啸当殿休妻。”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云王妃直接的呆愣住了,反应过来哭着哀求:“王爷,你怎么这么狠心啊,王爷。”

    云挽霜从人群走出来,跪了下来替母求饶:“父王饶过母妃一次吧,四妹妹今日犯下错事,母妃一定会好好的教导她的,请父王网开一面。”

    云紫啸神容未动,一脸铁了心的要休掉云王妃。

    这个女人他早就不想要她了。

    云挽霜眼看着父王面无表情,理也不理她,不由得焦急起来,她不能让父王休掉母妃啊,如若母妃被休,她们在云王府就更不受重视了,而且凭父王的威望,云王府很可能会再有王妃进府,那她们怎么办?

    云挽霜飞快的想主意,一抬首看到了云染,现在看来,只有云染说话,父王才会听。

    云挽霜求起云染来:“大姐姐,你求求父王吧,四妹妹的错不是母妃的错,母妃一定会好好教她的,以后不会再做冒犯大姐姐的事情了。”

    大殿内不少人望向云染,猜测着长平郡主会不会替云王妃求情,必竟云四小姐陷害的她,说不定这背后指使的还是云王妃,长平郡主会求情吗?

    云染脸上是温和的笑意,慢慢的走了出来,望了地上的云王妃一眼,她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女人眼里的恨意,云染唇角的笑意更深,心知肚明,即便她求情,这女人也不会感激她的,相反的她一定会报复她的。

    不过,现在不是她报复她,而是她要开始和她清算以前的帐了,她又如何会允许她被休回阮府呢,她要她好好的待在云王府里,身败名裂,从此后再无翻身的机会。

    云染望向云紫啸,缓缓的开口:“父王,今日乃是皇上宴请各国使臣的日子,这样的大日子休妻实在是不妥,女儿求父王收回成命吧,虽然四妹妹犯了错,但是王妃一直是疼爱女儿的啊,从前女儿犯了错,王妃总是安慰女儿,长平,你没有错,有错的是他们,你是对的,所以别伤心,母妃支持你,你不要理会那些人,父王,王妃一直很疼爱我,这一次你就饶过她吧。”

    云染不卑不亢的说着云王妃以前对她的好,可是听到所有人的耳朵里,却是另外一个意义,这是一个做母亲的该教导女儿的吗,女儿犯了错,不但不纠正她的是非观,竟然还鼓励她,这哪里是宠爱啊,分明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啊,原来这女人的真面貌竟然如此险恶。

    在场的不少贵妇只觉得自已比起这女人来立马高大上了,因为她们至多教训一顿府中的庶子庶女,还没有用心险恶到这般田地,比起这女人来,她们可高尚多了。auoda/

    auoda/

    可怜的长平郡主,从前那般嚣张,原来是被人害的啊,难怪她后来越来越变本加厉,究其根本都是云王妃这个女人的错啊,她这是蒙蔽了所有人的眼睛啊,这一刻很多人讨厌云王妃。

    大殿正中跪着的云王妃,气得身子簌簌的抖起来,牙齿咬着下唇,血都溢了出来,这个贱女人哪里是替她求情啊,她分明是把她推向水深火热之中,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和她的那个死鬼娘一般的可恶。

    可惜这时候她不能吭声,因为她只要一说话,只怕所有人都会朝她吐唾沫,云紫啸更会二话不说的休掉她。

    云紫啸望向云染,眉微微蹙起来,看来染儿想通了从前的事情,可惜从前他和她说,她从来不听,现在总算悟了。

    大殿一侧的萧北野再次的开口:“云王爷,既然长平郡主心地慈善,那王爷就饶过云王妃一次吧,不过死罪过免,活罪难逃,依本世子的意思,打三十板子让她长长记性。”

    萧北野话落,大殿内不少人点头认同,必竟今日乃是皇上设宴款待各国使臣的日子,王爷当殿休妻实在是不妥,云紫啸也明白这个理,所以望向云王妃的时候,凶狠的命令:“今日先饶你一次,下次若是再犯,本王不会饶过你的。”

    云王妃只觉得透心的凉,嫁给这个男人这么多年,什么都没有得到,最终得到的只是他的凉薄无情,她恨啊。

    “来人,把王妃带下去打三十板子,送回王府去。”

    云紫啸的手下立刻过来把云王妃带下去打板子然后送回王府去,云挽雪也被云王爷命人送了回去。

    此案总算告一个段落,众人皆松了一口气,不过太后和定王楚逸霖的脸色却十分的不好看,他们还以为今日可以收拾云染,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一点事都没有,楚逸霖和太后心里恨意难平,不过却不好再多说什么。

    大殿内,皇帝下令,宴席正式开始。

    所有人纷纷按照官阶开始找位置坐下来,云染跟着云紫啸的身后一路往前面走去,正好看到燕郡王燕祁也往前面走去,云染的眸光刚瞄向燕祁,只见这厮轻声低语:“长平郡主,你不必心存感激,本郡王先前之所以替你辩解,可不是为了帮你,是不想在这样的盛宴上发生姐妹相残的案子,给我大宣丢脸。”

    云染本来还在奇怪今天这贱人怎么这么好了,竟然帮她说话,不过别以为她会感激他,因为连他这条贱命都是她救的,他为她做点小事,再正常不过了,待听到燕祁的话,云染的脸色暗了,直接的冷哼:“谁感激了,你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那只狗,你以为没你本郡主就没有活路了。”

    燕祁眸光深邃,唇角是似笑非笑,他身后几步远距离走着的正是萧北野,萧北野看到云染,紧走几步走了过来,一脸关心的询问云染:“云染,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萧世子刚才的仗言了。”

    燕祁立刻拿话阻云染的话:“他也不过是狗拿耗子的那只狗。”

    萧北野脸色微暗,望向燕祁,又望向云染:“燕郡王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恶人的话你猜不到,既然猜不到就不要猜,”云染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萧北野听得云山雾罩的,不过心里却很高兴,因为先前燕祁出言帮助云染,摆明了云染不当回事,这让他高兴。

    殿内,众人很快按官阶坐好,三国使臣坐在殿前台阶之上,下首陪坐的一些朝中重臣,锦亲王府,逍遥王府,燕王府,云王府,然后是大长公主府,秦国公府,一阶一阶按顺序而下,从大殿上首一直摆到殿外的花园边,满满的皆是人。

    红木案几之上,琉璃盎盛满美酒,雕金缕空朱红木的食盒中摆放着珍稀的菜肴,玉盘中盛放了各种新鲜的水果。

    每一张案几后面跪着一名宫女,待到众人坐下来,宫女小心翼翼的倒满了酒。

    经过云挽雪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后,大殿内的气氛有些沉重。

    皇帝楚逸祺虽然心情不畅,身为东道主,却不能对别国的使臣不理不睬,所以率先的端起了面前的琉璃盎,敬向了三国的使臣。

    “感谢各位使臣远道而来祝贺朕的大婚之喜,朕在此敬各位一杯,祝各位使臣今晚喝得痛快一点,玩得开心一点。”

    楚逸祺一开口,三国的使臣自然不会不给面子,纷纷的端起酒杯来,与上首的楚逸祺干了一杯。

    气氛因此活络了起来,殿内的人开始一边吃酒一边说话儿,萧北野姬擎天秦文瀚等人遥遥的向皇帝敬酒,祝皇帝即将到来的大婚之喜,并祝皇帝早日生下皇室的嫡子,这话说到楚逸祺的心坎里去了,皇帝脸色好看得多了,一边和三国使臣喝酒,一边命歌姬上来跳舞。

    真正是歌舞升平,欣欣相荣的好景像,可是这表像之下又隐藏了多少的刀光剑影呢。

    酒过三巡,楚逸祺让歌姬退了下去,笑望向萧北野,姬擎天还有秦文瀚三人。

    “我大宣别的没有,就是才子佳人多,今儿个三国使臣远道而来,就让大家欣赏一番我大宣的美妙琴声和舞蹈,丞相府的赵小姐和宣平候府的江小姐,可是我们大宣有名的才女,她们的琴和舞蹈,可是妙不可言的。对了,还有一样恐怕是你们没看过的,那就是长平郡主的五色流光画,这个五色流光画连朕都没有见过,今晚与你们一起来欣赏一番。”

    楚逸祺话一落,西雪国的萧北野率先站了起来,张扬的笑道:“本世子一路上听到不少人说起长平郡主创下的五色流光画,美妙至极,堪称天下一绝,本世子早就想见一见了,今日倒是有劳长平郡主了。”

    萧北野狂野热情的眸光落到了云染的身上,云染轻笑,温和的说道“萧世子客气了,粗浅之作,实难登大雅之堂,既然萧世子有兴趣,待会儿云染就为大家绘图一幅。”

    “好,爽快。”萧北野扬眉笑起来,抬首望向上首的皇帝楚逸祺:“既然长平郡主愿意作五色流光画,那就别表演什么歌舞了,那些粗俗之物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我们谁没有见过啊。”

    萧北野话一落,殿内的气氛有些冷凝,不少人望向宣平候府的江袭月,还有丞相府的赵清妍,这两个女人一琴一舞,都是精妙之作,可是现在到了萧世子的口里,却成了粗浅之物,不知道她们是否能忍受。

    江袭月和赵清妍二人果然脸色难看了,两个人眼里拢上了泪光,尤其是赵清妍,瞳眸之中雨雾渐升,那委屈不堪的神情,令人心疼,别人不说话,东炎的姬太子就说话了,眉一蹙阴沉无比的开口。

    “萧世子,自古琴棋书画之中流传了多少旷世名作,本宫倒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雅作竟然成了粗浅之物了,倒是那从未听说过的什么流光画,竟然被萧世子奉为上等奇物了,萧世子果然与众不同,要本宫说,那什么流光画只不过取个新颖奇巧罢了,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萧世子若是喜欢什么流光画,大可日后登门请长平郡主作图一幅,还是不要在大殿之中影响别人的心情了。auoda/

    auoda/”

    东炎姬太子话一落,殿内气氛更凝重了,个个望向了云染,此时云染脸色淡淡,不过心中来了气,望向姬擎天,她救了燕祁这么一个白眼狼吧,没想到又救了姬擎天这么一个白眼狼,她这是有多倒霉啊。

    萧北野俊美狂野的五官一下子拢上了黑气,阴骜的瞪视着对面的姬擎天:“姬太子身为一国太子,难道两耳不闻窗外事,还旷世名作,你以为她们弹得出旷世名作吗,如若本世子消息不错的话,这位江小姐好像是前年的花王大赛第一名,不过她并没有拿到花王的金冠,再来说这位赵清妍小姐,好像是去年的花王大赛第一名吧,去年她同样没有拿到花王的金冠,这说明什么,说明她们的琴和舞技一般,何来的旷世之作?”

    萧北野话一落,江袭月和赵清妍两个人气得眼睛都红了。

    她们虽然没有拿到花王金冠,可是她们拿到了第一名,他以为花王金冠是那么好拿的吗?

    江袭月和赵清妍一起望向云染,眼神狼戾凶恶,都是因为这个女人,萧北野才会鄙视她们的。

    赵清妍望向萧北野,清冷的开口:“萧世子的意思是今年长平郡主会拿到花王的金冠吗?如若她拿不到花王的金冠呢?”

    萧北野瞳眸微暗,没想到赵清妍竟然见针插缝的抓住云染。

    萧北野飞快的开口:“本世子相信长平郡主绝对不会比赵小姐差的,若不然,今晚大殿之上比试一场如何?”

    萧北野话落,望向不远的云染:“长平郡主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殿内不少人脸上神色微变,今晚宫宴之上萧北野全然的维护云染,而且对云染一直很体贴,他这是毫不掩饰自已的追求之意了,皇帝和太后脸色微微的幽暗,定王楚逸霖望向大殿上举手投足优雅水灵如出水芙蓉花的娇丽女子,心里嫉恨不已。

    燕郡王燕祁的眸光深邃,飞快的望向云染,唇角是似笑非笑,看云染的眸光分明对萧北野也是有兴趣的,这让他十分的不爽,谁让云染给他招事的,他也不会让她痛快的。

    燕祁不等云染开口,率先站了起来:“萧世子的提议真是不错,今日宫宴图的就是个热闹,既如此就让江小姐赵小姐和长平郡主比试一番又如何。”

    燕祁回望向上首的楚逸祺:“皇上以为如何?”

    皇帝缓缓舒展眉宇,温润的开口:“好,那就让长平郡主和两位小姐比试一番。”

    燕祁听了皇帝的话,再次的望向了萧北野:“萧世子愿不愿意为长平郡主添加些彩头?既然比试,总要有赌注才有趣。”

    燕祁唇角的笑别有用意,你不是喜欢在佳人面前表现吗,现在可就是你表现的时候了,本郡王就让你出出血。

    萧北野并没有任何的迟疑,飞快的开口应承了。
双嫁(泼茶香) 老子是癞蛤蟆(烽火戏诸侯) 异界生存守则——林安X奥丁(小强) 江湖情与路(小强) 灵与肉的苦旅(小强) 佳人受难记(小强) 蚁贼(千里送一血) 奥特曼之禁忌领域(马鼠.QD) 八零后修道生活录(我要的是葫芦) 醇酒玫瑰(小强)
如果您喜欢,请《鬼医郡王妃》 第056章惩治王妃金殿比试 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鬼医郡王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医郡王妃》鬼医郡王妃 在线阅读 第056章惩治王妃金殿比试全文阅读。 copyright©2011-2013 宜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